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82
查看
0
回复

生命的绝唱—狗尾草

[复制链接]

楼主: 綄溪女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0: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的绝唱—狗尾草
文/黄明珠
因为拆迁,原是繁华的老城南门口,废墟众横,暗水潜流,阳光充分普照着每一个角落。几年里,也滋养出一种很好的植物——狗尾巴草,势头一年比一年好。只要没有足迹踏过的地方,它长得很舒畅,从春光微暖的芽尖,到这金秋枯黄的狗尾巴样,极顶端的生命绝唱。只要有空间、有阳光、有足够的时间,就不会辜负心心念念的天空。不管是瘦小还是健壮,细枝柔骨定能经受住风吹雨打,从而去完成生命的洗礼,站立成狗尾巴花的模样。一株小草的历练,秋草黄里吹响着一支无言的歌。
近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建筑工地里高高的铁皮护栏,在封闭了漫长的时间后被打开。一眼望去,一只只狗尾巴花,在风里摇曳多姿,自然的枯黄色靓瞎了蔚蓝的天空。当我们关注着梧桐落叶雨敲西窗时;当我们追随枫红染秋山水相连的壮丽时;当我们听着石瘦崖枯的浅吟时,可曾读懂一首短短的诗?也许你还来不及读懂,狗尾巴草就化作轻泥潜入岁月无痕。
狗尾巴花的枯黄,狗尾巴草的柔骨纤弱,竟然在旋转的光束里,完成了至死不渝的对生命执着的爱恋。从春走到秋,不说壮观但也不少奇观。
草色入帘青,遥看近却无,春天里是放牧的日子,泛着嫩色的细草芽尖,是牛羊最肥壮的日子,是鸡鸭鹅添欢生膘的时光。草丛里、池塘边,禽类畜们,甩着尾巴撅着肥臀,吱吱嘎嘎养精蓄锐。牧歌清脆,虫声新透,鸟雀啁啾,交响着大自然的春之舞曲。
这细草芽尖,是大自然对人类最平凡的给予,受之无谓弃之无悔。当它落根田地里,就会与农作物平分秋色而影响庄稼的成长。斩草除根,除草剂是农业家斗智斗勇的绝门武器,它的发明把草扼杀的不留片痕。一旦庄稼荒芜了,草就喧宾夺主畅想自由的天空。
到了秋天,废墟上,野地里,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能看见丛丛的狗尾巴花,矮小瘦弱,高大肥硕,或弯钩或昂立,一番风景,一首首短小精悍的诗,在漫长的时间里,被推敲而提炼。美,富于哲理!
那青翠的瘦弱,这枯黄的凝练,是苍茫宇宙无言的生命,在经过岁月洗练后,对世界最为成功的表达。
因为成长因为经历,狗尾巴花一直让我回想着童真的日子,感悟着渐行渐远的怀念。也向往着趋于安静的精神家园,去安放自己贫瘠的生命。
我曾经在《疯狂之夏》里,把细枝柔骨,弱不禁风模样的狗尾草,比作女人,比作江南的女人。柔弱一生,经受风吹雨打,只要有阳光有足够的空间有足够的时间,定能站立成自己的俏模样,在金秋的阳光下风姿绰约。这何不像女人的一生,柔弱而勇敢地活着自己的模样。
我曾经赋诗《狗尾巴草赋》,打趣着自己的情怀。

穷尽一生秋草黄,柔枝碎叶碾成霜。
怜由春柳欺天霸,恨不青荷个性张。
狗尾续貂何以是,麦锋带刺不擢芒。
年年垄上回眸望,难觅知音坐雅堂。


下班的路上,看着废墟地里枯黄摇曳的狗尾巴花,觉得有着一种知遇感,欣喜地采了一把带回了家。晚上逛街,在面包店门口,看到那个熟悉的卖花男孩立在冷风里,习惯性地走过去看看。车上有薰衣草干花,买了一把宝蓝色的,回家配上我的狗尾巴花,插在花瓶里效果不错。拍了照片,晒在朋友圈里,赢得了朋友们的赞许。爱好摄影艺术的头头君也夸好看,不忘博取老妈我的欢心。
简单的生命,简单的日子,简单的狗尾巴花,给了我们简单美丽的生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