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550
查看
1
回复

【小说】补买的戒指(此文发2019《西南作家》2期)

[复制链接]

楼主: 黄土地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9-7-8 19: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补买的戒指(此文发2019《西南作家》2期)
文/黄璜
正月,我和妈妈在老舅家喝喜酒,小姨突然问我妈妈:“大姐,你啥时候买的金戒指啊?”妈妈的脸上乐开了花,他当着亲戚们的面大声地夸起媳妇玲子:“这金戒指是我家媳妇玲子给我买的礼物。”看着妈妈手中的戒指,我便想起了过去。
我和玲子结为伉俪说起来是缘分。1988年暑期,我和玲子虽然不是一个师专学校毕业的,却被分配到我们县一个偏远的农村中学任教,那年,我们都教授初三的课程,我授课语文,兼该班的班主任,她授课数学。玲子和我一样,都是农民的孩子,家庭境况都不好,她身材矮小,皮肤微黑,长相一般,也许是故意掩盖着心中的那份自信,玲子不善言谈,喜爱学习。课余时间总喜欢将自己关在寝室里备课、批改作业或者自学。
这一年,我和玲子的接触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这一年,也因为我们共同的努力,我们教授的班级中,56名学生破天荒地考取了8个中专和13个县一中,如此成绩在当时的农村中学引起了轰动。为此,我和玲子的第一个教师节过得非常开心,一起被评为县教育系统优秀教师。去县城参加表彰会回来的路上,恰巧经过我家的村庄,我看了看手表,我于是对玲子老师说:“时间还早,我也好久没回家了,想请你去我家喝杯茶可以吗?”没成想玲子却爽快地答应了。
妈妈看见我带个女老师回家,喜出望外,立马下厨,很快端上来两碗热腾腾的荷包蛋,我对玲子说:“这是我们农村的最高礼遇,即使你吃过了午饭,也得吃点。”玲子低声问我:“不能就我们俩吃啊?”接着,玲子去厨房牵着妈妈的手走了出来,此时,我发现妈妈的眼中含着泪水。我立马也从厨房拿来一副碗筷,碗里盛有半碗红糖水,玲子对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这碗里有三个荷包蛋,按照我们农村的习俗,客人一般只吃2个,这样,你妈妈就能陪我们一起吃荷包蛋了。”
回到了学校,玲子的影子便印在了我的心中。
妈妈也经常来学校看我,每次来总要给玲子带点土特产,我的态度是默许的,玲子也显得高兴。一天,玲子的爸爸突然来学校找玲子,我也有幸陪他喝点小酒,也许是那时太年轻的缘故,当我看到玲子父亲的外套显得有些破旧时,我便送老人家几件旧的衣服,玲子父亲很高兴,玲子也没反对。
晚上,玲子来找我,说她的父亲没有走,我意识到玲子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请玲子在学校的操场上走走,玲子欣然应允了,玲子对我说:“我家住在霍山的一个小山村,家里很穷,哥哥今年都28岁了,还没找到对象,父亲这次来找我就是因为哥哥的婚事,父亲说有人给哥哥介绍了一个对象,可女方说需要1万元的彩礼钱,我想找你借点钱。”我对玲子说:“今晚就让你父亲住我的房间吧,至于你说的事情,你先等我一会吧。”
当我把凑来的钱交给玲子时,玲子当着我的面哭了。
我递给玲子手帕,安慰玲子说:“别怕,以后咱们一起面对,今后的生活会慢慢变好的。”玲子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和玲子确立了恋爱的关系。
两年后的国庆节,我向学校提出了结婚申请,校长将我们的寝室调整在一起,我找来泥瓦匠将婚房进行了简单的装潢布置,玲子也主动来帮忙,家具陈设、生活用品都是我和玲子一起置办的。我的父母亲希望我们能在农村举办婚礼,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玲子时,玲子表示同意。
国庆节前,我陪玲子专程去看他的父母亲,玲子的哥哥已经结婚了,也已经分家另住。从玲子父母亲家出来时,我发现玲子的母亲在给玲子什么东西,玲子没要,我也临时有了自己的想法,只是这个想法不能让玲子知道。
我和玲子的婚礼简约却也浓重,在众多亲友们面前,我给玲子带上了婚戒。
第二天,我和玲子去看他的父母亲,领走时,我给玲子父亲三千元钱,我说:“爸爸,你们这老房子实在是太危险了,你就找人建两间新房吧。”玲子既兴奋,却也疑惑。
有一天晚上,隔壁女教师小陈兴高采烈地来找玲子,她伸出右手取下一枚金戒指,炫耀地说:“我今天真走运,你看,这是我今天在省城商之都门口捡到的金戒指,当时这枚戒指都被别人踩扁了。”
“这金戒指怎么是软的,那你给我买的戒指怎么那么硬?”玲子晚上问我。
我便随口应付,“你那枚婚戒不一样,是白金的。”玲子没再说什么,我那夜却辗转发侧,夜不能寐。
这个小陈老师也真是的,干嘛要在玲子面前炫耀啊?我得想方法解决好这件事情,毕竟我当时为玲子买的婚戒是防制的。
第二天,玲子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可我却多了一份心事,我不知如何面对玲子。我心中暗暗决定,先观察几天再说,只要玲子不提及这件事,就等到结婚纪念日那天,我给她买一枚真正的戒指来补偿。
因为小陈老师住隔壁,她总时不时地和我家玲子面前说她捡戒指的事情,我在一旁显得不耐烦,可玲子却显得淡然,总是付之一笑,玲子的微笑让我心安。
一天,母亲来看我们,幸好玲子不在,小陈老师又一次说起她捡到金戒指的事情,我当时突然大声对小陈老师吼道:“我都听烦了,请你以后别再说戒指的事情。”
妈妈批评我,我趁玲子不在,只好交待。
“孩子,这件事情妈妈来帮你解决。”妈妈这么一说,我也没太在意。
下午妈妈回家时,突然对玲子说:“孩子,妈妈明天要到一个朋友家喝喜酒,想借你的戒指戴几天,等国庆放假我就还你。”玲子显得惊愕,也没说什么,便拿出我给她买的那枚戒指。
可怜天下父母亲,玲子哪里知道我母亲的心。
国庆节那天一早,妈妈电话要我们回家吃饭,其实妈妈的用意我知道。妈妈烧了一桌子的菜,饭桌上,父亲说,今年家里丰收,前天还卖了两口肥猪,父亲让我陪他喝两杯,几杯下肚,我显得微醉。
此时父亲对玲子说:“玲子,有件事情,你得原谅我和你婆婆,就是我不该在你结婚时,给你买个防制的戒指。”说着,母亲给玲子拿出一枚戒指,同时还有一张发票,母亲对玲子说:“如果你觉得款式不合适,可去商之都调换,那枚假戒指我就留下了。”
玲子突然去了房间,妈妈显得慌张,我也不知所措。
父亲摆了摆手说:“别紧张,我相信玲子。”
没想到玲子也拿出一枚戒指,他微笑着交给婆婆,说道:“妈妈,这是我和您儿子专程给您买的金戒指,希望您喜欢。”
我吃惊地看着玲子,玲子笑着说:“其实我早就知道那枚结婚戒指是防制的,我也知道婚前买戒指的钱给我爸妈盖新房了。”
此时,我发现玲子的脸上飘过两朵微红的云彩。
(通联方式:作者:黄璜 地址:肥西县金桥小学 邮编:231262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