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697
查看
0
回复

南京大屠杀十八两场白刃战后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9-2-1 11: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守卫在南京正南的中华门的国军一连,在团长黄正阳的带领下,和日军打了近两天,尽管打退了鬼子多次凶恶进攻,但是,在今天下午14点的来自鬼子的炮击中,中华门的城墙被炸出两个大洞,随后,鬼子马上组织了两次白刃战,从炸烂的两个大洞外攻进来,被一连连长王朝峰、胡营长和战士们限定在内墙边,经过两次长达30多分钟的血拼,中国军人极度英勇无畏地把凶残、强暴的日本鬼子杀退,很多日本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地摆在内城墙的地上,一大片,一大片,血糊糊的,和不少国军官兵的尸体混在一起,但是,日本鬼子死得更多。
   此时,张团长正和自己战士把自己在和鬼子的拼杀中战死的很多国军战士、指挥官的尸体抬到我军的一个大房里放好。
两个战士走到一个战死的国军排长身边,看到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上有四五个刀孔,白花花的几根肠子从渐渐变得殷红的伤口里鼓露出来在他一片血红的小肚皮上。他的眼睛还怒睁着,尽管人死了,还透出强烈的急杀鬼子的光芒来!
还有他旁边,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国军老战士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血糊糊的,一把上了刺刀的步枪刺穿了他肚皮,在他胸部上,在他浅黄的军衣上有几道带血的是用刺刀划的伤痕。
这个老战士的眼睛安然闭着,仿佛他没有吃鬼子的亏,因为他多杀了几个鬼子才死的。……
然后,又来了两个士兵把这个战死的军人已经没有余温的遗体抬走了。

……
现在,战士们正在等着鬼子的下一次攻击。
经过了上两次的白刃战,官兵们终于尝到了什么是通杀鬼子的淋漓感受了,尽管自己也有不少的人被刺死,但是,他们还是十分坚毅顽强地把鬼子杀怕了!
“连长,鬼子要进攻了吧?”一个身上有血的老战士问。
宽脸、身子非常魁梧有力的王朝峰连长,30岁。他对身边的老战士说:“老雷,我们就这样等着,只要鬼子从炸烂的缺口里进来,就跑上去消灭他们。”
另一个战士说:“是呀,绝对不能活着让鬼子占领中华门。”
“嗯。他们要来,就要拿命来交换。”王连长说。他是湖北农村人。一见到鬼子,他身上就爆发出无穷的力量,人十分英勇,透露出什么都不惧怕的神情,和日本鬼子拼杀了两场,他亲手刺死打死了鬼子有二十多个,还有他营长,一手拿大刀,一手握着驳壳枪,双手并用打死鬼子几十个都不了。
就说跟王连长说话的这个叫胡镇海的老兵也刺死了十多个鬼子。在他身边,还有一排长黄国虎,二排长曾孝祖都刺死了八九个鬼子,还有一向内向的高有才,看着平时不跟人说话,一和鬼子拼刺刀就把一切全用上,凭一把步枪,用枪柄活活打死了十多个鬼子。
还有别的战士也是绝对不会对近在跟前的鬼子手软的。
这时,胡营长和张团长也到了战士们的眼前。
王朝峰连长说:“团长,下一次战斗你不要参加了。”
“看到兄弟们杀鬼子,我虽然是指挥官,不亲手杀死几个鬼子,我不是白活了吗?!”
张团长说。
“你指挥我们就是了。”王连长说。
“我死了,由胡营长接替我。”团长更为洒脱说。
他们就这样聊着。长得团脸,身材宽厚的北方汉子黄国虎是一排长,有一米八四。他说话声音大,在一边都听得到。他性情暴躁,骂自己手下不留情面,但是他有钱就喊部下去喝酒。
一班长邓俊成,一脸的络腮胡子,他是老班长了,29岁,砍死了十多个鬼子。
这时,邓班长从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下的军衣包里拿出烟,
      抽起来。黄排长说;“老邓,跟我一支。”
然后,邓班长拿出烟跟才当上一排长的黄国虎。此前的第一场白刃战中,老的一排长魏天禧一共刺死了十多个鬼子,而在第二场,他刚把一个鬼子的肚皮刺穿,就被侧后的一个鬼子一刀把脖子砍掉。
当时的二班长黄国虎跑上来,同样把鬼子的头砍下来,并把几个像野狼悄悄靠近他的鬼子几下全部砍死。
后来,王连长就特地让他当一排长。
黄国虎向连长表示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猛杀鬼子。
现在,王连长也走了过来。
邓长说:“连长,来抽烟!”
模样多彪悍的王连长就非常随便地摆摆手,表示不想抽,就走在他俩的身旁站住。
“现在,过不了多久,鬼子要进攻了。”王连长说。他的军衣上有些血,是在前两场中杀鬼子留下的。
“那有什么?来就是,老子等着他小日本。”黄排长嚷道。是呀,鬼子再强大,都是人,没有一个鬼子不怕死的!。
坐在地上抽烟的一班长听了,一双圆眼发亮,你能看到他蕴含着猛杀鬼子的刚烈性情。
“老邓,听说你杀死了八九个鬼子,很好呀!”王连长说。
“我还等着再多杀鬼子。”一班长咕哝一句。他非常性感的鼻孔就翕动一下,把他身子习惯往上抬了一下。
“那行呀!”
王连长说:“也许今天,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死就死。不要忘了,有这么多鬼子陪着老子死,痛快!“邓班长说。把他的烟从嘴里拿出,呛了一下,然后咳嗽了两声,才昂起脸些。
王连长关心说:“老邓,你就别抽了,等这一仗过了再抽。”
“好吧,听连长的。”老邓显得极为豪爽说。就把嘴里的烟丢在地上,用脚碾熄。
他说:“连长,你不坐一下吗?”
王连长平淡地回答:“算了。”
黄排长听了,想开口说话。
在前面些的两战士突然喊道:“鬼子来了!”
这声音非常大又响令人心颤而短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