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65
查看
0
回复

短篇小说 五个共产党员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10-31 09: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短篇小说集(三)


    一  
   一九三一年三月的一天。  
中共四川省委根据宜宾在几年前,先后有包括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主要宜宾共产党员大量被杀,宜宾地下党组织被国民党宜宾当局破坏殆尽的情况下,为把宜宾的革命工作重新发展下去,同时以四川革命暴动把宜宾作为重点的考虑,派出了个子瘦高些长脸的20岁的苟良歌为特派员到了宜宾。  
此时,就是昨天,从成都奉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指示赶车来到宜宾的他,到了城里,已经是要天黑了。  
一个个子瘦而不高的、模样清朗的26岁的身着灰蓝长衫的青年,他往宜宾城北的小北街的一条小街走去,他是:宜宾地下党员沈玉琪。他是中共宜宾中心县委秘书兼交通员。沈玉琪根据中共四川省委的通知,让他到城北的岷江边接省委特派员苟良哥同志。  
在十多分钟内,沈玉琪来到河边上,这时,船还没有来。他就耐心等着。过了十五、六分钟,来船了。他知道:省委特派员应该来了。  
他终于看到苟良歌,一个21岁瘦高些,身子有些薄,长脸的省委特派员苟良歌。两人接上了头  
现在两人走上了高高的城坎,进入宜宾北城的热闹的集市:刘臣街。沈玉琪把同样年轻的苟良歌带到一个安全的房子里。到了门口,沈玉琪拿出钥匙打开门,他们进房去,又关上门。  
我们再说一句,早前的宜宾地下党人,中共宜宾特支书记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大部分的共产党人在短短的五六年中,被国民党反动派宜宾当局无情地扑杀,使中共宜宾特支被破坏殆尽。在后来的一两年间,宜宾没有党组织。到了三一年前,中共四川省委、川南特委根据宜宾没有党组织的现状,把在四川自贡的四个富有对敌经验的共产党人:沈玉琪,是自贡荣县人(这里源自宜宾革命烈士纪念馆的资料),他生于1896年,1927年加入共产党,以教书为掩护,进行党的地下工作。  
去年,由于宜宾地下党在遭到了敌人的残酷破坏,已经无人,根据四川省委和川南特委的指示,由  
自贡地下党的沈玉琪、黄大舜、蔡涛、孔方新被派到了宜宾,重新建立宜宾的地下党,并领导宜宾的地下党的革命工作。  
……  
“同志们,这是省委派来的巡视员(特派员)苟良歌同志。”是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的22岁的孔方新,对在坐的6个宜宾地下党的同志介绍道。据宜宾革命烈士纪念馆资料:孔方新是涪陵人。27年加入共产党,是自贡特支宣传委员,中共川南特委秘书长。由于以郑佑之、李筱文、李家勋等宜宾本地的主要共产党员,被国民党宜宾当局以刘文彩、覃筱楼为主的、军政人物的处心积虑的计划下,对多个主要坚强的共产党员进行残酷扑杀,使得宜宾地下党名存实亡了。中共四川省委,川南特委根据宜宾的形势,早在一年前,派了一些主要来自四川各地的如:自贡、涪陵等地的共产党员到  
宜宾,继续领导当地地下党的革命斗争,孔方新和几个在坐的共产党员就是。我们将在长篇小说《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再次进行描写。  
只有22岁的个子瘦小的苟良歌就站起来,对同志们说;:“我是第一次到宜宾,希望同志们多帮助。”  
“哎,你是省委特派员。省委有什么指示吗?”同志们客气地问。都知道,既然省委派人到宜宾来了,一定有相关的指示。  
“有。”苟良歌说。  
然后,他就坐下说:“同志们,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让我传达党中央和省委的指示。”  
“好。是什么指示?快说!”在场的同志们都坐不住了,都很想听听党和四川省委的指示,都专注地对着苟良歌,静声注视着。  
。然后,苟良歌坐下  
对大家说:  
“我来时,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让我向宜宾的党员同志们说,目前,我们需要配合当前在国内革命形势的情况下,继续开展暴动和革命的武装斗争。  
我们要根据毛泽东提出的,武装暴动应该在国民党统治最弱的农村进行起武装斗争,把偏远山区的人民发动起来,打倒当地的政权,建立工农武装,比如:红军、革命军。让我们自己的革命军队在农村发展壮大,这样下去,革命的高潮就要到来。未来,我们还要向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敌占区进攻,争取中国革命在全国最终成功。”  
……  
在坐的同志们听了都非常受启发。  
“对呀,我们也可以到远离宜宾城偏远的农村进行武装斗争。”有同志说。  
“这样好。你们宜宾的情况怎样?”苟良歌说。  
“国民党把持着宜宾城,统治得很严,只有到农村去开展武装斗争。”  
“是嘛。不久前,宜宾大塔不是进行了暴动吗?”  
