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6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六)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11-11 10: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刚刚打了一仗,又有一场仗来临了。
“跟我们徐连长打仗真是痛快呀!”活泼、骄傲的杨得来扛着步枪,边走边和走在他身旁的李进说,也希望他发出感叹的话让大家听见。是啊!才把一鬼子据点打掉了,战士们呢?都兴奋,不过有些战士跟着王排长回齐会村去了,回去的战士是非常叹气自己错过了打南石桥的战斗,留下的是多么希望马上就打南石桥。
“是呀,有不少战士来了都没有参加战斗,真是不安逸!”李进说。
肖龙取笑李进说:“李进,你当时为什么不跟张有山换,人家想来,都没有来到。”他调侃起李进来,在说时,还看着李进。
李进微抬起他的脸,不高兴问:“你怎么不换呢?”
“我觉得就是该我去,谁叫他们运气不好呢?”肖龙庆幸说,嘴也翘,脸也仿佛就要跟着翘起。
李进不喜欢,也见不得肖龙这样穷得意的模样。立刻嚷嚷道:“肖龙,排长叫你干了件事,你就了不起了,尾巴翘了!”
“嗬,那可是和鬼子打交道的事。要是你在场,起码吓晕了。”
“要是我,比你更行。”
“你比我就强吗?”肖龙不悦了,脸马上靠近李进些问。
李进也不看,脸也不抬,走着,非常利落地回敬:“那当然!”
肖龙不客气地脸一挺,嘴巴又立刻一翘。不客气地说:
“怎么你比我强,你李进太差了,你怎么比得了我。你忘了,五天前,在河间坡的那一仗,你看见一颗子弹打到了小吴身上,自己吓得就不管小吴,还是人家计又平把小吴救了。”说到这里,肖龙才想起什么,还把他右手一往上,略停下。说:“哦,对了,那个整天不声响一天都听不到他难得说一句话的计又平,还在十八天前的良虎岩的战斗里,你记得不,我们的徐连长看着就要被子弹打死,他居然愣是把我们的连长救下了。”
“他的胆子太大了!”李进感慨说。
“我刚才听梁兵说,尹班长还特地让计又平保护连长。”走在一个战士身边、有些隔着他俩在后面走的杨得来说,他都一直没有说话,他很想说,干脆跟这战士换了下,到了他俩身旁,立刻插进来说,好像迟,说不着了似的。
“看来,他成了专门保护我们战友和连长的神了。”肖龙说。
李进听了杨得来和肖龙又说起计又平,立刻往后看,没有看到计又平。问:“噢,这计又平呢?”
肖龙正想谈计又平,看到李进脸上有那种调侃的略笑的神情。问:“你怎么问起他?”
“我想和他聊聊。”李进嘴一张,话就溜出来,不是说出来。他往四周环顾,好像有什么急事要找计又平。一个战士说:“李进,别看了,我看见计又平和梁兵在队伍的最后面走着。”


李进就从肖龙和杨得来的身边走开,折身返回,走到和计又平谈话的梁冰身边。
“喂,计又平,没想到你不吱声,不说话,居然还有胆量救我们连长,真看不出来!”李进把一个脸笑悠悠凑近计又平,仿佛是黑夜,他看不见似的。
计又平还是低着脸没有回答,也没有反应,跟着前面的战士缓慢往前走。
梁冰知道计又平性格内向,不太爱和战士说话,特别是李进还拿他逗乐就反感说:“李进,你怎么连计大哥都要逗着玩。”
“我哪里是哦!”李进把脸往下略一动,辩解说。
“人家没有惹你。你怎么每个人都要拿来逗乐。”梁冰似乎也讨厌他。
计又平示意梁冰说:“别说了。”他的神情也没有厌恶李进,更多的是看着是同志间的一种聊天,他从未讨厌过连里的任何人。
“我只是关心嘛,是吧。我们战友一场,终归是战友。”李进有些难堪,还厚着脸笑着说,好像他没有要逗计又平的意思。
梁冰把脸侧过去干脆不理李进。前面又传来了杨得来的逗笑的喊声:“李进!李进!跟老子回来!”
战士们大笑起来。李进也觉得没趣,就灰溜溜跑到前面去了。
“你敢跟我充老子。”
“我为什么不能跟你当老子,我就当了。”
李进笑呵呵,用拇指一指自己的胸部。“我当你老子还行!”
走在他俩前面的尹班长非常讨厌这种不雅观的玩笑。立刻回脸喝斥起来:“你两个在那里败坏八路军的名声,说什么怪话?闭嘴!等仗打完了,跟我写检查,关禁闭。”
两人就不敢开口了。
   徐士杰连长,一个人走在前面,默然地走着;他的身后是拿着一根自己裹的纸烟抽着(在训斥完两个战士后),也是一人抽烟的尹班长。
徐连长往前走着。还是脚步较快,其实他和厚道、性格内向的计又平是一个性格,看上去,沉默不说话,只是他处的身份不同,他是大家的连长,就要时不时和战士交流。
可是,把该说的,该交代的说了,没有也就没有了,就跟把一个指令交代完了,他就没有多一句话再说的了。就一个人默默无语地走他自己的路,就像是一只孤独的鸟一样,离鸟群稍远地呆着似的。
可是,只有打仗才会激发徐连长的出众的机敏、英勇。他是那种,见了鬼子,就像见了臭虫一样,举刀横砍的那种无畏的中国军人。
再过不久,南石桥该到了。那里有多少鬼子呢?那里鬼子的布防又是怎样的情形呢?徐连长想道,他习惯性地把双手叉在他蓝灰色军服腰间皱折略露出在他紧系着的宽皮带上。
他是那样英武雄壮,他是英勇坚韧年轻的八路军连长,他是中国勇敢的瓦尔特和马尔基拉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