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2906
查看
19
回复

长篇小说 七三一 第一章抗联连长王杰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6 08: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张副排长

      

          王连长习惯地把他英俊忠厚的脸回过来,看到了自己战士提着步枪一个个朝他们身后不远的静谧树林快步跑去。他知道这样做是以免一个连被鬼子吃掉,因为,他们今后还有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更多任务。同时,他非常清楚他和这十二名战士会战死在这里,革命军人是今天生活、明天打仗,后天牺牲的循环往复生命短暂历程。
王连长就把脸转回来,他在等待鬼子的进攻,也在等待自己生命之火在战斗中熄灭!
“同志们,准备战斗!”他还是如惯例般说,准备领着战士们,可能在几分钟之内与众多日本鬼子开始发起对抗联的进攻中战斗。
“是,连长。”
战士们回答,以重击鬼子的气概,立刻推上了步枪扳机,他们都在等敌人而上。。。。。。。。
三四分钟后,
抗联副排长张飞和战士们在静静的林子里往前跑去时,这时,他能清楚地听到身后树林外的抗联阵地上,传来了急急的枪声。他知道:鬼子向王连长他们进攻了。他非常清楚包括王连长、王震杰班长在内的十二个抗联战士,可能在不久的战斗中和鬼子血拼了。张副排长心里更加震动而不忍心!当他向身边和前面那静止的林林立立发皱的灰黑树子跑去时,枪声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就像是你在房里,听到了外面急急的暴雨声。
张飞副排长立刻决定和连长一起打击鬼子。打定主意后,他立刻对身边跑着的一个战士说:
“小何,我跟你说一件事。”
在往前快跑的小何就立刻站住,回过身来问:“副排长,你有什么事?”
张飞副排长没有说,而等一些战士跑到前面去了。才说:“我要回连长那里。”
听到副排长说要回去,抗联战士小何也要去。就说:“我跟你一起回去,副排长。”
“不,你要替我跟一排长讲一下,他会急的。”张副排长说。又说,“小何,你要和战士们留下,以后继续打鬼子。”
然后,张副排长嘴唇蠕动一下,他不忍心让小何去,因为,抗联目前人少,他相信他们会继续战斗下去的,不管有多少抗联军人付出多大代价。他就转身朝王连长这边的高坎跑回去……
      抗联副排长张飞跑得更快,他想马上到达王杰连长那里。他知道:王连长、一班长王震杰和十一个抗联战士正在与大量增援的鬼子进行在他们生命里的极有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战斗!他跑得很快,耳边的枪声就更响了,也就能看见王连长他们了: 他不会吝啬自己生命,连一些战士都坚定不惜用自己生命绝杀鬼子,他就更不能放过凶残的日本鬼子,就是死也要杀上十多个鬼子。四分钟后,张副排长跑到高坎后面,他看到:战士们趴在坎边。戴灰色军帽的头几乎挨近步枪,坚实的背,一双腿脚伸开着,全部战士、指挥官全身心忘我地向鬼子射击。张副排长更急了,两只脚跑得更快,朝自己的战士跑去。这一刻,仿佛他人未到,心已到了。
他看到王连长紧系宽皮带厚实的背,一会儿起身,一会起半个身子,一会迅速伸出驳壳枪,在竭力和及时地向土坎下的敌人射击。虽然张副排长看不见连长打中鬼子的情形,但是,他知道:现在攻击抗联的鬼子有300多个。而抗联就只有12个人。他一下就把自己右手伸向怀里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迅速地抬起,扣在皮带扣环里一拨松,抽出驳壳枪,跑到王连长身后。在灌耳般骤急的枪声里,在自己身下褐土色的斜斜土坎上,大量鬼子在边跑边向上面开枪。王连长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在极力不间断射击,因为不用瞄准,鬼子聚在一起进攻。在聚精会神的射击中,他(王连长)听到了在身边时急时缓的枪声里,一声接着又一声如夹在大而响的枪声里。
“连长!连长!”
正在向鬼子聚精会神射击的王连长听到了他的声音,立刻回转身,非常吃惊!喊道:
“张副排长,你跑回来干什么?”
“我回来打鬼子?”张副排长说,一步到了自己连长身旁蹲下。
王连长立刻说:“回去。”
“我回来就是要打鬼子的!”张副排长喊道,是不肯走的。王连长看到了他这一坚决表情,觉得没必要再说了,就让他留下。
“连长,有多少鬼子?”张副排长往高坎下一看问。
“多少都一样。”王连长说。这个时候鬼子多少对他们都一样,生死危急。又马上说:“快打鬼子。”
张副排长趴在高坎上看得头皮发麻:无数的戴着橙黄军帽的鬼子嘴里发出嚎叫,凶恶的脸带着企图,肥壮如侏儒身子下的两腿在疾跑正凶狂地向人少的抗联进攻。而在此刻,在他的眼皮下,跑动的鬼子如浪一样不断往上奔,妄图攻上来,把少数抗联官兵灭掉。这时,鬼子们连脸身子仿佛都是黄的,满眼都是,仿佛裹卷在风和空气里,杀气凛凛!
抗联机枪手老张在射击。可能是自己的射击角度受影响,就突然从王连长的身边站起,不管危险,向下面的鬼子急射。正在向土坎上的抗联开枪的到了大半高坎上的鬼子,正攻得全身杀性陡起;而抗联情势危急。但是,抗联战士25岁的张玉田面对着正面成堆的、在淡蓝色烟子的涌动中,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在烟子里晃动着带条状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白光的刺刀往上奔的鬼子,气势恶劣,不到三四分钟,就要攻上来了。看来,还有更危急的战斗形式接着而来。
抗联机枪手老张就向坎下的鬼子由急射变扫射,就好像他站在鬼子的前面挡住鬼子上来。
王连长在射击中,他的驳壳枪几乎向这一成堆的鬼子射击,也没有注意到他身边情况。过了一会,他从稍微减弱的枪声里,听到了机枪在他身边东侧些的阵地上惊耳地怒响着。他才侧脸看到:抗联战士老张站在坎上,在喷射般扫射鬼子。王连长马上意识到这样的情况对抗联老战士老张危险,也许就在这一秒、或两秒钟不到,老张就会被凶恶鬼子打死。就赶快喊道:
“老张,快趴下来射击!”
“连长,我就是要这样打死鬼子,就是马上死也行呀!”老张喊道。这时,有些淡蓝色烟子从老张紧系宽皮带的肚皮上的、双手抱着机枪口前在慢慢地升起、在他英气勃勃的帽檐下那激愤坚定的脸庞,更显示着老张痛打鬼子的不屈意志。他非常清楚:早一分钟和迟一分钟死,对于他们12个人被鬼子重兵围杀的结果是没有区别的。但是,他就想极力打死更多鬼子再死。仅此而已。
“听在没有,快趴下射击!”王连长担心地喊道。
“连长,你不要担心我了。”
看到抗联战士老张紧系宽皮带的腰阔的腰间,在射击时,他厚实的背如山,王连长感到:老张很想即刻与凶残的鬼子搏杀!可是,王连长跑过去打算把他强行拉下。
还没有到,就看到:多颗子弹,从烟尘飘动的土坎下飞速斜射上来,射进老张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里。老张身子晃了几下,脚跟一退,碰到了一石头上,哄得一声仰倒在王连长左身边的地上。王连长几乎晕了!这是他看着自己战士被打中的。他十分后悔,自己刚才想的怎么就没有早一步及时拉下机枪手老张。他弯着腰马上到老张身边。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6 08: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战斗在进行