“听说南溪农民也要暴动。”  
“都很好嘛!除了这两个地方,我们还可以在别的农村搞武装暴动。”苟良歌说。这句话含建议。  
他忽然又问:“你们想好在哪里开展吗?”  
“这个,我们还没有想好。”孔方新书记回答。  
“这没什么,你们跟我一个具体的方案,我好回成都,向省委书记周世文同志汇报。”  
然后,孔方新说:“我们可以先在长宁、高县,开展武装斗争。”  
“这好呀!现一点一点来。”苟良歌说。  
“我们马上来商议这事。”苟良歌积极地又提议说。  
在场的人继续商量……  
两个小时过去,孔方新觉得,他们几个在里面开会,开长了,会引起人注意的。就说:“苟良歌同志,我们先这样,会不要开久了,这会引起刘文彩手下特务注意的。这样,我们到翠屏山去开,那里人少,又非常清静。”  
“要的。”苟良歌同意了。他们就散开了。  
二  
晚上了。在由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孔方新安排的一间非常安全的房里,中共四川省委特派员苟良歌对这两天来,对于在宜宾开展暴动和武装斗争是充满期待的,这也是省委书记周世文的指示。同志们还是有意见的。显然要具体开展起来还是非常难的,大家都知道,宜宾城里就现在的情势,国民党军队也多,军政人物刘文彩手段恶毒,心肠歹毒;是穷苦人出生的城防司令覃筱楼,心情复杂,  
毫无疑问,宜宾城是不适合开展暴动的,所以,还是适合在远离宜宾的农村搞。大家都知道的,可以在长宁、珙县、南溪等地搞。当具体到派谁,谁更适合,都有争议。  
今天,苟良歌根据孔书记的提议去翠屏山开会。他都走去了,忽然感到:由于自己对宜宾城的街道不熟悉,他只好回来了。不久,到会的同志看到苟良歌没有来开会,只好散了。后来,孔方新来到暂时被安排在一个安全房子里住的苟良歌的房门前。  
“咚咚咚!”  
回来有两个小时的苟良歌听到了敲门声。  
他知道是孔方新。自己没有去开会,作为地下党的书记会到他这里来的。然后,苟良歌就去开门。  
“苟良哥同志,你怎么没有来开会?”孔方新问。  
“真是对不起。我找不到路,就回来了。”苟良歌回答。  
“其实,同志们已经猜到了。”  
“抱歉。”  
“好了。我们已经商定:还是在今晚城里的墨匠街酒店开会,到时,你一定要去。”孔方新说。他觉得这里苟良歌找得到。  
“行。”  
“那我走了。”  
……  
晚上了。苟良歌去开了会,但是在具体的设施暴动问题上,是有不少的问题的。党决定在26日再开会。参加的同志是:孔方新、苟良歌、沈玉琪、蔡涛、黄大尧和共青团县委委员朱汝正、闵南轩。  
天亮了。苟良歌到另一个约好的地点开会。  
会开了三个小时,是宜宾叙联中学的学生的朱汝正等不急了。就说:“你们继续开会,我必须要回学校上课了。”  
孔方新说:“好,你去嘛。”  
然后,朱汝正就起身离开大家。这个时候,会议就开展武装暴动的问题基本要结束了,大家都达成了意见。  
孔方新觉得,如果开得时间太久,有可能引起麻烦。就说:“同志们,我们到别处开。”  
大家都明白孔书记的意思。就说:“好。但是,我们到哪里继续开会呢?”  
