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052
查看
0
回复

短篇小说 宜宾玉皇乡征粮大会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6-12-10 11: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军人短篇小说集(二)




                                                    玉皇乡征粮大会

     一
   

      一九五零年二月,根据宜宾庆符县区委的指示,解放军第十军八十四团指导员34岁的李胜多,带着七个战士其中有:刘天顺、武清忠,军大学员雍永怀等,还有干训班6人,旧乡丁3人离开庆符县城,向十多公里远的玉篁乡走去。
刚刚解放不久的宜宾庆符县尚处于十分不平静的社会情势里。在它具有的百多公里范围内,有大量因恶毒、不甘心国民党失败而决意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和政权的保卫者一一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残酷报复的敌人,比如:有土匪、国民党的残留军人、地主、地皮流氓等,就像一个个毒瘤悄悄依附在县城的边缘。
    由于二月初,根据中共宜宾地委、西南军区宜宾军分区征粮剿匪的指示精神,在宜宾高县和庆符县的住军和县政府的工作队都纷纷进山去征粮和剿匪了。这就是为什么李指导员,只带七八个解放军战士去庆符县有十多公里远的玉皇乡开展征粮工作,没有足够战士保护的原因。
   此时是川南宜宾二月刚刚立春过后的三四天。在庆符县城往北的山路上
   今天是灰白色的天。天上有一些灰色的浅云,云层非常高,看上去,没有要下雨的征兆。
   解放军指导员李胜多长得身子魁伟,长脸,非常的机警!他头戴浅黄色军帽,一颗金细边红五星,腰间紧系一根酱色宽皮带,包括走到他身边的解放军战士,一个是24岁,苹果脸,身子壮实的刘天顺,还有身子较高,方脸的25岁的战士武清忠,还有军大学员雍永怀,后面还有四五个工作队员。
李胜多指导员问乡丁:“玉皇乡还有多久到?”
“李指导员,照这个速度,要走到下午16点才到。”
“有很远?”
“是呀。”
军大学员雍永淮说:“我们一定会到那里的。”
“是呀。早点跟那里乡民宣传党的政策,对我们以后的征粮工作有好处。”李指导员说,他脸上是那样有信心,这是他奉区位指示,带着部分战士等下乡的第一次工作。
他身边长得苹果脸的刘天顺说:“指导员,我相信,没有什么能难住我们解放军的。”
“国民党百多万军队都被我们打败了,还怕这些土匪。”
他们在路上这样说着,渐渐地到了中午,他们就吃点干粮。休息一下,就继续向玉皇乡走去。到16点多钟,终于看到了在他们左前方,有一大片草房和瓦房忽高忽低些的、背后是土红色山的一个大乡场。
“李指导员,那就是玉皇乡。“
看到前面的玉皇乡是那样孤僻感觉。李指导员感叹到:“嗯,这一定是一个不错的乡。”
说完,就又说:“我们走吧。”对他来说毕竟到了目的地。
“是,指导员。”
然后,好像回到了工作地似的,李指导员就带着自己战士、工作队员等沿这条土路往前面的玉皇乡走去。

