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15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二)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11-10 09: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已经爬上年深月久的土围墙,八路军老战士长得身强力壮、厚道、粗黑大手的成良北立刻说:“小于,你呆会上。”
“成大哥!”小于觉得他先上,是要早点毁掉线路。刚想说,就看到成大哥爬上去了,好像要抢先上似的。
成良北脚踩在墙上的微突点的砖块上,左手牢牢抓住土灰色墙砖,往上爬,鬼子子弹凌乱打在他身边墙上。成大哥不管自己是被打中、受伤,还是坚韧地往上爬。四分多钟爬到墙头上。他右手伸进紧系在他腰间的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的钳子摸出来,抬起他望着脸上边的两根黑黑的电线,用钳子夹住,一只粗黑的右手狠力一剪;这时,一颗子弹飞快射来击中成北良的背。他身子一抖,一下跌落下来,落在岗棚上,就要掉下岗棚。
战士于冲立刻赶紧伸出右手把成良北背上的军衣抓住(这时,他是在岗棚上用枪还击鬼子),以免成良白身子往三米高的地坝落下去。成北良疼得如有针在自己的背里刺着,使他脸都往鼻子上方挤。
“快,小于,把电线剪掉!”他已经顾不了自己背痛立刻说。因为,时间一久,再破坏线路就更难了。
“好,我马上去。”
“跟你钳子。”成大哥说。立刻把钳子递到于冲的手里。
“快上,一定要把电线剪了,否则,这次行动就完了!”斜靠在土墙上的老成焦急地特别叮嘱,他感到再不剪掉线路,就无法完成徐连长交代的任务。
于冲接住钳子,往墙上爬,还没有到墙头,一颗子弹就打在他后脑勺上。他踩住土砖露出墙的一处的右脚一滑,头里一阵疼,一下掉下来,身子在岗棚边碰了下又掉下,重重地摔倒在灰土地上,两分钟不到,就牺牲了。

成良北看到这样的情形,十分焦急!他顾不了背痛。立刻跳下岗棚,从刚断气的、听不到气息的小于手里拿起钳子,转身向岗棚爬上去,他明白:小于牺牲了。就在他爬上墙的这一分钟里:
“海牙股!海牙股!(日语,快),射击!”鬼子田中赶紧喊道,他觉得一定保住线路,那么,据点就不会轻易被打掉,增援队伍就迟早要来。由于前面有八路军鬼子就只好远射。
“嗨!”几个鬼子立刻加大射击力度。一个鬼子端枪就看见,八路军战士成良北爬上了岗棚。喊道:
“土八路上了岗棚了!”
可能田中注意到岗棚的侧面不容易打着。就立刻大喊。“他(八路军))要上墙了,对着墙打!”
;几个鬼子都向墙射击。仿佛要形成一道拦击的火力态势。
   八路军战士成良白知道小于死了,看来,一切都靠自己了。他极力忍着背痛和悲愤,狠狠地一咬牙齿,拿起钳子,张开嘴含着钳子上了岗棚,就像蹬爬在电线杆上的电工,奋力爬上围墙。这时,他背又中弹,还有些子弹打在他的脸边墙上。有些砖渣被打在墙上的子弹溅落在成良北的眼睛脸上。他立刻眨眨眼或甩甩脸,使眼里和脸上的沙子落下,并使力上爬。他已经不管自己的死活,也不想自己会怎样被打死和摔落墙下,就想极力完成徐连长交代的截断通讯线路的任务。这时,有子弹打在他腰上腿上。他死死攀牢墙上略凸出一些的砖上,尽管,他身子在抖动,几次差点摔落下墙。他坚持住了。他就想道:我成良北就是死,也要剪掉线路。
在这样的情绪下,在这样子弹打在他身边或身子的致命危险下,他爬上了墙头。

他就用有点流血的右手拿出含在嘴里的钳子,猛一使力,剪断了两根电线。就在这时,他背部再次中弹,他还是下到岗棚;刚一转身,几颗子弹飞快射来,射进了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里,他双手捂住流血的肚皮,身子一晃,手里的钳子也掉落了,他脚步不稳,从岗棚上落下去,仰面落在地上在已经牺牲的于冲的肩膀一侧的地上;过了几分钟,成良北就牺牲……

   仅在这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八路军战士成良北、于冲牺牲。 两个一度战斗坚韧勇敢的八路军战士的身影,再看不见了......

