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35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二十一)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11-13 10: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梁兵,看来这里到松岩村太远了。等到了关帝庙,怕都要到天黑了。”计又平背着徐连长说。他担心时间太长,自己连长命都保不了。
“计又平,那我们怎么办?”梁兵也急,也想不出什么来。
“走近路。”计又平立刻说,也觉得这样做,能缩短时间,把自己连长尽早送到白大夫那里才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这里附近哪又近路呀?连一户村民都看不见?”梁冰着急了,往四周一看,都是山。由此感到失望。他喜欢纯朴勇敢的徐连长,更想早点把自己连长送到白大夫那里。
“不能这样,我不能看着连长就死了。走!”计又平立刻就走,他觉得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这样重伤的徐连长就更危险。
“我们去哪里?”梁冰茫然问。
“往前面这座山翻上去再说。”计又平这样说。他感到也许先走着,应该会碰到一些人家,到时再打听。
于是他俩就立刻往山坡急步跑上去。计又平为了让自己的连长尽早被获救,跑得一脸通红;他把牙齿咬在自己下嘴皮上,鼓起红红的富有光泽的腮帮,背着重伤危险的连长急快地上山。要到山腰了,他实在背不动了。就让梁冰背昏死的徐连长。在一个山腰里,看到了一副人家。
里面有一个叫惠英的姑娘。看见了梁冰背着仍然昏死的徐连长,特别是看到紧系宽皮带粘着一背土灰的昏死的徐连长,脸发白,搭拉在梁冰的肩上;        而在徐连长紧系宽皮带的肚皮和贴着梁冰的背这一细细的缝隙间,几股细细的血从其小肚皮和背之间顺着徐连长的肚皮上的皮带流到了他的衣摆和大腿上,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下一片的军衣,已经被血染的湿红一片。
“姑娘,你知道哪有近路通到松岩村?”计又平立刻问,他已经顾不了自己的闷性子了,救自己连长是大事。
姑娘一听,立刻回答:“有。”
“在哪里?”
“后山下去有一条小河,渡河后走十多分钟就到松岩村。”
“太谢谢你了!”
姑娘说:“我帮你们过河。”看来姑娘也想帮助八路军,非常干脆地说。
“你!”计又平很意外!梁兵更是!
“看来这个八路军伤得很重!”
“他是我们的连长。”梁冰说。
“快走!”姑娘立刻说,没有一刻的迟疑。
    “嗯。”
两个八路军战士感动了。姑娘就带着他俩往后山赶,好像这是她的事,她的一件很重要的事一样。
于是,他们过了后山,到了小河边,姑娘用靠在水边的小木船把他们送到对岸。过了河,姑娘没有返回,而跟着他们向关帝庙方向的山道去。
“你怎么不回家?”梁冰问。
“我想帮八路军。”姑娘直接说,看了下在计又平背上的昏死过去的徐连长。又说:“他要喝些水。”姑娘说。看来她非常想帮助八路军。两个八路军战士心里一热。就把徐连长放下来,惠珍喂了徐连长一些水。立刻说:“快走,八路军同志!”
于是计又平背着徐连长,快步往前走。七八分钟后,他们都看见前面是一道褐绿色的不高的斜斜坡顶。
“八路军同志,上了这片山坡,就到关帝庙了。”惠珍说。
背着昏死徐连长的计又平停了下,用右手擦了一下他汗淋淋的通红脸。
“太感谢你了,姑娘。”梁冰说。
姑娘的嘴抿了下,注意到计又平很累了。立刻说:“八路军同志,我来背他。”
“姑娘你行吗?”梁兵问。
“多一个人,也许到得快。”姑娘马上说,看得出来,她更是着急,感到背着昏死的八路军连长更需要早到关帝庙,她也注意到:计又平,梁冰也累!梁冰还在那里犹豫,因为,他觉得这个慧珍是一个弱小姑娘,怎么能背自己非常沉着的徐连长?
计又平已经感到了这个姑娘热爱八路军,并一定要帮助八路军的急切愿望。
“梁冰,你帮着我把连长放在她的背上。”计又平这样说,没有梁冰的想法。
“可她太......”梁冰犹豫,这个姑娘背不动自己的连长。
计又平打断他的话,直说:
“快!”他的话简短,脸是表现出沉着而更多是相信。
看到计又平这样信任而绝不迟疑的脸色,梁冰感到了他信任姑娘的强烈的眼光。就急忙应道:
“好,马上就行 !”
于是,梁冰立刻到计又平的背后,把徐连长抱起放下在姑娘的背上,然后,姑娘背着徐连长上山,步伐很快,两个八路军战士都吃惊了,就跟在她身边,向在自己面前的斜斜的山坡上急步跑去。
      三月中旬的冀中山里,在呈现着灰褐色黄土、间或卷缩干枯的草和沿着像鼓包一样不平的透着褐蓝色的山脊,上下起伏至斜斜的山坡上。与高高出现的令人心旷神怡洁净瓦蓝色天空尽情相拥着。在斜斜的山坡上,生长着一片和一丛丛的新绿色小草。看上去,遍布斜斜的山坡。温和的春风从坡上吹下来,就像一双柔和的手一样,轻轻地抚摸着你的脸,让你感到春日的舒适和希望。他们不久,就上了山坡上,并消失在蓝色晴空和曲折的山峦浑然相交的山顶上……
     慧珍姑娘刚背到山顶,梁冰接着背,他们终于到关帝庙坡下。计又平立刻背上徐连长,使出浑身最大力气,几乎是直着腿硬着身子往坡上跑。虽然,平时在连里,话少,计又平有时看见自己连长走进营房,不招呼徐连长,可别的战士都起身急于向自己连长敬军礼,为连长让座,而他并不是不想招呼,而是他内向性格的使然。还有,他是不喜欢招呼人。有一次,在打鬼子的战斗中,眼看连长就要被一颗子弹击中头,计又平反应非常快,立刻左手一推,把自己身边的徐连长刚好推开些,子弹就飞过去了。在平时,他很少和徐连长说话,他看到徐连长厚道英勇,不对自己战士瞪眼、骂人,还有,计又平有次着凉了发烧,徐连长听梁冰说了,就把饭端在他的床面前,扶他起来,喂他饭,并立刻让卫生员看他的病。从心底里计又平喜欢连长,梁冰都感觉出来了。这时,计又平背着仍然昏死的徐连长尽量猛跑,他心里想,要早点把自己连长送到白求恩那里,他还极度担心,从徐连长受伤到现在已经近两个小时了,连长还活得成吗?





十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