      “老张,你怎么不听话,老张!”他对战士的受伤自责,心痛惋惜喊道。
“连长,我打死了多个鬼子,再加以前打死的我够本了。”手里还抱着机枪不放的老张,多安然的。用坦然的目光看着趴在自己身旁心里难过的王连长。
机枪手老张说时, 神态十分痛苦,血从他紧系着宽皮带稍上些的肚皮里涌出来,是右肚皮,这里是肝脏,据医学知识:一旦被打中,就会大量出血,人就将死。抗联老战士张玉田就是这样的伤势。
看到王连长难过的表情。抗联老战士28岁的老张立刻说:
“连长,我要死了。你和同志们都走,我来对付鬼子。”
“鬼子很多,老张。我跟你包扎一下。”王连长说,就从军衣里拿出纱布,沿已经把皮带染红正在从老张肚皮伤口里流血的、往抗联战士老张的腰下伸过去,就脸往老张的在一起一伏的肚皮上习惯挨近,同时,他也听到枪声在自己身边脑后不停地响。此时,鬼子的子弹从土坎下飞蹦起来,飞过他身上。而这一情景,已经让王连长不放在心里,他在多次战斗已经过来,已经不紧张,而是该做什么就去做。
王连长还是把老张的肚皮包好。他看见了,就要做到。一会,他定眼看了看老张,一下愣了:抗联战士张玉田的肚皮没有在起伏了。王连长看到:抗联老战士张玉田忠诚勇敢的脸朝左侧偏,已经一动不动了,看来在他为老张包扎其肚皮时,老张就死了……
王连长顿时悲愤,他看着已经死了的抗联老战士张玉田一会,就侧身,他想即时打击鬼子,为包括刚死的抗联老战士张玉田和先前牺牲的战士报仇,只要自己还在一分钟,仅此而已。这时,传来了叫声;王连长由于悲痛非常恍惚没有反应,刚要抬起身,就感到自己的背被身旁倒下的战士较重地撞了一下,这个战士倒在地上,由于王连长视角的问题,未看见倒在自己背后些的战士。就立刻回身,转过来,看到是战士汪亮倒在了自己屁股后的地上。他非常清楚:此时留下的十一个战士都得死,因为,这是掩护更多战士撤离而付出的代价。他知道,随后就该自己死。但是,他只要一打鬼子,就根本不去考虑这些。因此,每一次战斗王连长就是这样的想法。这时,他就想看清汪亮是那里受伤,就听到王班长痛苦的意外喊声:
“连长,小梁、胡子 、何少山被打死了,这一侧除了我和李玉才没有什么人了!”
王连长立刻回答:“我马上过来。”
这时,王连长马上定眼一看:从他身边过去一段较远的西侧土坎上,在灰蓝色烟子冉冉上升的地上:有扑或斜躺着在地上的不清楚是什么时候被打死的抗联战士。自从再次和日本鬼子战斗来,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怎样对付鬼子的身上,也就没有注意到别的情况。可能是王班长觉得死了一两个战士就没有开口,而现在死多了,只有王班长和他身边一个战士才报告。王连长略看了一下土坎上,目前还剩六个人。就立刻对身边的张副排长说:“张飞,你负责守这边,我去王班长那里。”
“是,连长,我一定守好!”张副排长侧过他的团脸坚定地说,就马上侧回去,带着小姜、另外两个战士继续打鬼子。
“要小心!”王连长叮咛道,他并不因为这是最后的他们的死地就放弃努力,他照样沉稳地跟原先打仗时一样指挥战斗。然后,他顺势抬起眼看了一下土坎下面一大片的日本鬼子,他已经再次感到:他们会死,不会太久!
“我知道。”是张飞的回答。
王连长就看了一下抗联副排长张飞,他觉得:这场战斗大家都会死,因为现在情况已经十分清楚地表面这一点。
就转身,马上弯着腰向王班长这面快跑过来,而这面就只有王班长和一个战士。
这时,有很多的鬼子被打死,而剩下的也不少在往高坎上边开枪边往上自信地攻上去。小队长铃木仁太郎,一个壮实、小眼睛、大嘴巴,一对小眼睛从打仗开始到现在都杀气腾腾的。他妄想一步跑到高坎上去灭掉抗联的是极力立功式的人物。在相对非常弱的枪声里,看到了:一个中国军官在弯着腰返身向西侧阵地急急地跑去。他忽然意识到这一对抗联不利的情形。他想道:
支那指挥官往东侧跑,肯定要解救这侧几乎无人的境况。想到这里,然后,他立刻往上面的土坎一看:被一些灰色坎边上的淡蓝色烟子挡住了,看不清。铃木小队长立刻心急嚎叫起来。
“八嘎!八嘎!”铃木的两片厚嘴唇,在开口时,像鲨鱼的嘴巴连张开两次,就忍不住,把他矮肥的身子,往东侧高坎一跳好像是要跳进什么坑里似的;他一下侧跑上来几步,才看清西侧高坎这面,三个仅露出脸的在灰黑略拱的土坎上趴着的抗联军人,坚毅的脸和正在往下打枪,而时不时抬起的灰白色军衣的胸部和军帽。
他简直气晕了,像猴子尖声一喊:
“支那军人没几个了,快,这边来点人!”他喊叫。
听到他的命令,家纳长治,一个较高的、胡子满下巴的老鬼子,有30岁机敏的家纳就对身边的不少鬼子喊道:
“中野、麻生、湿谷,还有你们,我们去队长那里。”
“嗨”
“走。”加纳就带着这十六个鬼子往铃木那边跑过来。“铃木队长,我们来了。”家纳讨好说。
“海牙股!霍地格格(日语:快,冲锋)!”铃木转过脸,迫不及待两片厚嘴唇猛一张开,就看到他张开的白色牙齿里那猩红色圆润的喉咙。
“嗨!”家纳赶紧回答,就带着十多个鬼子端着枪,急步如飞,朝王连长王班长他们所在高坎西侧跑上来。
王连长立刻看到了往上跑来的鬼子,也看到在一处甘草边石头旁趴下的铃木小队长。铃木小队长是在喊了大家冲之后,害怕被抗联战士打死,就赶紧趴下。
王连长立刻伸出驳壳枪,对着趴在斜坎石头下的正在盯着上面自己部下进攻而显得满意神情的铃木连续开了三枪。
“啊!啊!”铃木的头被斜飞下来射过他头皮的子弹擦伤,痛得如犬狂叫了两声,又惊心又略带点怪声,就像猪叫,三股细血从他的侧头流下把他马脸染红些了。他伸出左手马上把脸一抹,是红莹莹的血,就懊恼地喊:“海牙股!海牙股!(快)”并掏出手枪,也跟过来,不管自己被打死的想法了,要报复打伤他头的抗联。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   第十三章抗联班长王振杰


