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77
查看
0
回复

特高课在仓阳七特高课长加藤刚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8-26 09: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一看:鬼子在库房大门边站住。他转过脸,用低语般的声音对李副队长压低声音说:
“看来不得行。”
“那我们怎么办?”
肖队长没有说,他略低一下在黑乎乎夜色里的明亮清秀的眼睛。觉得:只有再等时机,看情况。
“等一下,不要急!”
“是。”
两人就在墙侧面的阴黑部分等着。都等了很久,肖队长就觉得还是看一下。就把脸小心地、慢慢地伸出侧墙些,还是看见那个两个鬼子站那里一动不动。就摇摇头,转回脸,看到:李副队长在黑暗里发亮的眼睛。
“还是这样。”
“哎!”李副队长无奈地轻轻吐了口气。两人就只好在那里等着。
肖队长和李副队长就呆在墙的侧面。这时,他俩的前边地上,是一片亮晃晃的光亮。这些光亮还投射在他俩脸紧依黑阴阴的侧墙上。他俩都知道:侧墙东面是站有两个鬼子兵的弹药库的大门,当然紧张了。他(肖队长)背紧靠着冷的墙,专注地听着。这是,他听到了脚步声,好像有些慢悠悠的。他紧急思索:
是不是鬼子过来了,他们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吗,要是这样,他们就会搜寻,看来,要做好准备,干掉这两个守军火库的鬼子。想到这里,肖队长又听,觉得好像脚步声又回转去。他就把脸略伸出侧墙,看见一个鬼子已经慢慢地走回去。非常大胆的肖队长,就立刻出墙,握着驳壳枪,跟在鬼子的背后,他感到:这应该是机会。在做出这样的动作时,感觉到这是难得机会。就弯腰沿着往大门口清闲地走回去的鬼子背后拖长的一束长长黑影较快地跟上去。他也不怕,他跟着这个鬼子的背后,渐渐要到还站在门边的另一个鬼子。
而这个鬼子看见同伴的身后有人。就大喊:“村上君,你的后面有人!”
肖队长听到了声音,可他听不董日语。就看见鬼子转过脸,两人顿时面对面;那个站在门边的鬼子就立刻向肖队长跑过来。
顿时,两人冲突起来。门边的鬼子也跑过来。被压在鬼子身下的肖队长知道不能开枪,又看到一个鬼子立刻跑到他倒地的脸边,举起刺刀,企图往他脸刺下来。
   肖队长立刻把脸往里一侧,刺刀就插在了他的头边地上。肖队长魂都快没有了。他知道,对方还要来第二次。利用这一机会,他又一次看到了刺刀往上被举起的刀尖,就使出浑身力气,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鬼子猛力往自己的脸拖过来,就在这短短一秒内,听到了鬼子惨叫一声,肖队长几乎吓晕了!他微抬起头,看见刺刀,从压在自己身上鬼子的鼻梁上,穿出来。也看到带血的暗明明刀尖上的温热的血,滴在自己脖子上。
一度作为八路军连长的他,紧急利用这一时间,再次把鬼子往外一推,把惊愣意外的鬼子、或者没有做出反应的站在他肩膀边的鬼子推倒在地。
肖队长就立刻扑上去,用驳壳枪的枪柄猛砸死了另一个恶毒想刺死他的鬼子。
就跑到墙边:“可以了,快来!”
然后,一直伏在烂土堆旁的十多个队员看到自己队长在军库门口边招呼了一下,就都起身向军火库跑去。
他们跑到了自己队长身边。关心地问:
“队长,你受伤没有?”
“我已经解决了他们。”肖队长还在喘气欣慰说,他刚才又经历了一次可怕的死亡。
“队长,你真厉害!“一个队员夸道。
“你脸上还有血。”
忠勇的肖队长说:“不要紧。”
然后,他就说,还诙谐说:“鬼子还等着跟我们发枪呢。”
然后,他们就离开军火库里了……
     加藤刚知道了这一情况,他并没有说什么。还有,这时,雷向明也在场。而他听到的是:来自加藤刚和小林副官在谈家常。
“小林君,你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加藤刚问。
“不好。”
“怎么不好?”
“我一想到咱们大日本帝国的势头不好,就心烦。我听说:太平洋中途岛之战,我军败跟了美国。还有,在支那战场也被打败……”
“你不要忘了,我们的事业会更强大的!”加藤刚打断他。
他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致,尽管他知道日本有
失败的可能。对雷向明一个人坐在靠近白色墙边的褐红色沙发上,也不和他们聊天。加藤刚就走过去。他这时,心里出现了一个主意,想试探雷向明。他觉得应该把昨晚的位于城西的军火库被盗一事说出来,看雷向明的态度。
“雷桑,昨晚上,位于城西的军火库被盗了。”
在抽烟的雷向明知道是自己同志做的,他没有说话,就还是抽他的烟。
“我没有想到,那些土匪太猖狂了。”加藤刚说,他把手放在他小肚皮下,用一种轻松的神态说。他在说时,仿佛眼睛在看着别的什么,可他总是看着、盯着他觉得言行谨慎的、少语的雷向明,想从旁人那里获得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是呀。”雷向明顺着他说。
加藤刚做起一副多闲逸、随和的样子,抬起他斯文的长脸,略往前,伸出一些,进一步问:
“你看,是哪些人干的 ?”他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
“雷桑,你可以随便说。”他鼓励雷向明。
他想从我这里获得进一步的信息,你严防中国人,我就严防你小鬼子。雷向明在心里想到。他没有说,就沉默了。
“你不要想这么多,我只是跟你聊聊。”加藤说。他想打消对方的兼备心理。
“这么大的城市,黑帮又多,比如,青龙帮。。。。。。”
加藤刚没有兴致听这些,他只想听这件事和地下党有无关联。看了一下雷向明淡淡的脸,直接点题:“你看是不是共产党干的?”
“有可能。”雷向明感到他在有些说这个话题,就这样说。
“你觉得是吗?”加藤不动声色问。
“这个城里的共党干的。”
“你知道是谁干得呢?”
“加藤课长,你这么绝顶聪明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当加藤刚把问题引向实处,雷向明知道:他想从自己的嘴里进行套供。试图让他在放松警惕时,说出是那个共产党干的。
加藤知道这种问话,这样的结果。就是说,话点明了,就失去意义了。然后,他又回脸走到松阪的跟前谈别的。
“松阪副官,我听说今天晚上光明剧院有电影。”
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松阪副官,就站起来,走过来说:
“是呀。”
“我很久都没有看电影了,说是美国电影。”加藤刚一下多有兴致,感觉他是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又问:“什么电影”
“说是美国电影《出水芙蓉》。”
“雷桑,我们晚上去看。”
“哎呀,我不喜欢看这些。”
这后,雷向明就走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