“这样,我们到忠孝街李四娘开的茶馆那里开。”孔方新回答。他觉得这里比较偏僻,人少,靠近宜宾西北城边。  
“行。”  
然后,他们离开了这里。他们来到了大街上,向宜宾往西到翠屏山方向的水井街走去,从那里往北拐进去,再往北就是忠孝街。  
此时,有一个是宜宾清乡剿匪司令刘文彩手下的侦缉队的人,本来他是和同伴在街边闲聊,就看到五个身着有灰色长衫和一般衣服的人,在往城西北举止有些匆匆地走去的、20多岁的年轻人的背影。从他们的举止来看,有点坚毅的感觉。  
敏感、多疑的这个侦缉队队员就中止谈话,一下,跟上去;他好奇,又迷糊,就想跟上一段再说。  
过了十多分钟,他跟着五个人到了水井街进去,后拐向忠孝街,看到五人同样匆匆进了李四娘的茶馆里,还进了一雅间里,  
他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对,为什么他们不在外面坐下喝茶,而是到雅间里。一向以抓共产党人来发财的这个侦缉队员,受刘文彩的训话:对于共产党,宁肯错抓一千,不放过一个的理念。他才回脸,对跟来的同伴说,“老四,你马上去县府街报告陈队长(他们的侦缉队长是陈德方,他的上司是刘文彩、覃司令。)  
李老四快跑到和城防司令那里,看到陈队长和刘文彩在一起。  
“报告队长,刘司令,我们发现五六个人举止可疑。”  
对共产党一向敏感多疑的刘文彩,那怕部下说一点这个人有问题,他都叫人抓来审问,错了都没有什么影响。他立刻说:“快,马上把他们逮住。”  
只要听说有革命人士,共产党,不管是不是,全部抓来,先抓后审,这是刘文彩对付共产党的最刻薄的手法。  
只要知道有共产党,他就高兴得意。这个长得白净、长脸,长相慈善的、内心歹毒狡猾的反动司令马上又问:“他们在哪里?”  
“在忠孝街(宜宾城西北位于城边的一条街,李四娘的茶馆里。)”  
听说有共产党,非常机敏的刘文彩意识到:不能让共产党跑了。他马上说:“陈队长,你马上赶车去,把共产党跟我抓来。”  
“是,刘司令。”  
陈队长马上回来。带着全部侦缉队员三十个人上车,赶近路急急向宜宾西北城的忠孝街开来。  
十分钟不到,由陈德方队长带领的三十个军警,到了茶馆门口,看到了守在门边继续监视五个共产党的部下刘六。  
陈队长问:“刘六,他们还在吗?”  
“在楼上雅间里。”  
然后,陈队长对警察排长何世全说:“可以了。把茶馆包围起来!”  
“要的。”  
于是,除警察留下十多个人进雅间抓共产党,其他的紧急包围茶馆。  
此时,致命的危险在接近!  
在雅间开会的六个共产党员还在开。  
此时,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孔方新说:“同志们,我们大部分的问题都讨论了,就是最后一点了。”从他的脸上,充满了期待和郑重。他在说时,就看了看坐在一个桌子周边的五个同志,他们也非常认真地充满希望地听着,对宜宾的以后的革命形势抱有坚定的信心。  
然后,五个人继续听他说,看来面对先前达成的的关于开展武装暴动的具体事已经解决了,大家都非常满意,同样,对革命的前景充满了信心。  
“孔书记,你说。”一个同志们说。把眼睛继续注视着孔方新,集中精力地聆听着。  
“就是,我们绝对要在实行这一计划的同时,要警惕敌人的动向,我们一定要保障党的暴动斗争的顺利进行……”  
孔书记刚开说几句,就听到雅间门外有杂舀的脚步往他们雅间而来,还有喊声,他没有注意听。  
但是,非常警觉的他的脸顿时马上凝重起来。  
同志们看见他脸色不好,问:“怎么了?!”  
孔方新邹着眉头,他已经听到脚步声到门口了。  
同时,大家都听到了一一一有人应该有多人往雅间的木梯上急跑上来。  
“不好!”孔方新喊道,他觉得有人朝他们跑来,如果是敌人,就没有退路。  
几秒钟间,顿时,雅间的门被踢开,多个军警扑了进来。  
“不许动!不许动!你们跑不了了!”  
在靠近后窗子坐的闽南轩,马上就回身爬上窗子,一下,跳下去。  
在那里的敌人,追了他一会,闵南轩跑掉了。而在场的五个共产党员:孔方新、苟良歌、黄大尧、沈玉琪、蔡涛被冲进来的军警一下围住,全被抓了。  
四  
刘文彩正等着这事的结果。  
近半小时后,把孔方新、苟良歌等五个共产党员抓来的侦缉队长陈德方到刘文彩的大房里。  
“报告刘中将,我把共产党抓来了。”  
“要的。”  
“我们好久审讯?”陈德方问。又说,“听说有一个是宜宾县委书记孔方新,还有一个是四川省委的特派员。”  
刘文彩听了,他脑袋里一下出现主意:孔方新不是宜宾地下党的书记吗?也许通过他,我能把宜宾城里的全部共党分子抓过干净。对,这样就好!  