      在喊过后,铃木十分气恼地想道:是谁把我打伤的?是哪个支那军人向我开的这一枪,我要把他找出来,亲自把他的肠子拖出来。想到这里,他恨得嘴都歪向左边,一张发红的圆脸气恨难抵。
他先是拿着手枪,想马上跑到抗联阵地,当场直接打死这个抗联军人,又感道:他还想左手用手枪打死一个支那军人,右手拿武士刀劈死又一个。他就满怀着即刻灭掉抗联的冲动,跑了过来。
这边的鬼子看到自己的小队长,被上面的抗联打伤了头:有几条细细的鲜血从左太阳穴上流到他的肥脸上。几个鬼子脑袋都木了。但是,仅几秒就反应过来和小队长继续向土坎上进攻。还有一点,他们看到:在西侧过去被一处伸出些的坡壁遮住的三四个抗联战士;在正面就只有三个抗联军人趴在高坎上,身着薄薄的、露出些棉花的军衣,也看到两个军人肩上的两根细条的武装绶带从肩上到他俩正胸前交叉、至他们紧系的宽皮带的腰间,还有一个是战士。
“上面只有几个支那军人,快上!”铃木小队长喊道。他似乎才发现到这一侧(西侧)和正面的情况,而此刻,抗联阵地东侧没有人了,应该是都死了。然后铃木胆子更大了,他要首先跑上来,对,他还要第一个攻上抗联阵地,这样,他会因无尚勇敢而晋升为中队长。在这一想法的驱动下,他一下就跑上去五六步,马上忽地停步。他立刻想道:我这样跑到部下的前面,肯定会第一个被支那军人打死。不,我铃木绝不干这样的蠢事。对,让部下前冲,打死的就会是他们,自己还可以利用部下的死对村上大队长说成是因自己的出色指挥而成功的代价并凭这次行动升官。想到这里,铃木马上趴在一块石头下,右手一挥:
“霍得格格!(日本语音:冲锋)
如果,他(铃木)发现上面有很多的抗联军人,他就要喊部下上,他对这一情势很在行(意思是:他擅长干这些事)。他跑了一段,马上就站住。他想道:不,要他们(他的士兵)上,把支那军人抓住,我就要把支那军人的肠子拉出来,把他们肢解了。(相关的描写请关注《抗联连长王羽)。而我这样跑在前面,会被支那军人一枪打死的。不行,这种事绝对不干。对,我已经头被打了一枪,不能再被打第二枪,就这样,做做姿态就行了。想到这里,铃木队长马上站住,马上扑倒在一块凸的土包旁,振臂一喊:“霍得格格!(日语:冲锋。)
在他的喊声里,有近三十多个鬼子往高坎上劲力十足地直跑上来。
“连长,你看,有多个鬼子要跑上来了。”王震杰班长说。
“不要急。”王连长还是稳沉说。现在是打死一个鬼子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好让的。
“你是说让他们近些再打。”王班长明白连长的意思。
王连长点点头。此刻,跑在最前面的几个鬼子突然打枪,想先打伤打死王连长他们,这样会有效地减少鬼子伤亡。
顿时,有六七颗子弹向他们迅速地飞上来;王连长反应很快,立刻本能地伸出右手,把趴在他右边的一个战士李玉才的头按下。还在想等鬼子上来的王班长看见了飞蹿上来的子弹,立刻把他的头低在地上。这时,王班长的嘴脸都触到了地上的灰渣。同时,王班长就听到了自己脑袋上方有子弹飞过去的呜呜的声响,他感到这一声响就像一把快刀在他的头上飞过去似的,令他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这时,王连长才把右手臂从战士李玉才的后颈上拿开。
   他略抬起脸往高坎下看:鬼子就要近身了。还有五六米距离。
“快开枪!”他迅速一喊。王连长并不因为自己的战士只有一两人就放弃狠杀比他们多的日本鬼子,他会战到死为止。
在惊魂未定中,抗联战士李玉才还没有回复转来,就听到了脸快挨在地上在自己身旁的王连长好像嘟嚷一句似的非常快的话,感到没有听清,就抬起脸转过来问:
“连长,你说什么?”
这时,王连长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在马上就到跟前的鬼子的情势上。李玉才看到:王连长的身子伸到灰褐色的土坎边,握住驳壳枪的右手及时作出对鬼子的射击。这一刻,任何一件事和一句话被他排除在脑外,他如一个专心认真在操作机床的工人。
李玉才明白王连长是说鬼子到了。就马上捡起自己右手边地上的步枪,赶紧端起就开枪,然后,又开枪,他动作尽量做得快,好像在抢时间和时效似的,多打死鬼子。
王连长看到鬼子像蛆一样,在往自己所处的阵地上爬涌而上,就腾地站起,如一道厚实的墙,要把鬼子挡在墙外似的。他血红的脸色,更加的坚毅,一枪又一枪,有力地扣动着驳壳枪的扳机,子弹就飞速脱离枪管,向离王连长仅有不到五六米距离的高坎下的鬼子射下去。他这时,已经不管自己是马上被打死、或者一眨眼被打伤的情形了,赶紧开枪打鬼子,就像他在打死对他呲牙利爪的野狗饿狼一样。
一个鬼子的胸部被打中,他身子后仰;马上一个挨着他的鬼子被打中鼻梁,他叫了一声,把手里的步枪一扔掉,好像嫌它碍事似的,赶紧右手捂住自己的脸,好像捂住就不疼似的,也倒下;有一个鬼子看到:在高坎上边站着一个身着单薄灰军衣、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动都不动,好像是堵在上面,对着他们积极开枪的抗联连长王杰。
一个可能是被同伴脚一滑,撞倒的在斜坎上的鬼子,他翻过身,看到了高坎上的王连长;马上端起步枪向王连长开枪。这时站着射击的王连长,立刻成了竖在上面的活靶子。这个叫北泽晃二的鬼子开枪了,子弹飞近王连长。战士李玉才看见了,他立刻把自己的连长推倒。
然后,王连长马上爬起来。由于鬼子几乎近身了,如果敌人攻上来,他们三个人就会被围。王连长一翻身回脸,即射。
李玉才推倒了自己的连长,自己连长没有危险了。他刚端起枪,继续向坎下的马上攻近的、越来越多积极跑上来的鬼子开枪,打了两枪,刚要换子弹,就有一颗子弹迅疾飞上来打中他的头,他扑倒在地上。由于枪声大,又响,王连长听不到。
鬼子又近了。有几个鬼子在最前面。
王连长加紧扣动扳机,也不一定都在打前面的鬼子,而是见敌人就开枪。可还是有子弹向王连长的头上飞过去。
王连长马上头一低,等子弹一过,然后抬脸,握着驳壳枪的右手又射,似乎什么事都影响不了他狠力打鬼子的心情,照打不误。
这时,又有一两颗子弹一高一低,向王连长射上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    第十四章残酷的战斗


       一颗擦伤了他左手背,另一颗飞过他的左肩,他身子抖了下,好像冷得打了寒噤似的,痛得他驳壳枪都落在地上,右手捂着左手。这时,两个鬼子就迅速跑上阵地,看到王连长右手捂着左手,就立刻举起刺刀,向王连长的头刺来。手疼的王连长反应很快立刻身子往右边一滚,刺刀就刺在地上。
然后,又有一个鬼子冲上来。
抗联班长王震杰在一边看到了这一情景。赶紧跑过来,他边跑边紧急开枪,打死了这几个鬼子。但是,鬼子如爬虫在不断蜂拥到阵地上,就像蛆不断往上爬涌不止一样。
两鬼子没有能打死王连长,被王班长打死。
又上来的两个中一个鬼子带有想法说:“小岛君,你刺,我打枪。”然后,他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王班长跑近。王班长不仅打死了前三个踏上高坎的鬼子,还正向他们(鬼子)开枪。
反应很快的小岛君,立刻向王班长开枪,被刚打死鬼子的跑过来的王班长避开,并抬枪就射中了小岛君。
而不断跑上土坎的鬼子看到了:上面这一侧才三个人,那面没有人了,就更大胆了。有鬼子就朝王班长开枪,击中了王班长紧系宽皮带的肚皮。在他身子抖了下,这时,他在痛苦中,看到了戴着军帽晃动的脸和被高低不等还在像大浪往上涌上来的密密麻麻的鬼子身影,就像一大股晃眼的澄黄色急进在他跟前一样。他立刻明白:阵地被攻破,这是最后的时刻。王班长忍住来自肚皮里的疼痛,伸出手往自己紧系宽皮带的腰间略后挂着的手榴弹一摸,气极了,没有手榴弹。他顿时在焦急中看到:身边有一个胸部被打得血肉往上翻,有三颗殷黑小血点的斜躺在地上已牺牲的战士。就一下弯腰,从他发硬身子的腰间皮带上赶快取下一枚手榴弹站起来;而跑近王班长的小岛君(仅受了点伤),端着上了长长尖利闪着雪亮的刺刀,一猛刺,就刺进了刚站起身的王班长紧系宽皮带的肚皮里,从他后背出。王班长被刺得身子往后仰了一下,就要往后倒;他眼睛一闭,咬住牙齿,把自己重心稳住,不使自己倒下。他在极度的疼痛里,站住了。他知道,必须和敌人拼了,否则就没有时间了。就马上拉燃手榴弹。
反应很快的小岛君,还想把插进王班长肚皮里的刺刀抽出来,再刺,就看到王班长拉燃了手榴弹。他立刻回身,向后面的在上来的鬼子方向迅速跑回来。可能看到他惊慌的举动,这些鬼子马上意识到危险。就本能往高坎下猛转身回跑。
肚皮上插了一把刺穿背的刺刀,还一直流血的抗联班长王震杰不顾自己肚皮被插着刺刀的极度疼痛,拿着冒烟的手榴弹,奋力跑下土坎。他想道:就是死,老子也要灭掉这一股鬼子,为自己战士减少威胁。过了一小会,就是一声惊心的爆炸……
    这时,在高坎稍过来些的王连长看到王班长和鬼子同为灰烬。他知道:这一侧的阵地只剩他一个人。虽然,王班长炸死了鬼子,过一会,还有其他的鬼子就会上来。他感到了这一侧土坎上,出现了暂时的平静,好像鬼子已经被消灭后的平静,可是,这种感觉被实现提醒:鬼子马上就上来。到时,也是他和鬼子拼了的时刻。王连长这时,才想到十多分钟以前,西侧较远一边的高坎上,张飞副排长他们,就像他一直繁忙忘了他们似的。那边有零星的枪声,可被侧边一处拱起的土壁遮住了,王连长看不见,也看不见那里的情况。他很着急。
    有一两个鬼子从高坎下迅速跳上来。就像两只凶悍的狼一样。
王连长在迷离的思绪里,鬼子就跑近他,向他开枪。子弹从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射过去,他才身子啰嗦一下。
马上抬起驳壳枪要射击。
就被对方(鬼子)一脚,把驳壳枪踢掉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爆炸声,同时那个鬼子也吓了一跳。似乎要看,又似乎不知发生什么?王连长觉得是西侧那边的阵地,可能有战士和鬼子拼了。这个时候,这边的鬼子已经攻上了高坎。
王杰连长一脚抬起,向跟前一个矮壮鬼子踢去,鬼子被踢中下裆往后倒,把两个在他身后刚上来的鬼子撞倒。
王连长在把跟前的鬼子踢倒后,他就要弯腰捡被鬼子踢到地上的驳壳枪。
王连长再次看到,或在他这一视线里,尽是源源不断跑上高坎或跳上来的又得意又凶残的鬼子如纷至舀来的狼群。
他立刻弯下腰,捡起驳壳枪。一个鬼子尽然随手扔步枪,可能是太近,步枪转不过,他身边还有鬼子。
这个叫西宫豪的鬼子就扑向王连长伸出双手,像钳子般,卡住王连长的喉咙,王连长就倒在地上。
他感到自己的脖子被鬼子凶残地狠掐得喉管都要碎了,如被人勒住,他喉咙发干,脸憋得乌红。
而绝不屈服的王连长把右手往身边一摸,他摸到了驳壳枪,在痛苦里,抬枪抵在这个鬼子紧系宽皮带的肚皮上一开枪,打死了这个鬼子。
王连长连气都顾不了出,他知道自己四周都是鬼子,他还要战斗!因为,到这时就是力拼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极度凶残无耻的日本侵略者的时候。王连长伸出左手把这个鬼子推开,
就双手撑着地,爬起来,试图再次战斗;这时,就打来一颗子弹,他身子抖了下,脑袋猛一下痛,昏倒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第十五章特殊输送
   

