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42
查看
0
回复

抗联排长刘贵五篝火边的文艺晚会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20 16: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了五六分钟,大家唱完了。一下散开都坐下在身边战友的地上。火红红的火光在继续往上冒着,照在每一个抗联战士、指挥官善良、纯朴英勇、愉悦光润的脸庞上。大家自从来到山里,参加打击日本侵略者以来,家就再也没有回过,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亲人。他们中有些官兵在不断打击鬼子的战斗战死,在这严酷的随时都有现出自己生命在动荡的战斗中消失的命运中,是那样苦闷!现在,终于看到一场文艺演出,都多愉快的!
在大家都热情、热诚鼓掌时,有一些班排的战士上去唱歌,后来,由抗联军长赵保中表演一个简单话剧。
……
一个18岁的战士走在地上,一脸的不高兴。他把双手托在他的大腿上。
过了一会,一个抗联指挥官,他们的军长走了过来,就招呼他。
“小周,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
小周没有回答。军长就走到他面前。
军长就问:“小周,你怎么一脸的不高兴?”
“军长,我想不通。”
“想不通什么?”军长问。
“为什么不让我去西征?”
军长哦了一声,说:“你是为了这个呀。”
小周没有说话,过了会,军长才说:“我知道你想不通。为什么你非要去西征?”
“我听我们连长说,哪有不少的鬼子。军长,这里少有看见鬼子,没有那里的多。”
“不,你这样不对。我们只要见一个鬼子,就要坚决消灭他。不能做选择。”赵军长显得语重心长地说。
然后,军长又说:“我听你们班长说,你想和一班的同乡一起去西征?”
“嗯。”
“我们抗联是有组织的,一切行动要有计划地安排,要听党的指挥,这样,我们遇到鬼子就能有力量、有条不紊对付他们,明白吗?“
”嗯。”
……演到后来,赵军长终于把思想不通的抗联小战士说通了。大家都热情鼓掌。后来晚会散了……


抗联排长26岁的刘贵回忆到这里,心里非常的想已经离开村里的抗联二路军第四、五军的抗联官兵,他最亲密的战友一排长郑天龙。
虽然是属于不同的抗联队伍,他们经常在一起相互交流,还有过几次配合打仗。现在,郑排长走了,他一下心里就空落落的。坐在有村民让出的房子里的土炕上,一个人闷声不响,情绪寡欢。
张副排长看见,自从自己排长送完了第二次西征的抗联战友,回房来就非常的神情阴郁。就走过来到背靠在炕头上的刘贵排长炕下。问:
“排长,你还在想离开的战友吗?”
刘贵排长听了,
他说:“我们和四军,五军生活战斗两年,真没有想到就分开。”
坐在一边土炕上的两个战士说:
“排长,你是希望留下和还是西征呢?”这两个战士,一个叫李海山,25岁,老抗联战士。他身子厚实,眼光略浑浊,还有血红的眼丝。他爱喝酒,不抽烟,人活泼;战士杨柱良,延边朝鲜族人,也爱说,要是说个个战士都如虎,那他就跑在前面的几只。
“这里是鬼子攻击的目标。你看嘛,要不到明后天,就有鬼子来围剿我们。而西征也不好说。他们现在向吉林往西都是大山方向走,鬼子会暂时找不到他们的。”
“排长,这也好呀。”
“是呀,他们可以过上一段安静日子。”
“要是我们能过上这段安静日子就好!”
刘排长说:
“现在有日本鬼子,这东北那里有安生的地方,几天日子能过的好吗?”
“排长,我明白你的话,不打倒小日本,就没有安生日子过。”李海山说。
“是呀。我们只有完全消灭了日本侵略者,才会有真正的日子过,我们老百姓才能过上和平长久的日子。”
“是呀。就是不知道,这一天,我们能看见吗?”
“会有这一天的。”刘排长说,也很有信心。
听自己排长这样说,还有这些话,在一边的抗联战士也觉得非常鼓舞!刘贵排长就走出房到后面的炊事班长老林那里去。看到老林在门口板凳上坐着理蘑菇。就走到老林的面前,蹲下,帮他理蘑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