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789
查看
0
回复

南京大屠杀 一日本皇叔朝香宫鸠彦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2-20 11: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正是南京保卫战的近第三天。此时在南京城14道城门边,中国军队和凶悍、恶毒的日本侵略者还在进行着残酷的战斗。不久前,被日本大本营任命的陆军中将朝香宫鸠彦来到了南京。他的使命并不是要真正去参加指挥作战,而是等着如果南京被攻占后,进行的一些社会治安环境的处理。他是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五日到的南京。这个对自己侄儿日本天皇裕仁提倡的大东亚圣战,首先是征服中国并长期统治中国,后霸占亚洲和全世界的宏伟蓝图心领神会,同时,他是在日本皇族中,极力推动日本向外扩张,先占领中国,对中国军政和那里的人民采取全面扼杀的心如铁石的、歹毒的强势代表人之一。
      此时是十二月十二日黄昏。坐在日军前线指挥部单独一间帐篷里的日本皇叔朝香宫鸠彦近40岁,他只有一米六六之间,两个尖尖的颧骨,看上去冷酷而强悍的小眼睛,随时随地显得强势的神情和带有日本皇族的气质,使他与众不凡。自从在三天前,就是十二月十日在早晨八点半开始的日本侵略者对南京城进行总攻以来,接近三天了,他关心前线的六万日军对守城的十万多点的中国国军的进攻情况,但是,在他心里面,主要关心的是:日军什么时候成功攻占南京城?可是,在日军的进攻中,比如:昨天,听说在十二月十一日14点到16点间,负责指挥南京中华门战斗的第六师团的师团长谷寿夫,指挥鬼子和坚守中华门的中国军队进行了三次令人感到可怕的、胆颤无比的白刃战,其结果都是日本鬼子被杀退。谷寿夫被中国军人的坚韧不拔的斗志震撼了。他几乎绝望,要剖腹自杀。但是,朝香宫鸠彦只是听手下说了,对此显得淡薄,好像这事根本就不能提起他的兴趣。他主要感兴趣或最需要做的是:组织指挥对中国军民进行无情的灭杀!
,这时,他坐在身旁是白色帐篷的四方布窗下的一把软椅子上,在布窗外是中华门外的荒地坝,再远往南就是南京城外附近带有寒冷冬日气息的山岳,而在他正前面较远的南京城下,在不久前,还进行了中国军队和日军进行了近三天三夜的守与攻的猛战。现在,接近黄昏的阴灰色天气,依然皱着脸。有时一些冷得浸皮肤的风吹了进来,使他微微抖了一下,他就把厚呢子大衣裹紧自己体态丰润的身子。然后,他就看着远处在打了近三天三夜的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在包括中华门和南京的十四道城门边的激战情景(尽管现在没有了),但是那种枪声急急,还看到有日军的飞机、大炮,在附近不远处向本来十分坚固的,从明朝开始修建的南京城墙轰击的情景,以及两军在城门边的残酷争夺,始终出现一个非常肯定的现实:日军没有攻下南京城。他又回想起第一、二天看到的日军用像群狼般战术气势恶攻的中华门战斗令他是多么愉悦,而现在没有战斗的声响了,就仿佛处于大雨落了很久,不经意间大雨停下了似的。他才好像觉得中华门从下午16点就没有看见有战争状况了。他迷惑?
这时,他把如水蛭般的萝卜脸转回来,把背靠在非常舒适的胶椅子上,继续修生养性。几秒钟后,走进来一个副官。“报告阁下!”
“战况有什么进展吗?”朝香宫总是也这样,关心战争的口气问。
“阁下(这些日军军官都知道他是皇叔),据情报,支那军人开始放弃阵地,纷纷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就意识到或明白,为什么前面的中华门是一片安静的原因了?为什么没有出现再打仗的征兆?
哦,他想道:原来支那军队跑了。如果不跑,为什么不再坚持?
想到这里,朝香宫非常清楚(在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之前,他们对中国的军政国情进行了深沉的了解,可以说了如指掌):以蒋介石为主的中国军队,一向各顾各的,相互吃掉对方;还有,年轻时的蒋介石在日本军校学习时,被对华有侵略野心的日方人员进行了特意的观察。后,日本的军政人物处于对以后的中国有侵略野心的图谋,认为蒋介石外强中干,性格乖张,不是一个意志刚强的人,这就跟日本军政人物一个感觉:蒋介石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物。他们(日本)将在未来对贫穷落后的中国进行盘剥时,有望从蒋介石那里获得侵略方便。根据日方特高课收集的关于中国国民党高层的情报,蒋介石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当作必须要优先除掉的对象。当日军对中国的东北三省进行侵略时,蒋介石让张学良不抵抗,对日本军队采取的是妥协退让的政策,致使日本侵略者非常轻易地占领了东北。后来在西安,蒋介石才被张学良杨虎城通过周恩来副主席的精明指导逼为抗战。但是,现在,他关心的是怎样踏进南京,怎样尽快启动他擅长的、热衷于做的,做得非常拿手的事一一一屠杀。只有这,能激起他强烈兴致。他最喜欢看到或最热衷于希望一一一有无数的中国军人、平民被像鸡鸭般被宰杀掉的快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他这个极力推动侵略中国政策的强硬人物的满足感。

由此,擅长搞大屠杀的朝香宫鸠彦赶快意识到:该是发布屠杀南京军民的指令的时候了。
对呀,我不能忘了向下面各部队的主要指挥官发出斩杀支那军民的命令了。想到这里,朝香宫就对副官说:“等一下。”
“阁下,有什么事吗?”
朝香宫就走到靠近帐篷边的桌子旁胶椅上坐下来,在一张抬头有绝密的纸上,再抬头写上“阅后即烧掉”的字样。然后就在纸上写上下面的屠杀命令:


                                   杀光所有的支那军人、支那平民,老少不论。


写完后。他又连续写了多张,因为,屠杀这样的事,在南京城里有百多万的军民,需要由大量的日军部队来干。他就把写好的多张这样的屠杀命令,分开装进多个文件袋里封好,写上名字,就拿过来交到副官手里说:“三船副官,你派人把这些命令送到各部队负责的长官手里。”
“嗨。”
然后,三船副官就走出他的帐篷,派出手下的鬼子传令兵到南京城边的各个部队的主要负责人那里去了。
      天,渐渐黑近了。日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长得眼睛不大,方长白净的脸,显得温静,而内心邪恶、性情歹毒如蛇的56岁的中岛今朝吾正在中华门的外边。这时,一个传令兵匆匆走来了。
“厚鼓鼓(日语报告。)”
长得非常健壮的中岛师团长,听到了有人喊,就转过身来,这个传令兵把文件袋交跟他,就离开了。中岛师团长看到了命令,他明白是朝香宫的指令,就是说这相当于是日本天皇裕仁的意思。他走到一断墙侧边,拿出火柴背着人烧掉,毫无疑问,他已经意识到屠杀战俘和平民是违反人类道德的严重罪行。他想道:就要在日本控制下的南京城里,来一场斩杀所有支那军民的大运动了,这是大好事,我早就在期盼它到来,哦,这太辉煌了!什么日内瓦不许杀战俘的公约,去他妈的蛋!想来束缚我的手脚,滚开!(这一句来自描写南京保卫战、大屠杀的长篇小说《江城》)。想到这里,他马上对身边的部下说:“召集所有官兵开会。”
“嗨!”
……
      过不了十多钟,在中华门外边的宽大地坝上,站满了一张张脸俱疲、十分憔悴的人面兽心、凶毒的日本鬼子,在几乎暗黑的荒地上,排好了队,一横片。一会儿,中岛师团长出现了。他站在一个弹药箱上,发表进攻南京城的重要讲话。他有一种拿破仑攻破奥斯特里茨的豪迈心情。
“我大日本最了不起的、最优秀的勇士们,我知道,你们这几天来打仗太累了。想起你们为了天皇规划的大东亚圣战,为天皇陛下征服亚洲的宏伟蓝图而和下贱的支那军队血战,有多少的天皇最忠诚出色的军人玉碎了,”他说到这里,略停一下,就看看下面的一横片望着他的一个个神情疲弱、一身灰渣,散发出野性和歹毒气质来的部下,又继续说,“这都是那些支那军人跟你们造成的。本来你们中的一些多好的勇士是不应该牺牲的,你们完全可以非常优越地战无不胜地攻下中华门,这下,必须要在一种艰苦的努力下打下南京城了。”

下面的日本鬼子们听了他的话,马上就有人认为:南京城是他们战胜了中国军队而攻进城去的,但是,事实是国军自己撤离了南京城,让鬼子获得了便宜。
中岛师团长在一番安慰的话后,他已经在此前,就是朝香宫鸠彦刚来南京的一次在他包括第十军司令官柳生平助、谷寿夫、中岛今朝吾他本人等日军高级将领开会时,就发出指示:攻下南京城后,杀光所有的支那人,老少不论。
日本侵略者高层是最擅长在自己势力强大的时期,对自己对手干出和干绝他们想到的、或想不到的一切罪恶的。
在发言中,心里涌起即刻到城里,见一个中国军人就打死,遇一个中国人就杀的强烈念头,顿时撩得中岛师团长讲不下去了,他不想在那里再废口舌了,他干脆当场张口宣布:“ 你们,我的大日本勇士们,快攻进南京城去,把你们在支那军人身上受到的伤痛、苦闷、怨恨都通通发泄出来吧,你们是自由的,想干什么就纵情地去做,那就是把你们看到的,见到的所有支那军民一个不留杀个干净,老少不论!”
于是,站在他四周的日本鬼子一下疯狂了。马上就对关闭的中华门拼命推倒,还有从几个被打烂的城墙下的窟窿里冲进南京城(此前的两个小时,这里有中国军队守着。被中国军人在城墙边进行的白刃战杀怕了鬼子不敢进去。这时,知道了中国军人已经撤走才这样猖狂)
那么,为什么日本侵略者是这样的歹毒无耻?这个国家,在上个朝代十九世纪有一个武士道的传统精神。在日本历史上,有些强悍、恶毒的占有欲望强的日本男人,在关乎自己利益的帮派斗争中,不惜一切手段,置对手为死地。往往是凶恶的一方,人多歹毒一派占尽优势,只要满足了这个条件,就会把弱势的一方置于死地才罢手。还有,日本男人都有集体作恶的特性。他们不管什么是对的,正确的,有没有道理,只要自己的领头人下了命令,不管对手是正义的一方,坚决无情地杀灭对手。

这就是典型武士道精神。它被日本军政人物推广到日本军队里,想利用野蛮而严厉的武士道手段达到占领中国、亚洲、全世界的目。在这一精神的深深影响下,此时,即将占领南京的日本侵略者就是满脑袋这样的理念和狂妄意志。他们是不会放过报复、震慑南京人民的机会的,从而用恶毒、残暴的方式达到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仿佛以为,只有他们才会杀人,人家都是断手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