      王杰连长醒来了。就感到脑袋痛得迷迷糊糊的,总感到自己是小半个侧头痛。他觉得是右太阳穴有些尖锐般疼。在半醒半迷糊之间,他时不时听到一至两个人的平淡的说话声,他似乎感到自己在鬼门关里,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打死了:当时感到自己的脑袋中了弹,觉得脑袋都裂开了。
可迷糊中,他却听到了声音,而且是有人的说话声,才醒过来了。
“副排长,你看,连长醒了。”一个战士的带庆幸的声音。
“怎么,跟他包扎的布有些松?”
“副排长,我跟连长包好了。”
睡在地上的王连长觉得这是张副排长和小姜的声音,觉得不可想像:他们不是被日本鬼子在自己之前打死了吗?他想道:他们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难道日本鬼子会对抗联战士手软吗?不,不,这不可能。嗯,这确实是他们的声音呀!在痛得迷糊中,王连长就睁开了眼睛。
“连长!连长!你醒了。”
这时,王连长已经看到是自己战士:张飞副排长和战士小姜。看到:坐在他躺着的身边的是大腿包着一块布、浸透干了一些点和块状血痂的小姜;他身边这面,还有就是张飞副排长,他的脖子腰间上的伤没有包布条,能看到发干成了两小块血痂了。
两人看到了自己的王连长,终于醒过来了。腰间上的皮带被截去。王连长才感到自己头上包了一块布,尽管已经不流血了,可他感到伤口在疼。
两个战士看到自己的连长醒过来,都非常的庆幸!从脸上笑容来看,都希望自己的连长还在、还活着,好像他就是他俩的希望。
“连长!”两人都在呼唤。
王连长才眨了眨眼睛,很想问一些问题:“怎么,你们还活着?”他的意思是:鬼子没有打死你们。
“是呀!”张副排长说。
“我以为落在鬼子的手里就死了。”王连长觉得应该是这样。谁都知道:落进鬼子的手里就是死,仅此而已。
“可他们没有杀死我们。”张副排长迷糊地说,一个神情都完全显得一切不可思议。
“是呀,不知为什么?”小姜说,他马上又问:
“连长,你说呢?”
王连长已经感到疑惑,可是在迷糊,他不知道这一切为了什么?又为什么要这样做?(指日本鬼子)
于是大家就沉闷了。
    王连长觉得自己不能躺在有烂草的地上,让自己的战士照料。他除了感到左侧太阳穴还在疼,其他的身子都没有伤。而他总有一个习惯,到了一个地势,总想把它看清楚、了解。他让张飞副排长把他扶起来靠着发冷的土墙,就往房子里看看:房里暗淡,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霉味和一道关着的木门。在门和门框之间的细细的缝隙里,正透进细长的光亮静静照在王连长坐着草堆上和他的伸出的脚边过去显得阴黑的地上。这时是冬日,房里非常的阴冷,就像一间地窖。这种情形使王连长非常疑惑,头又疼身心不舒服。他想道:
鬼子就把我们关在这间屋里吗?他想要干什么?可奇怪的是:他们完全可以在山上就可以把我们打死,可是他们却没有这样做。想到这里王连长几乎就觉得一片茫然不解,老有一种感觉:对方有什么花招,因为这不符合鬼子的一向杀光的政策。他也感到一切都迷糊,就像他和两战士有一种被关进来了,就关进来,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张副排长看到连长坐在那里在沉思。就问:
“连长,你想什么?”
“张副排长,你说,鬼子为什么不把我们当初打死,还把我们关进来?”
“不知道。”张副排长非常迷糊地说,完全摸不着头脑。又说:“连长,不要管这么多,他们大不了把我们杀了。”
“他们为什么不马上做。”王连长说,想问问自己战士的想法,这样就能获得不一样的看法,并判断事情的走向和鬼子的企图。
“哎呀,你这不是有扯回来了吗?”张副排长看着自己的连长,觉得他啰嗦说。
王连长觉得这样说那样问,也说不出什么,就吐了一口气,看来大家都说不清鬼子的意图。
小姜干脆说:“不要想这么多,我们活多久,就算多久,反正已经打死了不少小鬼子,死了都值了。”
张副排长一拍小姜的肩膀,说:“看来已就这样了,你说是不是,连长。”说完,他看着脸色疑惑的连长。
王连长就抬起头,看看门,还是那样关的死死的;他忽然感到自己跟鸟一样,关在笼里……
    但是,有一个问题在时隐时现,令王杰连长感到不安。虽然,他和战友张飞副排长、小姜时不时说话、聊天,而不知不觉大半天过去到了晚上。鬼子不跟他们拿饭来,他们感到肚皮不是太饿(相关的描写请关注《江城》第二部《大屠杀》)。房里黑黢黢的,已经无法看清对方了。尽管房里更加的空冷,尽管他们三个被冷得身心发抖。而时不时,王杰连长还是被这一问题影响着:到底鬼子要把他们怎么样?是明天打死他们,或者把他们拉去枪毙,还是以后?
晚上了,房里又黑又冷。
张飞副排长感到自己连长郁闷,多一会儿,不说话。他知道连长在迷惑。一个人没有死成,当然就不想死了。这个时候的王连长就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张飞还是无所谓说:
“连长,你不要想这么多,管他的,小鬼子要干什么,随他们的便。”
小姜也说:“反正都是死,不要想这么多了。”
“对,我们不想这么多了,说说别的事,想想你,连长,领着我们抗联五营六连打小鬼子的事,我就心情舒坦。连长,要是我们能出去,我还要跟着你。”张副排长说,尽管看不见他的脸,王连长觉得他非常的洒脱直爽。
“还有我,对了,我记得在呼兰,有一次一个鬼子的子弹要打着我了,不是连长,我早就死了。连长,多亏你!”小姜也多起劲的跟着副排长说。
王连长没有说话,他们的话也没有使王连长好受多少。王连长就躺在地上的草上。两个人没有听到自己连长说话,知道连长实在不想说,他俩坐在自己连长躺着的身边,就在那里聊。渐渐地,王连长有睡意了,他俩的话成了催眠的,王连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来了一辆车,有棚。王连长、张副排长和小姜就被鬼子带上车,车里还有六个中国人,有五六个鬼子就坐在他们后面(车尾门边),仿佛害怕他们从车尾跳车跑了似的。就这样,车子带着里面的中国军民往前面开去……
抗联连长王杰、张飞副排长、战士小姜和车上的六个人,在有帆布封住的黑阴阴的车里,在车尾坐着六个持枪的鬼子的监督下,随着开动的车,向前面开去。

