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2
查看
0
回复

特高课在仓阳十四冬日的山野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6 09: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何,你不知道,只有回到山里,我才敢真正的放松。”肖刚边说,边走心情爽朗了!仿佛脱离了一个使他整天整夜又危险的区域。
“是呀,在城里,还要过紧张害怕的日子,还要被日本鬼子抓捕,一个平常的人是无法呆下去的!”何宝声感慨道。
“老何,你不是在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过了十四年吗?”
“我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在担惊受怕中坚持斗争的。”
“我来两年了,也经历了这样的日子,五天前,差点死于日本人的手里。”肖刚说。觉得自己被惊吓一场。
“不过,还是李副队长阻挡了敌人,才保存我们地下党没有被日本人消灭完。”
“是呀,真的要感谢李副队长。”
两人都觉得多幸运的!就沉默地向前走着。过一会,肖刚说:“还是在八路军的根据地里的战斗生活好,要打仗就打,要战死就死,大家团结在一起,多友爱的!就是过的清苦。”
“那你这次回到八路军里,就不去了。”何宝声笑肖刚。
“你又笑我。”肖刚笑了下,抬起他非常清朗的脸。
之后,他们就向前面走去……
“到了,你看!”肖刚说。右手抬起来往山下一指。
      肖刚和何宝声走了大半天,到下午16点,累得脚腰酸痛,过了一座满山都发干的树子,四周一片清静和谐的、那种远离城市如几百年感觉的矮山上边,看到了:位于山脚那边较平的一大片平地上有一个大村。村子下边有一条清悠悠的小河。能看到一条村道伸进了有四五颗柳树下的一些错落的村民的草房间;还有过去的是几间明显高出就近发黄的茅草房,再过去是:略高出些的房翼有些翘的灰色大瓦房,还有就是在古旧的村子后面那忽高忽低些的土灰色山岩和像波浪般的山顶,还有,在小河河岸上有一大块土色又宽的地坝。这时,正有八路军战士在地坝上进行匍匐训练,还有在这些匍匐训练战士一边,侧站着一排,面对西侧,在举枪练习的十二个八路军战士等。
何宝声看到八路军根据地是这样简单的村子,简陋的训练场地。他想道:这就是能打败日本鬼子的八路军吗?
肖刚离开八路军部队两年了,现在又回到了有两年没有见的苟王村,非常的激动!心里就想马上下山。就说:
“咱们快走吧。”
“嗯。”
两人下山,到了河边。何宝声犯难了说:“肖刚,这船都没有,我们怎么过河呀?”
肖刚转过他清朗厚道、机敏的方脸一笑,他笑起来,看去,就是一个英勇亲近的八路军连长,只是没有穿军装。“这是一条浅河。蹚水过去。”
“哦,是这样。”
然后,肖刚把布鞋脱了,把灰色的裤管卷到他的膝盖上。他们就过河去了。
在对岸河边土坝上训练的是:八路军12师第二团七营一连一排在训练。
“班长,河对岸有两个人蹚水过来了。”一个在进行射击训练的八路军战士在瞄准中,把他脸低了一会,就抬起脸往河这面侧过来,看见了在冬日纯净浅蓝色天空倒映在一大片清粼粼的平静的水面上,远处看去,蓝莹莹的。而在小河上的两个人:一个身着灰色衣服,一个身着蓝灰色长衫。

身子是中等身材,鼻子扁平,黑乎乎的性感的鼻孔,黑里发红的长脸,目光机敏,忠厚脸庞,一根宽皮带紧系在他略鼓的肚皮上,腰身非常英武十足的八路军班长24岁的何少州,他也转过来脸来看见: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在蹚水慢慢地走近他们训练的河岸上。过了一会,看见他俩到了。何班长就走上前非常热情地问:
“老乡,你们是哪里人?怎么到我们八路军根据地来了?”
走向地坝上的肖刚一看,这面前的八路军也不认识。就说:
“同志,不要问了,你马上带我们到肖正司令员哪里。”肖刚说。
八路军班长看了看他俩,就说:“你们等一下。还有,你就什么名字?”他问肖刚。
“你就说一个从仓阳城来的肖刚就行了。”
然后,这个班长就转身走了。
   八路军司令肖正听下面的战士来报,仓阳城来人了。他明白是:自己两年前派出去的做地下党的同志回来了,因为,八路军根据地只有他们知道,这表明地下党遇到非常困难的事。
没有大司令派头的肖司令自己就主动走出位于村中简易茅草房的八路军司令部,较快地走出村子,来到了河边上,见到肖刚、何宝声。然后,长得瘦,中等身材,身子健壮,脸略有些团,非常稳重,聪明,目光仁厚质朴的36岁的八路军司令肖正首先带着两个同志到八路军的指挥部,自己亲自为他俩倒了水,让他俩喝了。何宝声把仓阳地下党领导层几乎被瘫痪的情况向肖司令汇报。
肖司令听了,虽然感到愤怒,他还是平静下来,要和日本侵略者斗争,当然会被对方极力进行凶恶破坏的。在日本占领下的城市里,更少不了正义一方和邪恶一方的无情争斗。
然后,肖司令问:
“何宝声同志,地下党的周雨书记有什么要求?”
肖司令在二十年前,曾经作为红军连长护送过周雨到仓阳城做地下工作的。
“让八路军派些同志,尽快回仓阳,担任六个区委中五个委员会的领导工作。把被日本人破坏的党组织尽早建立起来。”
“行。我过后跟同志们商量。”肖司令直爽地回答。然后又问:
“你们什么时候走?”
“后天一早就走。”何宝声回答。
“你可以多呆两天。”肖司令非常敬佩地下党,想让他俩多呆一两天。
“周雨同志说尽量快点。”肖刚说。
“那行,你们去休息一下。”说到这里,肖司令喊了一声:“小何!”
在一边的警卫员,一个瘦小的战士,面容一般,动作迅速地几步到肖司令的跟前:“你把肖连长、何宝声同志带到后面一件房子去休息。”
“是,司令。”
然后,警卫战士就把两人带出了司令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