刘文彩企图这样认为:要亲自审宜宾县委书记孔方新,来点手段,通过他,把在城里的令他苦恼的共产党毁灭掉。  
然后,他马上来到审讯室里,走到孔方新的面前说:“你既然是中共宜宾中心县委书记,那你一定知道你县委里的所有成员。孔书记,那请你跟我说:宜宾地下党最关键的几个领导人是谁?”  
22岁的孔方新瘦,年轻,他目光坚毅。  
他不理刘文彩。  
“怎么,你不说,我会有办法让你甘心情愿的说出一切。”刘文彩说。  
孔方新直言,“你以为我会为了怕死,为了怕受刑罚,会跟你说出我党的机密,哼!”  
“你是没有看见我的刑罚,看见了你就会怕得要命!”  
“你除了用这些刑具以外,你还能干什么,你能猖狂到永远吗?你这个面善歹毒的无赖,你这个跳梁小丑,你以为你会成功得了,你迟早都跳不出人民力量的正义审判!”  
孔方新猛烈斥责十分得意的刘文彩。  
“快,拉下去,跟老子打!”刘文彩听了,气得白净的长脸发抖,马上喊道。  
孔方新先是被吊在梁上的索子上,被鞭子打得一身是血鞭子印。  
后,马上几个打手把一个炉子放在一个铁筒上,把铁筒烧红。  
“刘中将,一切都准备好了。”一个打手说。  
“要的。”  
刘文彩对站在一边的共产党员22岁的孔方新说:“你看到了,这是最痛苦的事,为了不受罪,你要想清楚!”  
“闭上你的嘴巴。来吧!”孔方新蔑视地说。  
“你不要太义气,这是受不了的!”刘文彩在挑衅孔方新的心里弱点。  
“滚你妈的蛋!”孔方新对他吼去。  
“动手!”刘文彩喊道。  
几个打手,强行把孔方新的衣服脱了,露出他瘦些的上身。  
两人抓住的手背,往有些不太红的铁筒贴紧。“啊一一”孔方新一声惨叫,人当即昏死过去。  
“拿水扑他。”刘文彩说。  
然后,一个打手到一边,拿来一罐冷水,朝把脸垂在自己胸部上的孔方新的脸一泼。  
没有醒  
“报告刘中将,他没有醒。”  
“又来!”  
“要的。”  
然后,孔方新睁开了眼睛。刘文彩说:“这次尝到苦头了吧,快说!”  
孔方新喊道:“滚开!”  
刘文彩一阵懊恼,即刻喊道:“打!”  
几个打手马上把孔方新往不再红的依旧滚热的铁筒一贴上去,孔方新再次惨叫,马上被烫昏死过去。……  
五  
除了孔方新被敌人残忍毒打,同时,还有其他四个共产党员:沈玉琪,黄大尧,省委特派员苟良歌,蔡涛,分别被毒打,受到了多种酷刑:背油锅,爬钉耙,老虎凳的残酷折磨。  
“报告,刘中将,五个共产党员没有一个肯说。”一个打手跑来说。  
刘文彩一直期盼从他们的身上获得宜宾地下党人的全部名单,看来,是不能完成了。他不甘愿!  
过了一天下午,他接到蔡涛的堂兄此人是自贡城防司令的请求,把蔡涛拿去自贡审理。  
刘文彩知道,有了他当城防司令的堂兄,蔡涛就会存活下去了。  
他不好说。就想:在蔡涛去自贡之前,让他把宜宾地下党的成员都说出来,这样他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来到监狱,对蔡涛说:“你不错呀,你堂兄让我把你交跟他。”  
蔡涛不希望自己的堂兄管自己事。心里也想:对,利用这个机会,把其他的四个同志都和自己出狱。  
“这样吧,你回到自贡就自由了,我承诺你。但是,在你走之前,一定要把宜宾地下党的全部领导。成员名单交跟我。我还可以让你做高官。比如:宜宾政府的秘书长,政府要员。  
蔡涛不理他。  
刘文彩又说:“你只要答应了,我就根据蔡司令的请求,把你交跟他。”  
“不,要放我们这个五个人都一起放,要走一起走,我一个人不走。”蔡涛坚决回答,  
然后,蔡涛再次坚决回答,“我绝不会出卖自己的同志。”  
刘文彩没有达到自己力图铲除宜宾地下党的目的,是不会放蔡涛的,但是他却在过后跟是自贡城防司令的蔡涛的堂兄在电话里说:  
“蔡司令,我已经跟你堂弟说了,他不来,要跟我顽抗到底,还喊我把他的其他共产党员一起放。”  
“这是样呀。”  
“你堂第坚决不走。”  
“那就算了。”  
……  
马上,刘文彩又让人把五个共产党员分别审讯,直到晚上,没有一个共产党员主动要出卖党的组织和同志,就是对他们封官许愿,也没有用。刘文彩决定杀了他们。  
今天是1931年3月28日。  
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的孔方新,由于被打得身上的伤非常痛,他一早就睡不着了。他知道自己的四个同志不会出卖同志,自己更不会,这样的结果只有一种:被枪毙。他心里知道自己会有这一天的,应该不久了。  
他想道:也许是这几天吧?  