在黑乎乎的车里,和自己战友坐一起的王连长身边坐了一个干瘦的男人。车那面坐了三个男人。车在不断往前开,没一个中国人说话,只感到心空空的,非常压抑如重石抵在心窝。

王连长心里依旧感到一片茫然忧心。他想道:鬼子想把我们运到哪里去?他们想干什么?怎么还有一些人跟我们一起?他们又是为什么被鬼子弄到手的?难道我们和他们在一起吗?想到这里。王连长除了脑袋发空,就再也没有主意了。这时,张副排长满脸的迷惑,他问:
“连长,鬼子想把我们带到哪去?”
王连长摇摇头。
“你看我们都坐了很久的车了,这是要干什么呀?”张副排长问。
王连长听了这一话,好像被这意外的话提醒了,就立刻向坐在车尾,手里抱着步枪,而步枪上的刺刀刚好遮住在车尾和帆布集合处的一道细细的缝隙外:匆匆闪过外面的看不清的景物。王连长试图想从细细缝隙外那一闪而过景物,并通过这一看到的情形能判断出:这是哪里?是什么地方?可是这一希望,马上无法实现。坐在车尾的鬼子的威严脸挡住了这一缝隙外的情景,王连长只好不看了。
而疑惑的心情,就像一道阴云,在他心里如盖着般,压抑不舒服。。。。。。。
大约开了四五个小时,他们在哈尔滨十多公里郊外的一处楼房群,下了车。。。。。。。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   第十六章45号牢房



       装有抗联连长王杰、张副排长和战士小姜,包括六个不知从哪里抓来的男子,大约,王连长记得应该是坐了四五个小时,车在四周都有忽高忽低的红、灰砖楼房和平房的、一座三层较新的灰砖楼房前一个大地坝上停下。然后,坐在车尾边的矮长凳上的五六个鬼子就站起,把几乎贴在车尾如封闭般的帆布一下往车顶上一掀,顿时,一大股白光就掼进来。王连长感到眼睛被晃,马上就非常不舒服地发花,还脑袋发晕。他旁边的五六个身着破旧灰色棉衣的一脸神情疑滞刚站起的男人立刻抬起手,把眼睛遮住,以免晃着他们的眼睛。
王连长也本能这样做。在车上坐了近半天的路,没有见天日了,当然眼睛受不了。
这时,他看到了车门砰的一声,他知道:在车尾边的鬼子已经把门打开了,该下车了;同时,传来了日本兵的冷硬喊声:“下车!下车!”
有些男子没有动,不只是还没有适应照进来的亮光,还在别的,比如:有种惶惑的心态一一一马上被鬼子喊下车,鬼子要把他们怎样?是马上弄死他们还是别的什么?
处于这种茫然不知、没有底的这五六个中国男人还伫足般观望,这时,又有鬼子一下迸出强硬而惊心的喊声:“海牙股!海牙股!(日语:快。)”完全是不耐烦和催着的声音。
几个男人,是站在王连长前面的男人就身子吓抖了一下,就赶快放下遮住自己眼睛的手,不得已地跳下了车。
王连长就看见:几个鬼子咋呼着站在灰色的、打在他们紧系着背亮的、在暗色光线里发亮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的车下的视角,手里端着刺刀,眼里身体里都直射出占领者胜利的狂傲凶气,在踩了一些灰脚印的车板遮住在他们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下的地上站着。王连长就走到车尾,跳了下去。这个时候手里拿着刺刀的鬼子立刻就对王连长前面些的男人说,也是一种威严不可违例的命令:“走,去楼下!”
于是,人们就陆陆续续往东侧的一栋三层灰的较新的大楼走去。那里的四周都是平房和三四层高的楼房。位于侧东面的底楼有一道竖起的敞开的铁门,有四个握住上了步枪刺刀的日本兵把守在那里。王连长就跟在往前走着的,五六个身着灰色长衫,蓝色破旧棉衣的,有二十、三十、五六十岁的中国青老年男人缓慢走着的身后走着。这时,他除了看见前面的一些是普通的楼房和平房以外,就觉得没有什么了。他看到前面的监狱,他想道:看来,鬼子是把我们带到这里。可这是哪里?想到这里。然后,王连长习惯性把他脸往身后车子以北的较远那边的几幢三四层或高或低的灰色楼房看过去还远些的楼平房边缘,有两根高高的直入灰白色天空的烟囱,而这时,正在冒出两股灰黑色的烟子,感觉像是工厂里的锅炉房上的烟囱一样。
“快走!”一个日本兵喊道。把在认真看着往北较远处的两根冒烟的烟囱的王连长惊了一下,王连长马上转回脸,才注意到:自己和前面走着的人空出了一段距离,似乎他有弃在那里的感觉。他就只好快步跟上去。。。。。。。
不久,王连长和张飞副排长、小姜被关在三楼四十五号牢房。他们一进这牢房,就闻到了一股不知是房子哪里散发出的霉臭气味,还有牢房里一关上门就黑莹莹的,从牢门边过道上照进有条缝铁门里的暗淡白光。
    房里除了张副排长、小姜、王连长,还有六个青老年男人。王连长和自己战士就坐在六个人对边的这一面显得黑阴阴墙下的草上。一个看上去近六十的老头长脸,并不瘦,眼睛往外凸些,看去目光温和,其他的青年都身着棉衣,表情不一:有沉闷的,有两个坐在有草的铺位上聊天的,有站在门边。老头坐在草上,两只手放在大腿上,默默地坐着略靠近阴黒的墙角等。
当王连长他们三个进来时,都没有人和他们搭话。王连长看得出:这些人一脸的阴郁迷糊,还有一种等待不知什么时候厄运到来的神态。
他知道自己和战友又一次被关进监狱里。从进来,也看到了日本军人,明白:这是日本人的监狱。可知道这些无疑是不够的,为了进一步了解更多的信息,王连长就从张飞副排长和小姜身边站起来,走到六十岁的坐在草上的老头跟前。这时,一个看上去有二十五岁的有些瘦神情茫然而含有不满的中等身材、长脸的青年跟老头说着什么。
王连长走近,就蹲下问:“老哥,这是什么地方?”
和老哥在聊的这个青年叫何发财。而老哥看了下厚道一脸英气的王连长,觉得大家都是难友,又看见王连长身着污迹的灰色军服,腰间还有系过皮带的痕迹,右太阳穴上,有一块干了的小伤疤。可能老头听说或见过抗联。就问:“你们是抗联吧?”
“是。”王连长诚实地回答。
“你们怎么进这里来了?”老哥问。
“我们昨天早上去王家屯伏击鬼子的给养车队,被及时增援的鬼子赶来进攻,我们就被打伤,送到这里来了。”
“哎,你们抗联是好军队呀,没有你们和鬼子打仗,可能我们东北都保不住。”
在一边的四个人听到王连长说他们是抗联都围过来。
“你们是抗联?”
王连长点点头。
然后,大家就高兴地议论了一通。王连长看到,大家是那样的敬重抗联,心里也感到自豪和感动,可王连长还是想知道这里的情况。就又问:
“大叔,这是什么地方?”
大叔回答:“不知道。”说到这里,他又表现出疑惑和茫然。好像是那种生活了一些时间,还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所然。
何发财说:“我们是两月个前,被关进来的。这里很严,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一进来就关在这间房里。这里只有鬼子和穿白大褂的军医,就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小鬼子要干什么?进行什么?”
老哥应该是提醒他。说:“小何,说话声音小点,以免被鬼子听到。”
“嗯。”
王连长就迷糊。问:“我们说什么话,鬼子又听不懂。”
“这里说话,不能被鬼子看见。两天前,我们对面一个牢房里的人刚看了一眼,就被一个鬼子的刺刀把他眼睛划伤。”
“这么严!”王连长感到震惊问
“可能不准人问,看,说话。我记得:从我们牢门过道走过去的鬼子,就从来没有听他们说一个字,都是一脸冷漠地走上走下。”一个叫小梁的23岁瘦个子男子说。
老哥又说,声音还要小:“不知道鬼子要干什么?他们把人押出去,不准看,不准说,你必须保持不说话,我听对面的老李,在放风时说:鬼子相互间也不许这样乱说乱动。”
“哦。”王连长听得陷入迷雾。“那这押出去的人呢?”王连长更加迷糊问。
老哥脸色更是一团迷雾。他看了看有铁条的铁门,好像随时都有一个鬼子冷酷的脸、或者在盯贼似的出现在铁门边。然后,他才说:
“我们都看见有人被押出去了,可好像都没有回来。”
“他们押到哪里去了?”王连长问。他感到了疑惑和神秘,从内心里,不知不觉升腾起一股一股莫名的恐惧。“不知道。”老哥说。王连长看得出他不知道,他和几个人关在这里,当然是看不见被押走了的情形;然而,鬼子这样严密、神奇,这里面肯定隐含着一种可能是几种情势,而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势呢?王连长觉得是这样,可同时,他也感到:这些人、包括自己和战士将会受到一只看不见的黑手的威胁。不过,他认为自己和战士落进日本鬼子的手里,本来就没有活的希望,而这是被鬼子打死的明白无误的死,而另一种不清楚的死使他感到无疑是一种死的延续,可就是不知是怎样的死……
王连长就没有问了,他觉得这里的人可能知道的不多,也无从知道。就转过身到坐在角落边的张副排长和小姜身边。
“你们抗联都是好人!”这时,老哥感慨道。
王连长听到了,觉得有些汗颜,心里非常的感动!把脸对着这边的老哥说:“老哥。”“看来你额头上有伤?”老哥问。
王连长又说:“我们昨天,伏击鬼子的给养车,被鬼子及时增援,我们就受伤,被抓来了。”
“你伤得重吗?”
“不重。”
老哥似乎就不担心了。
“你们是什么时候进的这里?”王连长问,也想知道同牢里的其他人的情况
“我们进来两个月了。”老哥回答。
“你是因为什么事?”王连长问。
“两个月前,我和小梁在街上走,就被五六个鬼子抓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哥回答。他们这边过来就是坐在地上的王连长。而张飞副排长和战士小姜坐在王连长肩后些,聊着什么。
王连长没有再问了,他觉得其他的原因应该都差不多。然后,张副排长、小姜就走过来和他们聊。当人处于同一命运时,大家就想知道得更多,便很快成为真挚的朋友。
可是,对于这座监狱的神秘,同样感到让人如迷雾般恐惧,它让你看不到,隐隐约约感觉到,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   第十七章石原四郎·