    “班长,你看,排长一个人在那面太危险了!多个鬼子在对付他,我们干脆过去几个人帮帮排长。”一个战士对跑近地坝边房墙下的耿春班长说,同时,他向接近排长的鬼子射击,也不管打没有打中。这时,耿班长才把眼睛往对边淡黑色烟子在空空地坝上像散开的云一样,慢悠悠升起的那边墙下看了一眼,也觉得应该帮助排长,他毕竟不是徐连长,对付任何鬼子都有底和胆识。
“好吧,”然后,他转过脸对卧在他身边的两个战士说,“小吴,大水,赶快去那边,帮一下排长,快!”
“是,班长。”两个战士回答,就起身和小李跑向那边的王排长。这时鬼子的射击角度都是向两边的墙打来。为了能有效地打击鬼子,他立刻把驳壳枪插在紧系着宽皮带的肚子上大喊道:“伪军兄弟们,快闪开,不要替鬼子卖命!”
然后他立刻说:“跟我机枪。”
在他身边的机枪手老周把机枪递到耿班长手上,他一接住,向在鬼子这面的地坝边一滚动,他这样做想尽量一次性解决掉这些鬼子,更想打乱狡猾鬼子对伪军的利用。他看到烟子在往上升起,影影绰绰的,就像有无数的灰色小烟树。而透过这些烟尘和正在袅袅上升的烟子中,他也被鬼子看到从墙边要跑过来的身影。鬼子立刻向他开枪。
子弹向他射来,耿班长立刻开枪,同时,向鬼子的后面跑去,形成一道环形射击。
     他想趁目前这一机会,打掉地坝上的11、2个鬼子。而一些伪军吓得畏缩不前。有些鬼子看到了耿春班长就立刻朝他射击。子弹像急雨朝他捕来,发出嗖嗖的声响,在他移动紧束着宽皮带的腰身旁射过。耿班长顿时处在尖利刺耳的枪声里。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英武腰身在移动中闪躲,就像有鞭炮举在他身旁爆响一样,也被子弹擦伤。他一下挺起机枪,在灰蓝色的烟气外,向鬼子射击,打死了前面的对他有威胁的鬼子。
又有一些鬼子立刻趴下,向耿班长射来。他一闪身,躲过子弹,机枪口朝下就射,然后又扫射;一个鬼子看到一个伪军吓得跑过他侧边,就一把抓住他拽回来挡在自己面前。同时,两个鬼子不失时机朝耿班长开枪;耿班长紧急一侧身,机灵地闪过去,想先打死后面的鬼子,这样,就晃开了鬼子的射击,耿班长觉得只有在寻机打掉这两个用伪军做挡箭牌的鬼子。
这时,有战士跑上来。两个鬼子就立刻把伪军扯转过来,并同时向八路军战士开枪:就有一个战士胸部被打中,仰倒在地;一个叫孟德红的战士感到这样不行,就立刻向地坝扑倒,翻身滚过去到伪军的身边;两个鬼子吓了一跳,不知他要做什么?就本能地把枪转过来向孟德红射击,这样就晃开了向耿班长和战士射击的角度。而这一情形,正在表面:战士孟德红正处在被立刻打死的情势中。
“小胡,二黑,开枪!”倒在地上已经靠近鬼子的孟德红喊道。
“对,快开枪。”战士二黑说,同时他和几个战士举枪把被晃开角度的两个鬼子打死。同时,一个鬼子也向倒在地上的孟德宏开枪,打中了他的头,八路军战士孟德宏也牺牲。
看到孟德宏被打死,二黑赶紧端枪,打死了这个鬼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