         二
   

      乡丁把李指导员等人带到了乡公所院门口,里面是两间瓦房和比较宽的地坝。
李指导员问站在大门口的几个乡丁。
“你们的周乡长呢?”
“不晓得(四川话:不知道)”一个守门的乡丁回答。
李指导员看出,几个乡丁完全就不知道,好像乡长的去向跟他们没关系似的。
“那你们的警备队长卢挺亮呢?”
“我去喊他。”一个乡丁说,就走开了。
过了很一会,乡警备队长卢挺亮快步到了乡公所门口。
李胜多再问:
“怎么没看见你们的周乡长?”
“他今天有事。没来乡公所。”模样淡淡的卢队长回答。
李指导员才作自我介绍说:“我们是区委派来到玉皇乡开展征粮工作的。我是解放军84团指导员李胜多。”
“欢迎李指导员。”卢队长才稍微客气说。
“这样,我们工作组今天晚上就住下这里。明天早上九点半,在这里开一个征粮群众大会,麻烦你去通知这周围乡里的民众明天来开会。”
“嗯,我马上去办。李指导员你进房里去休息。要吃什么跟伙房里的老向说。”
“好的。”
“那我去了。”然后卢挺亮就走了。
      离开了的卢挺亮是从解放前当的旧乡警备队长,就是说,他虽然被共产党继续留任,但是,他在内心里依然反共。他一出来,就做出决定去土匪窝里找土匪头王心和还有刚从国军72军叛逃来的营长陈云龙报告这事。卢挺亮两手并用。他马上对身边的人员说:“你们去乡里通知村民明天九点半开会。”
“要的(四川话:行)。”
几个队员就和他分开了。
等他们走了。卢挺亮就还是往村后不快不慢地走去,当他一出村,顿时向玉皇乡有十里地远的在山林里的土匪窝疾步走去。天几乎黑尽了,他见到几天都不呆在乡公所的内心反共的伪乡长(由于共产党没有时间要改造他们也留用他们)的周大福和土匪头王心和、陈云龙。
当他俩听了卢队长的话,
当即决定袭击共产党的工作队和解放军,要跟共产党解放军来一次别开生面的奇袭。
晚上了,卢挺亮马上返回玉皇乡,目的是进行接下来的一一一传递解放军的信息,配合这次袭击行动。
    请关注八月底在江山文学、凤凰、中国文学网、青藤文学、八斗文学、中国业余文学网连载的描写四川宜宾高县、庆符县征粮剿匪的长篇小说《鲜血凝成的国土》。
   “指导员,明天就要开会了。真没有想到,我们的工作开展的很不错!”
干训班的学员于兴永说,他是非常有才能的,李指导员让他明天在会上发言,他也充满了期待。
“到时,你还要写一张横幅。”李导员说。
对工作热情的于兴永,把他带有青春光焰的长脸一昂说:“好。”表现出说干就干的共产党干部的优良工作作风特征。
然后他马上进到房里,一会就拿来了毛笔和一张很长的红纸。他在红幅上写有:


                              宜宾玉皇乡征粮工作大会。


在一边的武清忠是一个坚定开朗的解放军战士,还有25岁的刘天顺被桌上的煤油灯照得他苹果脸和他健壮的紧系在他肚皮上的宽皮带的带扣环白亮亮的。他少语。
“好。”武清忠说,“这样的会一定开得顺利。”
他笑呵呵的、非常英武可爱!
“主要会议一开,我们就好开展工作了。”于兴永说。
“好了。今天我们走了大半天了,大家早点睡吧。”李指导员说。他觉得大家睡好觉,明天以积极热情开好大会。
“好的。”大家回答。就散开,到各自房里睡去了。


