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863
查看
0
回复

南京大屠杀二十二国军营长林弥坚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9-2-1 11: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京紫金山的战斗在12月8日的深夜开始。国军502团一营营长32岁的、长得矮而非常魁伟,打到战士们肩上的林弥坚营长在两天前,就奉命带着一营国军官兵据守在位于南京城东北郊的紫金山虎口阵地上。两天不到,鬼子利用深夜进行偷袭,被林营长和他战士们打退。那是从深夜到第二天中午,战斗继续打。请读者原谅,让我们讲讲国军营长林弥坚和他的战士们的战事。

……
   现在是1937年12月9日中午,就是从昨天深夜的第一场战斗到今天中午的此时,处于战斗的间隙。现在,一把驳壳枪斜插在林营长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他鼓鼓的肚皮上,他在利用这个短暂的休战期,巡检战壕,因为在十多分钟前,中国军队打退了鬼子近十次攻击。我们需要强调一下:从昨天深夜到现在中午,他带着战士们和鬼子打了一夜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人闭一下眼!战士们太俱疲了,把鬼子打退后,都打起瞌睡来。不想此时,林营长从战士们中走过。
他走到了一连连长27岁的黄挺俊身前,这是一个苹果形脸,身子健壮,眼睛上长了一颗黑痣的果敢无畏的国军连长,他的身旁是一排长罗志刚,25岁,圆脸,颧骨有些突出,脾气急,人耿直,爱绕起二郎腿和黄连长坐在战壕里。
“营长!”两人都看到打到自己脖子的自己营长。就马上站起来招呼林营长。
“你俩怎么不睡一下?”林营长关心地问。
“哎,”黄连长说,“不能睡。”
“为什么?”
“还是把鬼子打敗了,我和一排长准备睡过三天四夜。”
“营长,现在能睡得安静吗?也许,鬼子要进攻了。”罗排长说。
“睡上一会,总比不睡好吧。用更好的精力打鬼子不是很好吗?”林营长用更富有的战场经验或更实用的情势提醒自己部下。
“还是睡一吧。”林营长还是说。他知道:在鬼子进攻前睡上一会,战士们的作战状态就会更好。“睡吧。”他说。为了不打扰他俩,林营长就走过去了,到一处战壕。

他看到一些战士没有睡。就走到一排一班的几个老兵身边。
他对一个坐在战壕壁下,弯着腰,一张土红色的长脸略发亮,鼻翼有点尖,正用两个手指(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烟抽,都剩下烟蒂了,还在抽。林营长对这个老战士说:“老苏,别抽了。”
“营长,你让我抽吧。说不定,下次战斗来了,我还抽得抽不上更难说。”
此时的每一个中国军人,不管是指挥官还是战士都非常清楚,每打一仗,就会不可避免地死一些人:也许是他,还有你,还有我,这种军人生死不定的战斗命运充满了更加不确定的变数。
尽管是军人,尽管在打仗,对于存活下去的希望都是一个军人渴望的。此时,每一个军人被严酷的事实和死亡威胁着,如处在死亡的阴影里。
然后,林营长抬起手拿出口袋里的烟发了一支跟他,老苏就接住烟,把烟放在他显得英气的浅黄色军帽下的耳朵上,然后,林营长又发烟跟其它几个战士。
   比自己战士们矮一截,站在部下跟前、打到他们的脖子或肩膀下的林营长和大家说了几句,就向战壕东边走去。他又想起,自己要多去看看战士们,还有战壕的完好程度,这是他主要关心的:战壕打烂或破了,一打仗就对战士们不安全的。此时,林营长看见在两边都有战士或睡。或聊谈,他就从他们中间缓步走过,也看到战士们都尊重他,招呼他,心里感到温暖!他想道:一定不能辜负大家对自己的期望。
他走了几分钟,看到一班长王宝才。王班长是一个苹果形脸,叶子形眼睛,非常性感的鼻子,一脸黑乎乎的络腮胡子,30岁,身材环厚。
他身边有一个新兵叫唐耀辉,19岁,还有两个新兵。
在这一天一夜不到的时候里,三四个新兵跟着王班长打了四五场仗了。
王班长对一个矮些瘦的18岁战士说:“小何,听说你还害怕?”
“嗯。”
“你都打了四五场仗了,咋还是怕?”
在一旁的瘦而个子小的小唐说:“他一直都怕。不敢拿枪,不敢开枪。”
“小何。”王班长好像才知道似的想说小何。
“班长,你不要说了。”小何说。
王班长也就不说,
转过来,看到林营长走过来了。
      当营长到了身边,王班长也没有告诉营长关于小何的事。一个战士说:;“小唐,这样怕,就不被日本鬼子打死吗?怕有什么用?”
林营长知道,在他部队里,所有新战士怕打仗,他也明白了:自己过来时,王班长的脸显得发闷,好像没有看见他似的。就对战士小何说:“小何,不要怕。你想,你怕鬼子就不被鬼子打死吗?你压缩在那里,鬼子就同情你吗?他照样打死你,还要打死自己的战友。知道吗?”
听到自己的营长亲自对自己说,小何好像对自己怕的思绪获得了安慰。他就抬起眼睛,看到自己营长彪悍而更为厚道的理解眼光。
然后,做事非常干脆的林营长就走开了。他觉得话已经对他说了,一切在于小何自己。林营长就走到一边,坐在战壕地上。林营长把头靠在紫红色的、挖得铁锹印一竖竖一横横的战壕壁上。这时,他感到非常累,想睡觉。就闭上眼睛,马上就进入梦里。
很快沉入非常惬意梦里的林营长,过了多一会,在睡梦里的林营长觉得有人在推他。他动了动,还是只顾睡,什么都影响不了他。直到他被很推了一下,自己才醒过来。
“营长!营长!”是黄连长心急的不得了的喊声。
“什么事?”
林营长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看到黄连长在自己跟前一脸慌张。
“鬼子进攻了!”
林营长一听,明白了。就马上从战壕里跳起来,一步快跨到战壕前,一看:斜陡的山坡下,是有几百个鬼子朝虎口阵地积极地攻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