      连长和两个战士就这样在牢房里过了第一个很冷的夜晚。尽管他无从知道这里的一些事,也感到这里,一切处于一种严密的管制下,当然就非常难地别想知道进一步的情况,这就是说:只要日本人想干什么都是在一种十分严密的状态下进行,一个外人特别中国人更是防止的对象。中午,牢里刚吃饭,吃过后,还送来苹果、点心跟这里的中国人吃。

“哎呀,真没有想到这里伙食比别处好!”小姜高兴说,并拿着苹果就吃起来。老哥说:

“是呀,我来了两个月,都吃的非常好!”他说到这里。非常疑惑又说:“我记得,在别处的监牢里,犯人吃的是发霉的面粉、米。”

王连长都觉得好奇。他想道:为什么这处监狱吃得好,跟别的监狱不一样?难道日本人会有好心吗?想到这里,王连长觉得奇怪。

张副排长看到自己连长站在那里,略低头沉思。就问:

“连长,你想什么?”
王连长没有要回答,也不知怎样回答。

一个机灵的25岁的青年何发财说:“他一定在想这里的伙食。”
张副排长问他:“你怎么看不出来了?”

“老哥刚才不是谈到了这个话吗?”

“嗯,应该是。”小姜也这样说。

“哎,这有什么好想的,我们被抓来是一定活不长的。只是只要活着,就尽量活,说不定,被鬼子带走了,就真的走了。”青年小何说。看来,他似乎感到了自己生死两茫茫。

他这话令一屋的人都不是滋味,脸上的愉快一下就消失了。

王连长从落入鬼子的手里就明白:自己是活不了。可这一天了,他也没有看到自己被杀,还有张副排长、小姜。从刚才的这个叫何发财的话里,他感到了:一旦被鬼子带走,就是一种死。这种马上就死?怎么死?令他觉得会来到,可是是好久呢?是今天,明天,或者过几天,这谁又知道?尽管王连长从参加抗联的那一天起,他就自己明白会有牺牲的这一天,但是,他根本就想不到自己被抓进监狱。他想到这里又沉重又无奈。不过,他又想道:自己参加抗联六七年了,也打死了不少鬼子,死了,就值得了。

之后,大家就坐在灰黑的阴冷的墙边背靠墙。就像他们的背上有一块石板一样,冷阴阴的!

大家都不说话了,气氛一下就沉闷。谁也不知道,这个下午该怎样过。每个人都在担忧不安中,担心牢门边随时会出现一张冷酷脸,拿着上了一把细长闪亮刺刀的鬼子阴冷身影。

……

这样到了下午13点半,就是在他们沉闷后的半个小时不到,牢门就打开了。门口出现几个拿枪的鬼子,而还有一些去别的牢房了。包括王连长在内的牢房里的人,都听到了钥匙在锁孔里扭动的声响,然后,是哐当一声,应该是牢门打开的声音。同时,听到了鬼子威严的这喊一声、或在隔壁那间房吆喝一声的喊声,同时,有一些隔壁犯人的骚动声。

这应该,就是把犯人提出去的时候,王连长想道。他看见:老哥和一些人都站起来;就示意身边小姜、张副排长也起来。

两个鬼子走进房来,两只不可违例而冷酷的眼睛朝王连长这面看,不知道在审看什么,然后,就把眼光转过去往老哥那里看。

好像老哥有些壮实,一个鬼子朝他一指:

“把他带走!”

一个鬼子说:“叶(日语:不)。”他看到了刚才和张副排长说话的有些壮实、是苹果脸、性情开朗25岁个子中等的何发财,改变了主意。说(用日语):“这个马路大不错,就他。”

于是,两个鬼子伸出手,要把何发财带走。

何发财立刻挣扎一下,身子本能地往房里回奔。他意识道:自己活不久了。心里十分恐慌,人马上本能挣扎起来,不想被带走。虽然他不确定一一一自己是押出去就死,还是过后死。他紧张又茫然,坚决不肯走,就好像一跨出牢门就被打死似的。

然后,他还是被强行带出去;此时在隔壁牢房,还有一些人也被带出来,从他们的牢门边,缓慢地走过去。王连长看到他们的脸上几乎灰土,就像石板。他虽然听不懂鬼子的话,可已明白:这是带人出去……









有一栋两层长方形白色大楼,就像厂部,日军部队长的办公室在二楼一间具有研究气息的房子里。

在办公桌的窗边,一个戴着眼镜,人看起来俊逸、尖鼻子,一双充满豪迈而野心勃勃的眼睛盯着在大楼背面四周的较远处的高低不一的,间或被一片楼房遮住、或者在两栋楼边相接往里,有一些平房的视角。他就是日军731细菌部队的部队长43岁的石原四郎。他家住日本千叶县,身高1米8,非常敦实,在日本男军人中是非常高的最理想的身材。他读过书,人聪明、勤奋。一个日本医学老师说:石原不是一个学者型攻读者,而是一个利用细菌事业谋求前程的人。

他不断研究细菌的病理特征和对人的伤害程度,以及在最短的时间内,能进行广泛传播的实效性,而重点是:在短时间内,能迅速传播,把敌手瞬间感染至死,特别是作战中的军人。为此,他不断在日本陆军总部多次对重要人物进行竭力游说。他知道:通过这一件事,他就会或者在自己渴望的细菌事业上步入成功的阶梯,如果不能,他的远大前程就会立刻终止,他将不得不在年富力强的时代遗恨一生。显然还有一点,他是绝不会上战场的,他十分清楚:只要上战场,就被对方打死,他十分害怕!他希望选择这样一条双保险的路:又能建功,又没有危险,又能在细菌研发的道路获得成就。他知道,犯人是不会对他有威胁的,只有活的中国军人战俘、平民能满足他的条件。
后来,他的细菌研究报告获得了日本陆军总部的批准,并拨跟他二十万日元在中国东北作为研发细菌的经费。一个高级日军军官觉得可以把生化实验基地建立在日本本土。

就对身边的石原四郎说:“我看,这个实验室基地就建在我们本土。”
石原四郎听了,就立刻反对:“叶(日语:不)。”

官员非常不解,问:“那泥?(日语:为什么)”

对细菌研究很有见解的石原四郎十分清楚:传染性很强的细菌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要了日本人的大量生命。他凶恶地想道:与其让日本遭遇这一灾难,还不如把毒性强的细菌通通用在支那、支那人和军人的身上,用在敢于和大日本帝国对着干的支那军人的身上。这样,一打起仗,我们日军就不用流血,直接就把支那军队打败。嗯,还有那些下贱的支那人也一并灭掉。他想到这里,更是恨不得把他发明的鼠疫菌洒向全世界,灭死那些日本国的对手身上!

看到他在想。这个军官问:“石原君,你怎么不说话 ?”