         三

        第二天早晨天刚亮,已经商量好的土匪派出一百多人向玉皇乡匆匆而来。还有国民党的一些叛军。我们再次说一下:1949年12月11日,驻守宜宾城的国军72军军长郭汝瑰带着一万多国军起义。但是,这里面有小部分人是反共的。
陈云龙在72军起义成了后,在1950年一月初,在宜宾李庄附近带着近一百不到的反动官兵叛逃已经成为解放军部队,第二天晚上,来到了庆符县玉皇乡的深山树林里和当地的土匪头王心和勾结在一起,要和共产党人民解放军干到底。这个长得凶恶、一脸络耳胡的王心和与陈云龙是非常凶恶的人。
   和解放军打过仗的陈云龙,听了卢挺亮关于玉皇乡公所来了七八个解放军,还有几个文官人员等,觉得是好机会。他身边的副官要身子肥些。
他如一个怨妇,边走边高声嚷嚷道:
“这次,我们一定要把乡公所里搞得天翻地覆!”
“等会听我们命令。”
“是,陈副司令。”
“刘队长,张队长,你俩带着十多人混进会场,明白吗?”
“嗯。”
“现在是早上7点半。你们换上乡民的衣服,马上感到老幺家,在八点半到乡公所大院里开会。记住:只要听到我在外面的枪声……”
“很好。”
“去准备吧。”陈副司令说道。
然后,俩土匪队长带着十多个土匪就走开了。
   在早晨近8点,吃过早饭的李指导员和战士们、工作队员开始忙了。
一个干训队员于兴永要爬到房上去把横幅挂到大院的房檐上。解放军战士武清忠觉得他太斯文了就说:
“于同志,你不要上去。我上。”
“是呀,这事让我们战士干。”在一边的战士刘天顺说,他青春活力的脸,看上去非常俊逸!他说干就干。就说:
“武清忠,我们两个来。”
武清忠明白刘天顺要和他一起做。就两人一边一个,拿着横幅,走到房檐下搭在上面的梯子,两人小心都爬上去,把红色的横幅挂在乡公所的房檐上。李指导员看到在一片蔚蓝色天空下,挂在头顶上写有大字的横幅,心里就爽朗!他把怀表拿出来一看:8点25分。离九点半还早。就对从梯上下来的两战士说:“走,我们去把凳子搬出来。”
“是,李指导员。”
然后,大家把在一间空房子里的长板凳等都搬出来,摆放在院子地坝上,等乡民来坐着开会。这样,过了十多分钟,一个大地坝都摆满了。李胜多指导员看了看表才8点45,就说:“好了,咱们歇歇。就等乡民们来开会了。”
然后,他们都坐在板凳上聊谈,是呀,他们的心里都多么愉快的!只要这会一开,老乡们会支持政府的工作,那么,这以后,征粮工作就可以开展下去了。
……
   到了九点,乡警备队长卢挺亮来了。
“李指导员。”他走进了大院,就招呼和干训班(干部训练班)于兴永商量怎样发言的李指导员。
看到卢挺亮走来,李指导员就结束和于兴永的商量。站起来非常热诚地走到卢挺亮跟前。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指导员,都按照你的指示办了。不一会,四方的乡民都来开会。”
“你辛苦了!”
“这是应该的。”
然后,李指导员把垂放在他腰间紧系宽皮带下的右手抬起,从他左胸上军衣包里拿出烟,先递了一只跟卢队长;卢队长说不想抽。然后他们聊了起来。
   大约九点半,来开会的宜宾庆符县玉皇乡的乡亲们都陆陆续续地进到乡公所的院子里。渐渐地,院子里热闹起来了!来的群众都坐在长板凳上,非常高兴和热情!
看到群众都到的差不多了。李指导员说:
“卢队长,请你安排些乡丁维持会场次序。”
“李指导员,没得什么的。”卢队长说。觉得没有必要,态度上显得是李指导员多虑。
李指导员觉得对方漠然,看来也没有什么。就对身边的六个解放军战士说:
“武清忠,刘天顺,雍永淮,你们几个和工作队员在场内负责维持治安,
“是,指导员。”
然后,李指导员对另外三个解放军战士说:“林强,杨红建,吴飞,戴子奇你们到院外门口警监。”
“是指导员。”
三个解放军战士就到乡公所大院外去警监了。
然后,李指导员回到主席台和另外几个区工作队员坐在桌子旁,还有卢队长。看到一个个乡民非常兴致勃勃地看着主席台。李指导员说:“乡亲们,大会马上开始!我们请干训班的于兴永发言。”
然后,大家就一起拍掌。之后,于兴永就春风满面地发言了。


              四


            ……
          “乡亲们!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县政府工作队,还有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自从新中国建立来,我们的人民再也不会过被地主老财剥削压榨的生活了。你们在旧社会,受尽了国民党的战祸,还被吃人的地主老财欺压凌辱,过着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你们放心,只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解放军的保护,你们的日子会欲来越好……
   然后,下面的老乡都热烈地鼓起掌。这时,又有一些老乡(强壮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有些站在村民身后,而在坐有村民的西侧旁是握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战士武清忠、刘天顺。
这时,有些村民看见有人来了,就把非常高兴脸回转来,看到了五六个身着村民衣服的男人,就马上收起了高兴的神情,变得阴沉起来!有些就起身,向院子外如躲凶神般,匆匆走出去。这样,就空出了一些板凳。这些男人就坐上去,有七八个坐在武清忠、刘天顺旁的板凳上,开始听于兴永发言。
……
他继续发言:
“……现在,区政府马上就要收49年度的公粮了。没有粮,就一事无成,革命就会受影响,解放全中国就充满麻烦,那建设我们新中国就是一句空话。我们希望每一个村民都明白缴纳粮食就是支持革命,就是跟新的人民政府和解放军有力的帮助,只要他们革命胜利了,打倒了反动派和恶霸土匪,你们就会过上好日子,这不是你们都期盼的事吗?所以,我们希望你们每一个村民都积极响应人民政府的号召,积极交粮,我们政府将用钱收购你们的粮食,绝不会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