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532
查看
1
回复

武警战士陈开(一)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7-8-29 10: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8年12月底,刚满20岁的河南农村青年,和一起从附近参加中国武警部队的一些新武警战士赶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郑州郊外的一个武警部队34分队部队驻地。这时要到1999年的新年了。这里是河南的省会郑州郊外,此时是夜晚了。载有新战士的车在一派黑黑黝黝而非常冷的夜晚里开向郊区厂矿的一个部队。陈开从开得较快的车子两边的、看不清的是路边两方的房楼发出的白灯、黄灯如点点星星在黑夜里闪动着,从车窗前边马上就向看不清的车尾流去。看到这些灯火,他感到这里是郊外。他对他要在这里的郊外部队当兵也不觉得厌烦。他想道:这里也不错。后来,武警战士陈开和百多个新战士在武警部队吃了晚饭,然后,分下各连队了。陈开和新战士二十个被分到了34分队一连。这时,一连长和各排长都在门边站着,欢迎新战士。武警连长看到有新战士走进部队大门,就对大家喊道:
“新兵同志们,我们武警部队34分队一连欢迎你们!”
陈开听到几个武警指挥官的非常热情的喊话,感到多高兴!,他没有想道,这第一来天到武警部队里,就受到了欢迎,还看到站在他前后的战士也对着他们新战士拍起手鼓掌,这种愉快的气氛令此时的情景感到多温情的!
“我叫黄越东,是34分队的一连连长。”停了一下,黄连长马上把二十多个新战士分在三个排里。而陈开和三个新兵分在一排长陈松的一班。
陈开注意到,连长介绍的一班长高凯,看上去有26岁的样子,多大的。他觉得可能是部队训练大,亏人精力的原因。还有一排长陈松,一个方脸,人长得非常英俊,目光熠熠,能感到这是一个坚毅,忠诚而一丝不苟地负责的仁厚的好排长。
新武警战士们知道了,他俩就是自己的连长、排长了,又觉得黄连长多亲切的。然后,黄连长对在面前的战士们说:“你们以后,在训练、生活上有什么事和要求,就来找我和一排长。好了,现在由各自的班长带你们去各班。”
然后,黄连长和陈排长去别的班了。
陈开看到一班长高凯过来,对着他们四个新兵说:“你们几个跟我到一班。我是你们的一班长。”
然后,陈开和三个新兵跟高班长到一班去了。
陈开和三个武警新战士跟着班长走进了看起来是白色墙面的营房,又干净又平敞,靠近窗边的是红木制作的高低床,能看到窗边外还有几片映有从房里洒出的黄融融的灯光的绿色叶子,看上去,多么温和的!
“新兵同志们。这就是你们的住处,一排一班。”
高班长一个苹果脸上都是高兴。他看起来质朴、热情、富有那种军人兼有的亲切和忠于责守的忠诚秉性。
他还边说,边走向自己身边的四个新战士,四个有青春活力有望在今后的武警部队里大有作为的新战士。看到三个战士还不时都着说什么在他左边;他又看看,这边的,一直不说话的,长的非常温存、眼光在淡黄色灯光中显得微和、带有稚气好奇眼光、鼻翼轮廓非常清晰的、身子有些硕壮的19岁的陈开。高班长还是边说边如一个讲解员般跟战士们讲。
讲完后,高班长对五个站在一边的老武警战士说,他们就是来了分别一年、两年的有23、24岁的老武警战士。
“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你们从今后,就是一个班的战友了。”高班长对班里的新老战士,非常热衷地说。在促进
他们尽快相识。
他想先对四个新战士介绍老兵,接着再跟站在一边的老兵介绍新兵,
他不知为什么,先对站在自己这边的陈开说:“他叫陈开。”才对三个新兵说:“他们叫李欧!赵小鹏!王海军!”
然后,他马上介绍老兵:“他们是赵正!严家树!刘家声!黄波!周搏!”
双方就非常热情更为友好如兄弟般地说话了。
他们马上就认识了。
一个长得眉清目秀、身子有些魁伟的,多温和的老武警战士主动走到陈开的面前,说:“我是严家树。我们从现在起就是战友了。来,在板凳上座。”
“嗯。”陈开感到他非常温存,仿佛把他当着一个好友看待。严家树还是让陈开先坐,然后走近些挨着陈开坐下,还把手在陈开肩膀上放了一下,有些关心问:“你们一路上坐了几天几夜的车?”
“三天。”
“坐累了吧?”
“是呀。”
“你家是哪里的?”
