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43
查看
0
回复

抗联排长刘贵四在夜色的山林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20 16: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微微的黄昏变得暗沉了。一颗颗茂盛的树子,在抗联战士、指挥官的近处、身旁、稍远处,以及原先照在静静树叶上的美艳光华,也随着夜晚的悄然降临暗淡下去了,仿佛整过美丽的夕阳也从他们西边的树子上渐行渐远地悄悄撤离似的,树林由原来的金黄绿被夜晚占据,在暗黑黑的树子后面一切是那样恬静,静得来仿佛提前到了深夜似的……
黑夜已经来临。而在树林往后的地方,已经和夜悄然地暗沉下去了。而这时,从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东北以来,中国的东北抗日联军上山打游击已经六七年了。这只是一个一般的夜晚。
抗联排长刘贵和一排战士吃过晚饭了,就和战士们向在较远的一处非常大的林间空地走去。
“同志们,看戏好不好呀?”和战士们走在一起的刘排长问。
“好!”
“排长,我们自从上山来都几年了,从没有看过戏。”有战士高兴地说。
“那我们马上去看。“刘排长豪爽地说,脸上发出高兴的微笑,战士们也很高兴地往林间空地走去。要近了,就听到看到前面的林间有亮晃晃光,也传来闹哄哄的声音,看来多热闹的!
刘排长带着一排的战士们走到了,一处多宽的林间空地。中间燃起了两堆亮汪汪的篝火。还没有走近,就听到了抗联战士、指挥官闹哄哄的声音,看到了在红火火的亮光中,显得一黑一亮的树子间的地上,有战士在走动和有看起来围坐在篝火四周的抗联官兵的热闹场景。看来已经有四、五军的抗联战士、指挥官,还有一些抗联队伍的人已经早到了。
   这时,有一个在第四军六营一连三排的、一个叫陈排长的抗联指挥官,他本来是站在自己排里的坐下战士的身边,看看,就回脸过来把他不断被燃着的火光照得红亮亮的方脸转过来,看见了前面黑红红的树子间带着战士们高兴走来的刘排长。就招呼:
“刘排长。”
看到是陈排长。刘排长也大声说:“你们都来了,还来得早呀?”
然后直爽的陈排长对身边的战士说:“同志们,快让开一片地势,让刘排长他们一排坐。
然后,战士们就挪开让刘排长他们坐下。
看到自己的身边都是坐着别的连队的抗联战士和指挥官。他们心情愉快,一脸高兴的模样。抗日联军自从组织起来,上山打游击,多年了,就是过着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生活。几天,或者还更长时间来,都是今天袭击鬼子的给养,或过两天,打掉鬼子的炮楼、据点,又过一天,和鬼子进行正面的战斗,战士、指挥官伤亡就像家常便饭。在更加困难和长期呆在山林里,是那样的单调而乏味不堪!今天,大家终于可以在一起开一个庆祝第四、五军进行二次西征的晚会。
   这时,是围成一大圈的有战士在欣喜地说聊和热切的谈话声的情景。
“老陈,你们明天就要西征了,真好!”刘排长说。
“怎么你也想去?”
厚道的刘排长略笑笑,说:“只要有鬼子的地方,我就想把他们打死。”
“我听李团长说,小鬼子最近在省城调来了四个师团,想一举灭掉我们二路军。所以,赵保中军长才决议往吉林以西少有鬼子的、蛮荒地区开辟新战场。把鬼子的众多兵力分散,这样,你们这里就减少了压力。”
“看来,你们的压力会大起来。”
“没关系,这最终结果就是死。”
“就是。也要打死一个鬼子,才平衡。”
“你我才打死一个鬼子吗,不少的。”
刘排长说;“在我没有死之前,有一个鬼子就打死一个,直到再也没有鬼子为止。”
“我也是。”
“哎,我排里的战士,也想去西征打鬼子。”刘排长说。
“谁都想。”
“我随便。”
“老刘,都一样。”陈排长说。
“啊就是。”
在他俩说过这话时,就听到了一个抗联战士,笑盈盈报幕的声音。
“同志们,现在晚会马上开始!”
“噢一一一”围坐在红红亮亮篝火四周的抗联官兵们兴奋地喊起来。
   在刘排长身边的战士也喊起来,都等着马上开场。
“下面,我们请四团一营一连的女同志们和男同志唱一首歌《齐心打鬼子》。”
“好!”战士们拍手叫好,一齐抱也热情的喊声和掌声。
我们以电影《赵一曼》的歌曲为原形。
月明如明镜,大雪满山林,齐鼓掌,如雷鸣,慷慨高歌,热血沸腾,共祝革命的青春;锻炼着革命精神,钢铁般决心,同携手,向前进,英勇战斗,扫灭鬼子,建立新政权。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