“嗯,”石原刚想过,就注意到军官在看着他,有些迷惑,他知道对方在认真听他说话或者是他的回答。

就非常负责回答:“我建议,不要在日本本土,而在支那东北。理由是:在那里,可以一边制作细菌弹,一边及时用在和我们皇军作战的国军、八路军新四军、抗联的身上。”他说到这里,把他那长得光滑的长脸略探到比自己高一等的军官面前,神秘提醒道:

“进行细菌研发需要很多的人力资源和实验材料,而只有支那才符合这一条件,因为,支那人多材料充足。目前,我们日军已经控制了支那,就可以在支那本土上,用活人进行试验。”

这军官听了,顿时豁然开朗!非常信服地点点头,伸出拇指夸石原:“约喜!”

石原非常得意!又进一步献媚,就像一个妃子,在获得了皇上的好感后一样,又把他那光滑的脸伸到军官的尖下巴面前,颇有启迪意味地说:

“平时,是得不到这一有利条件的,只有在战争中才有这样的机会。”

军官明白他意思。那么,石原四郎是什么意思?他的意思是:现在日本控制中国,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用中国军民进行细菌实验,但是要绝对保密。军官又赞赏他。石原又想:

反正不是拿自己做实验,是支那人。就是万不得已,拿日本人做实验,都不要是自己,最好死得是:他人一一一中国军民。
他似乎觉得这还不够,好像是打消军官的顾忌,阴毒地说:“如果,细菌试验一旦暴露了,我们还可以把带有浓度很强的毒菌洒在支那土地上,让全支那人感染,发病而死,这是我渴望的最高境界。”

“岳西!”……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  第十八章古城试验场



        细菌班的班长田中英雄,30岁,家住日本千叶县(据历史记载:石原四郎为了自己的细菌研制有一个有力保障,就去自己的家乡千叶县招了当地的农民青年当兵。这些日本青年就跟着他成为日军,专门负责七三一的防卫、抓人,有些还进行了别的工作,比如:细菌繁殖的培养,生产装填等等。而田中英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环一一一鼠疫培养班工作,又是班长。)田中英雄,长得一副马脸,只有一米六多,长得非常的丑;他眼睛眉毛斜吊在颧骨上,长而尖的鼻子,身材如木桶,是大嘴巴。他较快地走进石原的办公室。
先向站在里面的石原四郎敬了一个军礼,说:
“石原部队长,马路大(指的是:中国军民)已经装车完毕。”
“岳西。 ”石原回答了一句,他马上从非常自负的心情中,意识到了什么。就犹豫了。这时,看到他在这样的表情。田中英雄问:
“我们去安达野外训练场吗?”
石原感到了有些不妥,又没有想出什么。就张开他厚嘴唇,面孔沉吟,说:“这也是我担心的事。”
“哪尼?(日语:什么)”田中问。他已经等得心慌,像猫抓心子,因为,只要每次对中国人进行细菌实验,他都急不可耐,想马上就跟着车走,老害怕自己被落下似的。
闭闷了很久,石原才觉得这个问题的不妥性。他说:
“这个野外训练场,离我们部队太近了。一旦炮弹里的带鼠疫病菌的蚤子散播出来,我们731本部和周围的大楼都要被很快传染。”说到这里。石原想道:不能搞些对自己不利的事,应该无一列外地、毫不迟疑地用在支那军人和支那人的身上。可目前,又用在哪个地方呢?想到这里,石原就背起双手,还发愁地、眨了眨他那只擅长对付中国的阴冷的眼睛。
“我们怎么办?”田中英雄由于心急,很想马上就进行细菌弹实验的极大的期待中,被这样延缓下来,心里觉得不好。可他认为,这是石原的一种考虑。田中英雄像一只狗马上眼巴巴地望着石原。
“要重新找一个地方。”石原在“深沉”的思索中,咕噜一句,认为这是一个好思路。
“那到哪里去找呢?”
“我在想办法。”
两人就一时没有说话,都在想办法。这样,在装饰的、非常漂亮和舒适的大楼办公室里,一时就非常安静,好像里面一时间没有人似的。
然后,细菌生产实验第二管理负责人元祐次郎也走了进来。他看上去斯文。可能是等不得了就步子重,雄赳赳地走到石原的面前。说:
“部队长,我们出发了吧!”
然后,石原就告诉他自己的担忧,希望他提出一个建议。元祐就马上想到了在附近十八、九公里远的海拉尔县的一座古城。
“在离海拉尔不远,有一座古城,既能进行细菌弹的实验,又能尽快传染人。”
石原听了,把背在他硕肥的身子后的双手纵情地放开,心儿一下欢跳起来,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禁举起右手一摆,声音从他张开的白得如明矾的牙齿间吐出来。
“所得是嘎(日语:看来是哦)!”然后,他光滑的脸,还附着笑容。一种如被他人解开了的难题的顺畅感,他立刻急切地一喊:
“去古城!”
“嗨,部队长!”几个随从立刻把敬畏的头一鞠躬回答,就看到石原把一只擦得程亮的皮鞋的左脚,一副傲慢地跨出干净的门槛
,他要第一个赶到试验场。如果不是用中国人做细菌实验,他会像一支饿了几天的野狼,把关在牢房里的3000多名中国军民,亲手用武士刀活活地全部刺死,一个不剩。
    前面是两车的各装有25个中国人的汽车,在中国哈尔冰郊区的平坦公里上较快地开着。大路两边有些灰色低矮的旧房,路边还有些脱落了叶子的光溜溜树子。这时,坐在黑色桥车里的石原四郎,看到在前面开着的后车厢里有:二十多个身着灰土色棉衣、或蓝黑色发皱的长衫,背对着站有七八个肩挎打到头戴着黄色军帽的上边,上了令人胆寒而锋利的刺刀的步枪的鬼子前,仿佛被日本鬼子堵死后路的中国人。车子不断往前开着,时不时有些颠簸。
石原四郎看到这里,总有一种快感。一种由于浑身的“努力”自己才研究出的成果,马上就会用在中国人身上而期盼着看到的鼠疫菌的效果。先前,他已经试验了五六次,都不理想。这次,他还特别关照医学人员把浓度高的鼠疫杆菌用针注入进带有病毒的蚤子,并盛装进炮弹壳中,就是灌装进头尖体长土锈色的沉重的细菌弹。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第十九章冷酷的日本鬼子


      他为了天皇裕仁的大东亚圣战,而内心里主要是为了自己的远大前程,和在731工作的众多从全日本广纳“贤才”的、道德有瑕疵的医学家、细菌专家不断地研究生化武器的致命毒性费劲了心血。为了加快细菌武器的多样化,石原四郎“精心专攻”了伤寒、霍乱、瓦斯毒气、炭疽、鼻疽菌的在更深领域的致命性和强毒性。并乐此不疲地“刻苦”研究专研。他最拿手的、是他擅长搞关于鼠疫、炭疽、鼻疽菌在用于中国抵抗力量一一一八路军、新四军、国军、抗联军人的生化项目上。比如:这些细菌必须达到:杀伤力极强,传染性极广的理想效果,而在最短的时间内,使上万人迅速感染致死,而这才是石原四郎的“奋斗”目标。他还擅长用在大日本帝国的对手身上一一一中国。
他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乐此不疲,他坚信:刀枪武器再强,强者一方还是要大量死人。他深深地知道:只有细菌武器,才能把中国军队和所有与日本对着干的一切抵抗力量,瞬间灭掉,而这就是他和日本高层的统治者真正的目的。
在这一宏大蓝图和强烈愿望的思绪里,石原像听咪咪之音一样,已经不看不注意到黑色的小桥车开始到海拉尔的古城的近路了。
直到车子进了城,十多分钟后,在一个广场边停下。我们要说明一下:在他上车前,就立刻派人到古城进行了准备,他希望马上就进行试验。
到了那里,日方一切人员换上洁白防护服;车上的50个中国人,衣服被强行脱了,在寒冷的冬天里,光着上身被绑在木桩上,动弹不得。
远在广场边的石原等主要官员,在让手下做着各项准备。大约半个小时,
生产管理部长元祐,一个连后颈上的肉都丰润的他到石原的面前,报告:
“石原部队长,一切准备就绪。”
石原一听,非常的激动!就像是一个仪仗兵请求元首检阅三军一样。他非常豪迈地右手一挥:“试验开始!”
然后,元祐立刻拿起放在铺在桌子上的一层红呢绒布上的电话,向在古城边的已经把带有高浓度的鼠疫菌弹装上飞机的日本飞行员发出“伟大”的指示:
“起飞!”
“嗨!”几个日军飞行员尖声地一起回答。就开动飞机,朝古城中心的广场开来。

