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11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八)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11-13 10: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连长在往前面跑,一个人跑在最前面,同时,这一举止隐含着被打死的可能性迅速增加,也同时是他打击鬼子的绝好时机。他边跑,边观察前面在桥面上鬼子的举动。他跑得更快,此刻如百米般冲刺,几乎就没有丝毫的停步,他仿佛要用自己的身子吸引鬼子的注意并保存自己战士。他知道必须在不利的情况下,跑近鬼子,因为,他已经跟尹班长讲过了,在鬼子喊来更多鬼子前,立刻形成对对方的猎杀,在鬼子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尽量杀灭更多的鬼子。他跑着,两只眼睛紧紧盯住桥头边上的鬼子,毕竟还有几个鬼子在他前面岗棚边,他们可能马上发现在跑近的八路军,可能......徐连长意识到自己还可能遇到想不到的情况,他不管这些了,此刻这些都不再重要,他认为跑得越近,战机对八路军越有利。
这时,他看见三个鬼子还在聊。可一个鬼子不知说了什么,顿时,三个鬼子一起回头一看,他们看见了徐连长和他身后的十多个八路军战士,还有尹志刚班长那面的战士,跑过了大半的桥面,就要接近他们了。
一个叫龟次郎的鬼子叫喊:“有八路!”一个鬼子还是反应了过来,不过脸上还是在惊慌中。
“快,石原君,你快去路边帐篷里报告佐佐木小队长。快去!”这个叫铃木俊一郎的鬼子喊道,叫石原的鬼子立刻跑到桥边,去桥那边的帐篷。个子有些矮的石原立刻回身往桥左边较远处的在几颗树子下搭的两个帐篷,那里有45个鬼子跑去。
   徐连长用右手迅速伸向插在他紧束着宽皮带里的肚子上的驳壳枪,左手同时非常快地把皮带一拔松,抽出驳壳枪,迅速身子往前一出,枪就响了;他首先打得是往回跑的报信的鬼子石原。子弹从石原的脑袋边飞过,他吓得差点摔倒在地。这时,两个在桥的岗棚边的鬼子立刻拿起枪,朝徐连长射击,一向以多欺少的两鬼子要全力拿下徐连长似的。
徐连长看到:他们用枪对准他,于是向前面敏捷地一扑,同时喊道:“快趴下!”他是向身后的战士们喊的,还他担心鬼子射出的子弹越过他打中自己身后战士。
他扑在地上,同时开枪,极力牵制这两鬼子,至少能减少自己战士的伤亡。
这时,鬼子射来的子弹已经从他的背上尖利地带着声响飞过,幸好,他后面的战士都趴在桥面上。
可惜,徐连长发出的子弹没有打中两鬼子。
“小次郎,把机枪拿过来!”铃木君喊道,他显然想用机枪就近打死跑过来的、像洪流般冲来的中国八路军。然后,小次郎跑到桥头边,马上就抱来一挺机枪。
徐连长直接看见了。迅速想道:如果这时,鬼子的机枪一旦发出子弹,自己和身后的战士,在几秒钟间,全部被打死。想到这里。他立刻起身,跑向鬼子,距离更近了,瞬间就要跑近拿来机枪的鬼子。
两个鬼子非常快地架设好机枪,这就显示:和中国八路军连长立刻形成面对面的射击,当然,优势在他们的手里,仅此而已。
首先是鬼子的机枪响了。这是毁灭性凶险兆头!
   徐连长迅速向蹲在桥头右边靠正中的两鬼子射击。他动作很急迫,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没有击中鬼子,打过后,没有看到他想看的结果。就心里着急,立刻往前面跑,很想打死鬼子。他看到了机枪,非常清楚,如果不拿下机枪边的鬼子,他身后会有多个战士被打死。他努力用自己行动,接近和消除这两个鬼子带来的对自己战士的致命威胁。
“快,一个土八路跑来了。”鬼子铃木喊道,他也心急!然后,他在惊慌中条件反射地想到赶紧打死对方,就有些身子发抖地一喊:“打死他!”好像八路军已经到了他跟前,要或者马上端起枪打死他,而自己害怕慢了,命都受到了危险似的。


      “嗨!”操作机枪的鬼子吉野立刻把正在喷出子弹的机枪口,略调过来一下,正好是接近跑近敌人只有五六米距离不到的徐连长就迅速射击。一串子弹迅疾而直直地像雨点捕向十分英勇的八路军连长徐士杰。
中国人民的军队一一一八路军,都是用自己的肉体直迎猛烈的枪弹,为了胜利!
   仅两秒不到,在一串子弹闪着尖形的急急弹影中,横射如直线般击中了正在往前猛跑的徐连长。顿时他身子猛地抖动了一两下,就是这一串子弹又准又狠地射进了徐连长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
       而在另一侧,又一个鬼子打出的枪弹,也射进了徐连长的小肚皮里。徐连长没有立刻倒下,他竭力控制自己不倒下去,他坚毅地站稳。
这两鬼子看他没有倒下。就大胆凶恶地说:“走,上去打死他!”因为,徐连长离他们就是只有五六米距离。
“约喜。”于是,两个鬼子改用步枪跳过木栏杆,刚一站定,企图对徐连长进行第二次重射。
徐连长感到小肚皮里如有一柄带刺尖般的绞在肠子里的子弹般的翻痛。他几乎痛得小肚皮要爆似的。可他为了打死鬼子,立刻出枪,连续射击。
两个鬼子跑向徐连长,在徐连长身后不远还有在前进的战士,离徐连长有七米距离。两个鬼子可能看到了这一八路军的弱点,力图对徐连长和他的战士进行重击,被徐连长射出的子弹击中了胸部和肚皮。
“啊啊!”两声大叫,两鬼子扔下枪,双手捂住胸部和肚皮倒在地上。
徐连长亲自打死了两鬼子后,才略微踏实了。毕竟这一侧的鬼子对自己身后战士暂时没有危险。这时,徐连长才安心地用握住驳壳枪的右手、与左手捂着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此时有多股细细的血如溪流从他捂着的双手指缝间冒出来,流到了他站着的两腿间的桥面地上。徐连长踉跄了几步,才无力地倒在前边的桥面地上,昏死过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