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31
查看
0
回复

许辉:皖东的树

[复制链接]

楼主: 谁是英雄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9-10-12 14: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皖 东 的 树

■ 许  辉


粗粗一看,皖东的树和中国大地上的树没有太大的差异,例如中国大地上当下占绝对优势的树种杨树,在皖东大地也随处可见,杨树这里一行,那里一丛,这里一棵,那里一片,直拔高挺,自有它的特色。

这是粗粗一看的印象。待到细细一瞅,便看出各处树种的不同来,例如滁郊琅琊山上的琅琊榆。琅琊山我去过许多次,每次去,接近山门时,脑海里总会不自禁地浮出欧阳修“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的句子,望之蔚然而深秀,欧阳修说的是琅琊山,我倒每次都感觉他说的是琅琊山无所不在的琅琊榆。琅琊山上的琅琊榆,这里一棵,那里一片,这里一行,那里一丛,各呈姿态:单棵的琅琊榆,有的斜在陡崖边,有的歪在怪石旁,由于地物所限,因而都长得粗结虬然、艺态高超,叫人忍不住就要多看几眼,多想几分;成行的琅琊榆,多长在道旁路边,那里空间宽敞,气韵流通,因而都长得挺拔秀美、姿态昂扬;成丛的琅琊榆,多长在寺旁屋后,或三两成丛,或三五结伴,它们既是山间建筑的苍桑背景,也是石墙瓦脊间的主打风光,它们是琅琊山庙宇屋舍的最优伴侣;成片的琅琊榆则长在半山漫坡上,由于无所拘限,因而山坡上的琅琊榆都相攀互生,长相优雅。在琅琊山上,琅琊榆不计风寒,不计山瘠,无论环境的宽松或生境的窘仄,琅琊榆都无处不在,它们坚韧、耐活且长寿,是琅琊山的一种象征和符号。

明光市八岭湖的百道河下游河道边有一种树,叫枫杨,也是叫我震惊的一种树。那天到八岭湖时,已经是小傍晚了,一天的旅途劳顿,看什么景致,都有所失色,对后面的观览,并不抱太大的期望。主人安排大家乘观光车沿河而上,逐渐进入山的深处,晚凉慢慢地洇了上来,人的疲困也渐渐消退了些。山路右手是蜿蜒曲折、流水潺潺的百道河,河边是或宽或窄的砂石河滩;左手山冲间时有时无的小块平原,偶尔见得着衣着朴素的山民、山妇,沉静地在山间平地上做事,拔草或斫柴,但听不见半星人声,只感觉到山间愈来愈浓的深幽。几辆车上的人都默着,凉意还在愈益浓厚地洇上来,车上人的眼光却慢慢都转移到右手百道河时宽时窄的砂石河滩上了,只见河滩上一种叫枫杨的树越来越多,越来越抢眼;它们大的或有一两搂粗,小的也有盆口粗细,它们粗壮弯曲的根由于汛期洪水的冲刷,都暴露在砂石河滩上,看上去虬结扭动、悲壮苍凉。众人大惊,忙停了车下来细看。原来沿百道河这无数棵巨大的枫杨树在这百道河边扎根,已经不是三年五载、十年八年了,它们是祖祖蜚辈辈在这里生活的土著,它们的根虽然由于洪水的冲刷部分暴露在外,但它们仍能扎根地泉、竞望蓝天、枝繁叶茂!它们有着超强的适应能力呀。

凤阳县小岗村村外屋后还长着一些大柳树。由于树形歪斜、喜好生虫、材质松软,柳树在显眼的公共绿化带已经不太容易见到了,在人工景点也十分稀少,它们也不是行道树的优先树种,但在凤阳县,在凤阳县的小岗村,你在一些不起眼的村前屋后,在野河的岸边,都还能见到一些经年的大柳树。柳树是包括小岗村在内的淮河流域传统的优势树种,在淮河流域,不管是平原,还是微丘,或是低山,以往到处都有柳树的树影。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一个人穿一条牛仔裤、背一个黄书包、蹬一双黄球鞋,到凤阳枣巷、黄湾、临淮、小溪河、大溪河等地采风,走过小岗村时,村里村外见到的,多是大柳树。柳树虽然树形倔犟,歪扭不材,但春天我们最早见到的鹅黄色的萌芽,那是属于柳树的,暮晚我们听到一树的百鸟齐鸣,那是属于柳树的,我们童年吹响的柳笛,那也是属于柳树的。柳树可以生长在干旱的地方,干一些,旱一些,对柳树的影响并不大;柳树也能生长在池塘或河流边,柳树一半的根浸泡在水里,另一半根深扎在泥土里,春天它却萌芽得更早;柳树甚至能生活在浅水里,汛期涨水的时候,它整棵树的下部都浸泡在水里,并且一直浸泡到第二年的初春,但是没有关系,它还是在生长,还会在早春率先绽放出鹅黄色的春讯来。在江淮大地上生活的人们,或许都有着那么一种柳树的潜质。

来安县池杉湖湿地里生长着众多根状奇特的池杉树,它们粗壮的水生根扎在浅水里,露出水面的那一部分膨胀起来,象一个个放大了数十倍、上百倍的浑圆的瓶子,看上去十分奇特。这些池杉树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为了阻滞洪水,而从国外引进的一种湿生树种;随着时间的推移、基础设施的完善以及观念的变化,池杉阻滞洪水的作用已经消失,在实用价值方面,池杉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变成一种无用之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地人甚至把它砍来当柴烧。但正是这些无用之木,成就了池杉湖湿地的独特景观,也吸引来无数只珍稀水鸟,在这里繁衍生息。我们乘一叶扁舟,穿行在池杉树巨大的瓶形树根之间,周围和附近的树枝上,苍鹭、牛背鹭、夜鹭、鸬鹚、灰雁和赤麻鸭,你来我往,啼鸣声不绝于耳。小船绕行在巨根的丛林间,水中有林,林下见水,水林交融,我的眼前逐渐恍惚起来,只觉得鸟休于林间,鸟又食于水中;鱼游于水里,鱼又游于林间;林扎于水下,林又矗于鸟中。因而阳光沐浴,湿地和谐,万物生长。

作者简介
许辉,现任安徽省文联副主席,安徽省作家协会原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散文委员会委员,曾任茅盾文学奖评委,曾率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美国、加拿大,已出版文学专著近40种,作品获多种文学大奖,短篇小说《碑》是全国高考大试题、上海大学等高校研究生入学考试大试题素材,中篇小说《夏天的公事》等曾入选北京大学等高校教材,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等权威选本,并翻译成英、日等文字出版发行,被评论界评论为“独树一帜的作家”“非经典时代的经典”。许辉的散文随笔文化意味浓厚,文学意境深远,视野开阔,角度独到,具有较高的文学品位和思想价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