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29
查看
4
回复

回家过年

[复制链接]

楼主: 繁昌杨四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1-6 20: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家过年是出外人绕不开的事。第一片雪花飘落的时候,那是老家发来的信息,腊月二十三撕下的那张日历纸是写着亲人盼归的家书。
出外人的归心从这天就痒起来,急起来,像渐密的雨,像紧敲的鼓。仿佛一闭眼就能看到亲人们隔山隔水的盼望,就能闻到故乡那熟悉而又亲切的年味。平日里散淡被丢到了一边,脚步勤了,精神头足了,脾气却是出奇的好。在公交车上见到一个卖玩具的人,面不生,常在车上碰见,也常见他为五毛一块的车票和卖票的争得脸红脖子粗。他这时手里拿着玩具吸住一个小姑娘的馋馋的眼光,这小本小利的生意人一边把玩具送给了小姑娘一边得意地说“送给你送给你全部送给你,不要钱,东西不卖了,我下午就回家过年了。他笑得比小姑娘开心。
回家的路还是来时的路,回去的感觉是两样的。整洁的新衣头天晚上就穿上,乱乱的头发还得去发廊打理一番。家里没指望你外出拼死拼活地挣出十万八千,这样光鲜整洁的样子让他们看着心里舒坦。
回家的日子是早就定好的,多数是年三十下午出发,一是为多辛苦一天就有多一天的收成,二是为路上宽松,挣了钱的早就回家了,在我们汗流浃背赶路的时候,他们正在老家喝茶抽烟侃大山。有时也会失算,那年和妻子背锣挎鼓奔到火车站,人特别多。人家窗口只有一张余票,我们拿了一张票立马糊涂了,一张票两个人怎么回家?一惯凶神恶煞的服务员那天紧绷的脸温婉了,给了我一张月台票说,你先进站,上了车再补票。这样的巧妙的方法化解了我一脸懵懂,横在回家路上的喜马拉雅立马消融。那个服务员长什么样早忘了,甚至是男是女也模糊了。只记得天寒地冻里那句话暖暖的。
当然还有一条水路可走,是坐船的线路。上海开重庆的客轮。船舱是满满的,满满的行李,满满的南腔北调和一张张装满兴奋的脸。船上电视正放着的春晚怎么也撩不起我的兴趣。那一夜怎么也睡不着,索性上甲板去吹吹江风,江面仍有零星船只来来往往,想必心中最柔软的牵挂这时让他们已把油门拉大。黑黢黢的江水呼呼地东流,两岸熣灿的焰火不断地升腾怒放,然而,这一切和我无关。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白居易的这首诗用在这里应该是最贴切不过的。
这条路就这样慢慢地走熟了,却又走生了。硬是把自已贴上“客边人”标签安顿在异地他乡。年,有时“那边”过,有时就在这边过,有时走出去过。
同乡建了个群,有事没事聊上几句。最近聊得多得是回家的日期行程,一同乡说家里老人都走了,家没人了,过年不回去,明年清明再回去。大家顿时无语,出门人懂得其中的心酸。
回家过年在年轻时是一桩美事,有期待,有快乐,有温暖,而今一颗飘泊的心却无处安放,回头望去,尽是一路沧桑。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0: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时间没来了,一看,朋友们都还在坚守着。心里突然就软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0:5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时间没来了,一看,朋友们都还在坚守着。心里突然就软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