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82
查看
0
回复

南京大屠杀 五国军连长刘俊义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7-13 10: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到刘连长走过去了,徐凯觉得尽管刚才连长喊骂几句,他觉得连长的话仿佛在他们在的当时说了,他还是感到了自己连长的严厉。
他有些发憷。他想到要是自己不注意违反了纪律,连长会怎样对待自己呢?
他默然了。就有些把背对着发冷的墙垛,此时,两边都有个别战士较大的聊谈声。高高的城墙外的荒地是那样清静,那条在东边山脚下的泛着土褐色的小路还是空荡荡的,见不到一个鬼子的影子。徐凯眨了眨眼,站了二十多分钟,他又听到别的战士在聊。在这些时而大声些时而又小声的聊谈声中,他忽地听到有人短促喊了一声:“日本鬼子来了!”
徐凯和彭四全当兵来,在这里有两个月了,只是听说过日本鬼子,自己还从来未看到过。两新战士都非常惊讶好奇地把背对着的城墙外的身子转过来,看到在光华门的城墙外的空旷荒地上,有密密麻麻的日本鬼子,矮矮个个的,人影晃动,由于身着浅黄色的军衣裤,一色的浅黄;他们端着上了尖细铁条般锋利的刺刀的步枪(这种方式极有可能在遇到和对手打仗时,好又射击更灵活地刺杀对手的用意),在快快跑动着的自己同伴的背后、身前、身边、军帽侧等视角里,很多刺刀混夹在一大片的鬼子群里,在阴灰色的天色里,不时发出耸动而凌厉的白色亮光,令人不寒而栗!徐凯从城墙上看下去:这些白色刺刀在如浪涛滚涌般的鬼子攻击队形和一大片浑黄里,夹闪着如星条般的白光。日本侵略者凶神恶煞地,充满了歹毒、恶毒、狂毒的杀气朝着光华门进行攻击。
徐凯和彭四全都看到了日本鬼子,原来是这样。
似乎没有更多的感觉。当时,徐凯明显感到了,站在他两边的老兵脸上马上变得凝重起来,仿佛有什么使他们心里发堵,这能让人感受到已经和鬼子打过仗的老兵们对于鬼子的攻击是嫉恶如仇的。
这时,刘连长从西边的城墙(刚才他是在检查了自己部下的装备后到的那边)从那边站了一长排的自己战士身后,匆匆过来。现在,鬼子进攻了,此前所有的事被打仗打鬼子的重大事占到了第一位。刘连长脸色非常坚毅,根本不慌,在以他惯有打仗方式做自己的打仗工作,仿佛知道怎样对付鬼子。此时,徐凯才想起自己的二排长王仁杰说的:他们部队是从淞沪会战中和鬼子打过仗的。他们这批新兵是没有磨合就根据上司的命令和老兵组成的一个连。
刘连长从他们身后匆匆过去,徐凯只看到他依然坚毅而平静如常的方脸一晃,就从自己背后过去了。他看到了刘连长非常英武、壮实有力的身子,觉得自己连长、营长能对付鬼子的,也感到了一种即将来临的如大暴雨般的战斗,也深深感觉到死神在默然地降临,自己离死不远了。

到鬼子开始进攻,就如看到了朝自己非常安静的家门口有跑近的野狼,刘连长如一个胸有成竹的猎人往门边一挺般到了光华门正门顶上在这里的高营长等指挥官侧边。
“营长,鬼子进攻了。”
“嗯。”
高营长仅仅是用鼻音嗯了一声,没有一丝的发慌,好像看到日本鬼子就有一种:你鬼子来了,老子照打不误。
他们都看见了在越来越近的鬼子。
高营长喊道:“兄弟们,把枪抬起!”
徐凯在这边,非常清楚地听到营长有力地而简短喊出这一句。马上感到:真正的战斗又近一层了。他情不自禁地眉毛往上一挤,心里颤动一下,有一种来自心里的压抑感:他感到心在跳,仿佛在狭隘的胸腔里抖跳。这时他注意到自己二排长王仁杰和一排长就到了一二排中间,看来,两排长对自己默契的配合跟接下来的战斗会带来利于我军的战事。
     此时,有五六百个鬼子非常凶悍在几个中队长呆在远远的荒地上的指挥下,朝光华门猛攻,仿佛是对着一个孤立的城堡作针对性的心火飞旺的攻击。
渐渐地就要到了。突然,在城墙上的中国军队开枪了。顿时,急急的枪声响起,仿佛在城墙的本体引发的。这声响又大又急,子弹从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纷乱般急急射下来。
有多个鬼子跑在最前面,很想获得头功,好获得日本天皇的奖赏,被中国军人打倒到死。
   日军中队长村上建一,一个凶恶的、小眼睛,身如长桶,31岁。他看到前面的多个部下被打死,并看到:从城楼上由国军积极如倾盆大雨般迅猛射来的枪弹,把他的部下跟烈风刮倒麦子般,一下就打下一大片。他着急,但是,他就站在那里,叫喊两次:杀格格。他想激励自己部下勇往直前,攻破中国军队的所据守的城门,但在,在叫喊后,他自己不向前迈出一步,他想道:村上,村上,前面危险。只要到了支那军人的眼皮下,就被打死。等他们(他指的是自己的日军士兵)去死,为天皇而死不是他们希望的吗?我是绝不能做的,就算为天皇死,他能看到吗?能听到吗?少去迷信天皇,嗯,一定要活着。
想到这里,村上对于自己有这点想法一点都不汗颜,他想自己一定不能靠近中国军人射出的子弹的范围内。
他是恨不得一人飞上城楼,把上面的中国军人活活地刺死,但是攻击由他人做,他只是挥挥手就行了。
马上,他又喊道:“快快,向支那军人射击!”
于是,有多个鬼子趴在地上,有蹲着朝城楼上中国军人射击,而更多是迫不及待地攻上去了,还有趴在地上开枪的。
这时,如急急的雨声一样的枪弹,在待在城墙上的中国军人和光华门下众多日本侵略者之间上下对射着。日本侵略者极力想拿下中国军队,中国军人却在愤然坚毅地打击着凶残的日本侵略者。
日军士兵中野信、丹波一郎、屋美俊二在村上中队长的喊声里,不得不跑上前。
25岁的老兵丹波一郎,苹果脸,和两个同伴看到前面主要是城楼上,打下来的子弹要近了。
他喊了一声:“趴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