“河南农村的。”
“我家是河北的。”
严家树也说。他觉得他们是两省相挨,仿佛靠的近似的。
“哦,看来我们是两个埃在一起的两省的人。”
“但也不近。”
……
他俩就在一起聊;其他的战士有坐在床上,有的坐在板凳上聊。
   19岁的战士陈开,后来被一班长高凯安排在一个老战士上面的床上。
“陈开,来,我教你叠被子。”这时,头戴绿色圆盘帽,帽上有一颗有红杠的红五星,肩上有一根黄细线到袖口,领口边有肩章的模样含有农村人气质的淳朴的高凯班长说。
“是,班长。”
“要做一个合格的武警战士,就必须要从整理内务开始。”高班长又加了一句。爬到这老战士的上床。然后,陈开也爬上去。
高班长跪在铺有非常洁净的帆布绿被褥的床上,对侧坐在床边的19岁战士陈开说:
“陈开,你在家里是妈妈为你叠铺盖。到了部队上,就该你自己做了。”
“我说话直,”高班长说,他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是猜的,容易使陈开不高兴,就说明一下,“你会慢慢感到我说话不好听。我在家里,都是妈妈跟我做的。”
“班长,我妈是跟我做。”陈开没有生气说。
“天下妈妈都心疼自己的儿子!”高班长很为感慨道。他说时,陈开看到他的眼光略湿润感。
“嗯。”
“好了。我教你。”高班长仅仅说了下,也不说这话了,就想马上教陈开,显得非常干脆而耿直。
“嗯。”
“你要这样……”
高班长把被单翻开,铺好在床上。他是非常认真,似乎,不受别的什么影响。一分钟不到,高班长极为熟练做了一次。就转过他的多随和的苹果脸说:“来,陈开,你来做一次。”
“是,班长。”
高班长就把自己身子往红色的床栏杆靠,跟陈开多让出些空间,好让他叠铺盖。然后,陈开上到铺上,双腿跪着,开始双手非常规整学做叠铺盖,他觉得这是简单的事。然后,生性略内向的陈开弯腰就开始折起来。高班长不时说: “你要边边角角对齐,叠成四方块,要整齐,好看。”
过后,陈开没有叠好。
高班长那仁厚的脸没有变色。他耐心地和颜悦色说:
“过后要多叠。折叠铺盖,也是我们武警内务的管理一项。我们每一个战士都要坚决认真地执行。”
陈开感觉到自己高班长不满意。
“嗯。”
“我要说的是,”高班长在强调他的话,他已经在以一个武警战士的职责在要求陈开了。当高班长教新来的武警战士陈开整理一下内务后,就看了看房子里的另外三个新战士,看到:他们都坐在床上,几个老兵在和他们简绍武警部队的生活和训练。
高班长觉得这些新兵坐了几天的火车,也累了,自己不要太多话了,还是让他们好好休息,明后天再说。就和陈开下到地上。说:
“新兵同志们,从今天起,你们就到了武警34分队了。从明天起,早晨七点起床,七点半一起洗漱完毕,到饭堂吃饭,八点到前面的操场集合,我们将对每一个新战士进行军容、军纪、队列训练等;晚上,在营房是休息,十点半是上床睡觉。明白吗?”
“明白。”四个新战士回答。只能是班长宣布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好。今天就到这里,我明天早晨来喊大家。”
“是,班长。”
然后,高班长就出去了。他出去后,房里的九个新老战士就主动地找不认识的战友说话。

     陈开还在一种,第一天置身在虽然陌生而并没有感到真的陌生的环境里,他感到高班长人多好的,没有官架子,他也想到了在来的门口,看到的连长黄越东和一排长陈松都没有架子。他觉得自己能和他们在一起,以后,一定不会受到很多的气,所以,他感到心里多温和的。一个老战士,在他过来些的一张床坐下。老战士长得中等身材、黑黑的脸团。另外一个长得矮壮的战士也走到陈开的跟前。
“你好,我叫赵正。”
陈开看到一米七的有24岁赵正非常随和来找自己说话,就从坐着的别的床旁站起来。
然后,在他身边长得矮壮的24岁的战士,一说话就知道是四川人。“我叫周搏,我是四川宜宾人。来这里当了两年的兵了。”听到全国出名的四川话,陈开打算自我简绍:
是四川宜宾人的赵春就主动伸出手,我了握陈开的手。这以后,大家是战友了,请多帮忙哈(哈,四川话里的语气词)
“我叫陈开,是河南洛阳农村人。你请你们多帮助我。”
“没说的,“周搏说。
然后,他们又聊了很久。看来,也成了合得来的战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10: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警战士陈开(二)
      