                                          待续十
二 和王连长同室的小梁













穿着白色晃眼防化服的石原四郎和五六个731部队的高级官员,如:他旁边坐着一个731细菌生产管理部长元祐,是第二号人物。他端坐在摆有电话、记录本等的桌子旁。他们都失去耐性地,并翘首以盼等着,就跟他们经过了“呕心沥血”的十几个昼夜“努力”,换来的“尖端”科研成果似的即刻进行实验的心情一样。然后,石原四郎就满面春风,豪情万丈地几乎坐不住。尽管,他戴上了防护镜,看不到他的被防护罩严实遮住的润滑的脸,但是,他非常自豪和得意地向身边的元祐抒发心声:
“你知道,在前几年,我们用马路大做细菌弹实验,当时,竟然效果不佳,有不少的马路大只有些感染,有些死了,有些还没有死,需要进行第二次鼠疫试验才死。你要知道,这样不合格的化学武器,本庄将军是不满意的,这是不行的。当时,不知是什么原因,还把几个马路大解剖,效果完全达不到我的要求,这是不应该的。我用尽心血,一时,始终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说到这里。石原停了一下,颇为苦恼!仿佛要仰天长啸一番。他又说:
“我希望这次试验能圆满成功!”石原四郎说时,还把他的在防护罩里的润红的嘴像鲨鱼的嘴张了张,然后把他的放在铺有一块红布桌下的手拿起来晃了晃,好像冷得发抖似的。
“是呀,到现在部队长已经解决了这些鼠疫菌方面的难题了?”元祐说。带着无比赞扬的口吻。
“不,还是有些难题没有搞清。”
石原四郎说到这里,还做起颇为伤脑筋的神情。他略低脸,挺谦虚似的。他因为一度没有搞出一件把中国军人和平民瞬间灭完的生化武器,而几乎气的吐血!
“你没有想出一个办法来吗?”元祐问。
“没有。”低脸的石原咕哝一句。
然后,元祐听到飞机的声音,似乎因为他俩一时的聊天弄来搞忘了。说:“飞机!”他还略抬了一些他壮实的身子。
石原听了他喊的这一句,也好像才想起似的。

他往天上扬起他马上光彩的脸,看见:载有他亲自制作的鼠疫细菌弹,各装有十多枚的三架飞机在东边的一片白明明天空上,发出越来越粗重的声音,缓缓地朝广场这面飞来。
他像是看到了稀奇之物,这个与他有抹不掉的关系似的。在他看来载有他的得意之作的飞机,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右手,向天空的飞机招了招手,并把他十分豪迈的脸转过来对元祐示意:

“飞机来了!”
长着一副猴脸的、只有对自己上司才极力殷勤的元祐,他想让石原看到,他将会为他自豪说:

“对呀,再过一会,我们就看到这批产品的效果。”他没有看飞机,在看防护镜片里的石原充满期盼的眼光。又讨好地说:“昨晚,为了这次盛装鼠疫菌到弹里至深夜,装满后,我还特让田中英雄把这批产品准备好,以免耽误试验时间,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拖沓工作。”

“元祐部长,你做得不错。”

“愿为天皇效力!”

“约喜。”

元祐这时,还记得石原说第一句话时,没有说完,是被飞机的事耽搁过去了。就又问:

“石原部队长,我还想听听,你对细菌弹是怎样改良的!”

“哦,”石原本想把注意里,放在渐渐飞近广场上空的飞机,像是一个睁大了双眼,在看节目的观众,不想让人打扰一样,有些不悦。连脸都不转过来等他回答的元祐,说了一句:“快看。”
然后,包括所有731的高级官员都不约而同地,把一双兴奋激动的眼珠盯着渐渐飞近厂场上空的飞机。这一切对他们是那样重要,比如“呕心沥血地”制造出细菌弹,全身心地“投入”日夜赶制,把这批鼠疫菌细菌弹制作出来,恨不得即刻就把这些细菌弹投到中国人民的军队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八路军、新四军、国军、抗联的战场上。石原立刻深恨自己,他就想马上抱住细菌弹,像扔手榴弹一样,投向正在和日军打仗的中国军队的战场,比如:晋察冀战场,还有湖南常德的国军等等。

他激动无比地看着飞机,好像飞机跟他运来了补给似的,一双大圆眼睛盯着,不肯转动一样……

25岁的和抗联连长王杰同牢房的何发财,以及所有被带去做实验的五十多个马路大(日语:原木),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0: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一第二十章我可怜的同胞

   


          25岁的和抗联连长王杰同牢房的何发财,以及所有被带去做实验的五十多个马路大(日语:原木),被结实地绑在几排木桩上,衣服被脱掉,露出上身,非常的结实而壮实。据历史记载:日军一旦抓到中国人,就是凶恶毒打,而到这里,吃的好些。石原四郎从病理学的角度明白:只有身体强壮才能适应各种细菌强度和毒性的试验,瘦了,就不得行。

被绑在木桩上的中国青年何发财除了感到十分的干冷,尽管没有雨,可还有风,他感到身子发抖,跟石头似的。

何发财最大的感觉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看见自己远远的对面:坐着穿有白色防化服的石原等。在这样迷惑的思想里,何发财就感到迷茫,好像自己在无人的小岛上似的。这时,他听到飞机声,也想不出什么,怎么会有飞机,它要做什么等。而飞机向自己和大伙(被绑的其他的中国人)飞过来。

这时,在飞机上的日本飞行员看到飞机下一些忽高忽低的灰色房顶和一些不高的土楼,还有相杂在高大楼下边的街道和相叠般的房子。感到:满面风光,脸都发亮。

“山下君,要到了!”耳机传来了同伴的声音,这声音好像传递出他们在结伴儿游玩似的兴致。

“约西。”

“准备投弹!”

“我看一下。”

山下君就把脸从机舱里,往舱外侧过脸,向正在较快飞行的浅白色圆形机身外的高空底下一看:是前面广场在渐渐飞近,绑在木桩上中国人的头,光着淡黄色上身的模样。他看了一下这一场景。他看到了这些人,就跟绑在或固定在那里的在挣扎的动物一样。好看极了!就快活笑着说:

“佐藤君,你看,那些绑在木桩上的支那人。”

“看到了。”

山下君幸灾乐祸说:“等一会儿,他们就吃害了(倒霉了)!”

“太棒了!”飞在山下君后面的另一架飞机上的佐藤君通完了话,就信心百倍地感到“无尚光荣。”

过了三四分钟,又传来他已经飞到中国人的头顶上方是该投鼠疫弹的时候的声音。他立刻喊道:“到了,投!”

“约喜。”

然后,他们就往飞机下扔细菌弹。山下君把右腿赶紧一踩,然后,带长桶形的鼠疫弹,从飞机的机底,如随手般摔下去的石块似的,往下掉。然后,飞机就开过去,好像飞机是仅仅飞过。

被绑在木桩上的何发财看到有东西从飞机上投下来,不知道是什么?使他恍惚、又惶惑!过了一会,他就看到了一些如桶形的蓝灰色的东西(细菌弹)落到了自己过去一边,或广场那边的情景,就听到了爆炸声。奇怪的是:中国人没有死。而听到了看到一些绑在树桩上的人在忽然喊叫,难受!在他们的肚皮上、脖子上、脸上有一些灰糊糊的东西,然后,是这些人挣扎痛得难受的喊叫,使人惊悚的情景。这时,有一枚细菌弹在他的身边落下并爆炸:一股烟子同时在他的身边冒起来,仅一小会,他同样感觉到,有跳蚤试的东西,在自己的肚皮上齿咬,好像在吸他的血。看上去:一溜黑的在动的跳蚤,在他身上附着似的;他大叫,感到无数双嘴在急咬自己的肚皮、后背、脸,好像都往他肚皮里等部位钻。他想用手把跳蚤打下来,可被绑的死死的,牢牢的……

在这样的痛苦中,何发财昏过去了。


石原看到这里,他立刻大喊:“把他们带回去!”
“嗨!”

在他身边的元祐立刻一喊:

“把支那人装上车 !”

于是,有多个穿了白色防护服的鬼子,跑到一个个被感染的脸上、身上,又从还在他们中有些人的红莹莹的肚皮等伤口里在呲咬的黑乎乎的跳蚤下流着血的呻吟中国人,抬上车里,就向731本部开回。石原四郎也赶快和田中英雄等上了轿车,一并而去,好像怕错过了得便宜机会似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