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65
查看
0
回复

南京大屠杀七王仁杰排长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30 16: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自己连长喊射击以来,在一排长张俊涛、二排长王仁杰这边的新战士徐凯和彭四全跟一、二班长在一起。
徐凯很想开枪打鬼子,但是他看到城墙下有大量鬼子攻到了城墙根下,气势是那样吓人!一下就心里非常压抑、紧张、害怕!浑身发抖,他伸手拿枪,却把枪碰到地上,他想道:这就是要死人的打仗吧。他就站在二班长周秀龙的后面呆若木鸡。这时的二班长几次或多次向城墙下的鬼子闷声不响地开枪,后才回脸,注意到:徐凯站在那里发呆。
他知道徐凯和彭四全是第一次打鬼子,一定害怕。就在急急而使人脑袋发晕的枪声里回转身来,对徐凯说:“徐凯,不要怕!打鬼子,就是这个时候了。你不打死他,他就要打死你。徐凯,来,拿上步枪。”
周班长说。就把在地上的步枪捡起,塞在徐凯有些瑟瑟发抖的手里,又拍拍他肩膀,在激励徐凯拿起枪战斗!徐凯就抬起迷茫的眼睛看到:自己周班长那更加沉稳的方脸和温存勇敢无畏的神情,好像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在自己二班长的鼓励下,徐凯才勉强接住步枪,周班长继续鼓励他,他知道:只有让徐凯向鬼子打出第一枪,也许才使徐凯感到自己打鬼子了,这样就能促使他打第二枪、或第三枪。
“快,开枪!朝鬼子射击,快!”周班长喊道。把他非常关切的方脸转回来,催徐凯向鬼子射击。
一种很想打鬼子的冲动使徐凯狠了一下心,在班长的鼓励下,把他先前的犹豫害怕克服掉,端起步枪终于向此时在高高城墙下面,在一片烟光里的鬼子开了一枪,看到自己打中了一个肥鬼子的头。周班长也看到了,就高兴一喊:“徐凯,你打中了一个鬼子,很好!”
然后,周班长还把他拿步枪的右手高兴坏了地一拍身旁的城垛,好像是他打中的鬼子。他马上回脸,非常欣喜地把徐凯夸讲来着:“很看,徐凯!你打死了一个小日本!鬼子又不是铁做的,没什么好可怕的。又来!”
徐凯也惊讶,自己真的能开枪打鬼子了。
“来,又打。把子弹压上膛。”二班长又说。很为徐凯打死了鬼子而庆幸的不得了,因为这是他教授的成果。
“好的。”
两人就在那里的城垛后,继续打鬼子。此时,在光华门的城墙上下,枪声急急,烟光遮眼,如闪电般的枪弹在上下激射。一切都躁动不安!一切都充满了可怕的死亡!
……
   在城墙过来往西的这边,一排长张俊涛和二排长王仁杰站在两城垛下,一步不离,用驳壳枪向高悬的城墙下,混乱的鬼子倾力射击。此时,先前被打死的鬼子横七竖八地躺(扑)在地上,血和黄军装相混杂乱地摆满了地上。这时,还有很多的鬼子蹲、趴下、站着在同伴的尸体间,非常顽劣地举枪向高高的、有些淡蓝色烟子模糊了城墙的国军开枪。双方一时就这样对峙着。
……
   王仁杰排长非常灵活!他站在城躲下,左手扣在他腰间的宽皮带上,握着驳壳枪的右手不住地向下面鬼子倾力射击。这时,鬼子都到了光华门的城墙下,望而停步(因为,在大门边的一个连打了十多分钟,可能是觉得被动,就赶紧撤回内城,大关大门,把鬼子的强势和锋芒也就关在外面,都到东边的城墙上和高营长别的连一起打鬼子),没有任何防护的鬼子,只能被动挨打,死伤不少。王排长积极地不失时机地用驳壳枪射击,不用瞄准,因为敌人又多又站得密,打死了多个鬼子。后,他打完了一弹夹子弹,不想错过一丝打死鬼子的机会,就喊道:“何老二,把机枪跟我!”
“是,排长。”
然后,王排长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的肚皮上。
赶快伸出左手,接住机枪,一下怀抱在自己斜插着驳壳枪的肚皮上,把机枪向城墙下面的、在有些烟光中的鬼子猛射击。
这时,在下面的鬼子注意到:王排长抱着机枪在射击他们,仿佛整个人都要跳下来打死他们似的。就集中朝王排长开枪。
     王排长看见有急急的子弹打上来,他已经感觉到这一射击具有很明显的针对性(那就是他刚才用机枪打死了不少鬼子的缘故),就迅速把身子往城垛旁一闪,子弹猛急地飞上来,有几颗打在淡灰色的城垛上,还掉下些灰渣在他肩膀上,他觉得这是鬼子对他的及时报复。
等子弹一过,绝不放过作恶多端鬼子的王排长继续射击。他抱着机枪马上扫射,同时他看到:在高高的城墙下面,已经又聚集起八九个鬼子,都端着步枪,神情凶恶朝他作出猛急的射击的情景,力图打死他。王排长发出的子弹斜斜而陡直地打在几个端枪把脸遮住一半、而完全暴露出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的鬼子,只见一个鬼子肚皮中弹,就身子往后倒;紧接着又一个鬼子的鼓胀肚皮被击中,一下就扑倒在地上的一个脸上是血污的死了鬼子的身上;还有一个鬼子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被打中,痛得嚎叫起来,身子往旁边摔倒;还有四五个鬼子一并被打死。
但是,在城墙下,鬼子好像变得机灵起来,意识到不能聚集在一起打击中国军人了。有几个本来是站在一起的鬼子马上就分开了。
王排长看到这里,想道:鬼子分开了。我就不用机枪打,用驳壳枪。想到这里,王排长马上喊道:“何老二,把机枪拿着。”
在一边的城垛后,改用步枪打鬼子的老兵何老二听到了,就马上走过来,接住王排长递跟他的机枪继续打鬼子。
     王排长马上把右手伸向插在怀里的、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抽出来,就向分开端起步枪向他们射击的鬼子开枪,他打中了一个,然后,有一个没有打中,他并没有心急,而是显得动作慢些,每打一个鬼子,都做出了准确的瞄准
打死了几个,马上,又有十多个鬼子跑上来,看来都急于想打死中国军人。这一战场情势的变化,让王排长本想用驳壳枪打,觉得自己最多就打死一两个,他意识到唯一的杀伤力是手榴弹。他心里急,手马上动起来,害怕鬼子跑了似的。现在,他就感到仿佛鬼子在近处,不能让他们跑了。他想道。他一下就弯下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非常坚实有力量的腰背,把手里的驳壳枪含在嘴里,打开弹药箱,从里面拿出手榴弹先拉燃,就站起来朝城墙下甩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