       武警战士们在营房里非常兴奋高兴,还有因为来了新战士使一直冷清的、只有四个老兵的一班营房,充满了热闹的人气而大家聊谈到了歇灯哨吹响。
高班长就走进来说:
“新兵同志们,你们听到的歇灯哨就是睡觉了。嗯,大家开始睡觉吧。”
“是,班长。”战士们回应。
然后,高班长就看到他们有上到上床,有几步走到下床,脱军衣和军裤等,就上了床躺下,把帆布绿的铺盖盖在自己身上。高班长为每一个新战士盖好铺盖(老战士就算了),完了后,如一个操心的兄长般才走到门边,把一片非常洁白的墙上的电灯关了。才关门出来……
    19岁的武警战士陈开,亲自感受到了高班长在先为他过来一张的床上新兵盖好了铺盖,就两步走到他床前,仿佛是一次做完似的,到了他床边。他看到了背对黄灯光,胸前一片黑明明的,同样,高班长显得黑亮亮的方脸温和的神态,
高班长如一个和蔼的大哥哥,就伸出双手跟陈开盖上厚厚的褐绿色棉被。
陈开感到自己刚脱了衣裤,被盖上了厚厚棉被的一片冰冷的感觉。
“陈开,睡吧。明天早晨我来喊你们。”
“嗯,班长。”
然后,高班长就走了。
      从第二天起,包括陈开和才来的新兵被喊到了别处的武警训练场地,开始专门的新兵训练,这跟解放军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差不多,只是不是三个月,而是40多天到70多天。陈开满心希望,并以积极的热情和新兵进行训练,尽管又累又身子酸痛,他还是非坚持下来了。40多天过去了,他们以勤奋坚定的意志通过了武警部队非常严格的训练成了一名真正的武警战士,才光荣地佩戴上了领章、帽徽。陈开还很高兴地去了郑州城,照了一张刚当上真正的武警战士的像,准备过后寄回农村的家里,让自己的爸爸妈妈看看为自己高兴。他想自己的父母不是希望他到部队上有出息吗?这看了,一定会为自己高兴的。
       一天后,他和原来的三个战士依然回到了一排长陈松管理下的一班。高班长看到经过40天的训练成了一名武警战士的他们回来了,真是太高兴了!他以为新兵训练结束后,陈开他们被分到别的武警连排。
……
      陈开还是愿意再回到连长和陈排长那里,还有班长。他觉得他们人好,认为在他们教导下,自己会有不错的进步。
从一晚上到睡觉,陈开都多愉快兴奋的!和班里的老战士说话,他觉得自己和他们相处不错,就是一个老兵,老实,话不多,陈开觉得他是这样的人。
他想,我还是找他多聊,我就不信,他老不说话。
后来,听到了熄灯哨。他就脱了衣服、裤子,就爬到老兵的上床。在一股兴奋的思绪里,渐渐地陈开睡了。
    第二天早晨,在梦里畅游的陈开,也在梦里听到了起床号。
他还在做梦。这时,在他下床的老兵刘家声就起来了,他一般话少。如果有战友来和自己说话,他就说。而他,心底厚道、老实。他较快就坐在床上,穿军裤,看到了上床的陈开还呼呼地大睡,两手放在肚皮上,一张温淳的圆脸还白红红的,睡的非常惬意,好像在自己家里星期天睡懒觉似的。
话少的老武警战士刘家声觉得还是把陈开唤醒。就伸手,把放在自己肚皮上的陈开的手推了推说:“小陈,快起来。起床号吹了。”
睡得安逸的陈开才被人叫醒般睁开眼。他才觉得起床号一吹,一下爬起来。自己已经不是新兵了,他想。可是他似乎觉得自己还是新兵。
“小陈,快穿衣服。“刘家声又说一下。
“嗯。”
这句话算是回答。
这时,刘家声看到小陈起来了,才继续穿军服等。由于不是集合,一班的宿色里,战士们没有这样慌。
已经成为非常光荣的人民武警战士的陈开,不再有刚来时还想多睡的秉性了。他马上就坐起来,不管自己还是睡意正浓的样子,他甩甩头,让自己马上清醒,后才非常快都穿起军衣,下穿军裤;这时,有些老兵起来了。他注意到:赵正在帮新战士叠被子,而非常诚实的严家树也主动过来为自己叠被子。
他看到陈开在做,就马上把那边的被子摆齐,非常娴熟地几下跟陈开叠好了被子。
说:“陈开,去洗脸。”
话少的、总是在这一句后,闫家树就走到挂有每一个战士白色毛巾的窗边旁,为小陈取下毛巾,也拿自己的,就走过来,交到陈开手里,说:“走,洗脸去。”
这时,已经有战士和老兵拿上自己毛巾去隔壁房里去洗脸、漱口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