后来,看守把饭送来了,他吃了。就躺在有草的地上,心情平静了,吃了饭尽管有伤痛,他还是不管这些。他想道:今天敌人还会提审自己的。哼,不管他们怎么做,都是白搞,我绝不会出卖自己的党组织。想到这里,他看了看头上面的铁窗,想到了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美好,自己就还年轻,还有光明的将来,他是多么想念着世间甜蜜的生活呀!又过了一个小时,当孔方新以为,这一天,刘文彩还会审讯他们时,  
牢门忽然开了。  
几个警察在门边喊道:“孔方新,出来!”  
当他听到这一声,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一定是把他拉出去枪毙。他非常意外和没有想到的是:敌人提前动手了,自己离死亡尽是这样快。但是,他马上镇定起来,死就死,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牺牲是光荣的!  
他在这样的思绪中,又听到一声喊:“孔方新,出来!”  
然后,他才把手抬起整理一下自己的脸,打烂的带有发干血迹的烂衣服,走出暗淡的牢房。  
他走出来,到监狱过道,看到四个同志们被八九个军警用刺刀押着等在那里,模样悲壮!  
他们马上被押出宜宾县府街监狱,向小北街,中山街走去。  
孔方新知道,今天就是他和四个共产党人被处死的日子。是呀,绝不向反动派投降的共产党员就是这样的结果,孔方新没有任何的缺憾,尽管他才二十二岁。  
他喊道:“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听到他喊,四个共产党员都喊,这是他们临死前,仅有的一个机会。再过不久,他们就会被残忍的国民党反动派宜宾当局枪毙,就想把自己的心声爆发出来。  
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在上午的大街,来往于街上的人们,都听到了这些激昂高亢的国际歌歌声,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歌?于是,他们都看见:前面有五个被打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衣服被打烂,还有被打过的鞭痕的脸上如白纸的年轻人,在二三十个军警的严密押解下,有多把闪着寒光的锋利刺刀在他们往前走动伤腿的旁边对着他们。  
五个共产党员继续喊口号,唱国际歌,他们越往前走,死亡就越来得早,但是,他们没有后悔和缺憾,神情坚毅无比而更加悲壮!  
“哎呀,又要枪毙人了!”有人是神情惊愕而意外!  
“他们是些什么人?”  
“不知道。”  
有一个老人说:“应该是共产党。”  
“你看他们要被杀了,一点都不慌。”  
“人家共产党不怕死!”  
“哎。”  
几个人在街边站住,看着这五个被打成不成人样的共产党人,从他们身边被几十个军警押过去,就又听到:“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然后是国际歌的声响,渐渐地他们越走越远,被看热闹的人们遮住了……  
半个小时后,五个共产党员被枪杀在花园庵(今天的宜宾人民广场边)  
……  
孔方新,涪陵人,1909年生。25年加入共青团,27年加入共产党。曾是中共自贡特支宣传委员,后任中共川南特委秘书长。由于宜宾地下党被凶残的反动当局破坏殆尽,一年前,被派到宜宾,重建宜宾地下党中心县委,担任书记。  
苟良歌,遂宁人,1905年生。26年加入共产党,任中共自贡特支书记,后任四川省委军委委员,四川红军二路军游击队前卫书记。他是被省委派来宜宾转达党中央和省委的指示的。  
沈玉琪,自贡人,生于1896年。27年加入共产党,用教书的方式进行地下党工作,由于宜宾地下党被敌人破坏殆尽,被党组织派到宜宾来。  
黄大尧,自贡人,生于1872年,27年加入共产党,中共自贡荣县县委委员。一年前,派往宜宾。  
蔡涛,四川酉阳人,生于1909年,28年加入共产党,共青团自贡特支委员。一年前,派往宜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