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55
查看
0
回复

 温跃渊:静心为人,平心为事

[复制链接]

楼主: 谁是英雄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9-11-11 09: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家庆走了。但他又没有走。他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太宝贵,太丰富了!

  30多年前,第一次得知他自费考察大别山的事迹,我就被他感动了。此后就盯着他不放。我当时就全方位地采访,包括支持他的县委书记、科委主任、小学老师以及他的老父亲。

  何家庆的父亲是位很倔强的老人。老人有一句话:无事扰人是个债。他从不去任何人家吃饭,连在安庆的4个女儿家也不去吃饭。父亲9岁拉车,何家庆也9岁跟着父亲拉车。老人从不收礼,何家庆更是决绝。

  1990年6月,何家庆去当科技副县长,他以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清风傲骨,给吃喝成风的官场吹进一股清风。副县长自是常有吃请陪客。第一次吃饭,他掏出15元放在自已桌前,他的这一举动杵得全桌人都很难堪。此后县里再也不敢请他陪客了。挂职的862天中,他有697天在田间地头。但挂职结束时,还是要请一下的。何家庆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考察他的干部问他:“你呆在这里两年了,吃饭时你像钢铁一样一动不动,你这样做和地方上怎么配合呢?”何家庆说:“我想的是怎样配合老百姓。”

  在外人眼里,何家庆是不苟言笑的。其实,他是一位很睿智、很幽默的人。早年,我与他常在半夜时通话,多半是他打来,声音很轻:“你好。”“你好!”我立即大声地回了一句,“这一阵在搞什么?”“明天我到山东去。”我比他虚长八九岁,加之多年采访结下的友情,有时在他面前便有些“老资老位”的,数落他:“为什么非要大年三十还要往外跑?你欠胡建群、欠禾禾‘人情债’太多了,就不能在家过个‘团圆年’吗?就不能缓几天再走吗?”

  他轻轻地笑说:“不能。”我说:“你恐怕又是没吃晚饭吧?你不能老是这样糟蹋身体啊!”

  “好的。马上回去吃。你也得注意。别以为自己长得胖,瞧不起我们这些瘦子。毕竟年岁不饶人了,不能再那样去当拼命三郞了。”

  他是指我那年追寻他在大西南的足迹时,每天日行500里累得腰疼背酸的狼狈相。写他考察大别山历险的第一部报告文学时,我就在日记中发誓:要用何家庆精神来写何家庆。但那时我还正值中年,还能活蹦乱跳地到处跑蹿。而真正地用何家庆精神,则是在大西南的追踪采访。我每天要从县城到区里,到乡里,再到村里,夜晚与乡民采访、开会、谈心。第二天如是。只有你真正深入到了鄂西那贫困的深山里,你才能感受到了乡民们对何家庆的热爱和感谢;只有你在山区遇到了饥饿和疲惫,你才能感受到何家庆在西南大山中的艰辛和困苦。我按照何家庆给我的路线图和他个人的便条,就这样也还在山里吃了闭门羹,何况他长发垂须、衣衫破旧,他何家庆一路上要受到多少委曲和侮辱!但是为了西南山区贫困的山民早日脱贫致富,何家庆神情决绝,义无反顾,坦然地走在大西南坎坷的山道上!

  2003年的2月2日,是羊年的大年初二。一早,何家庆打来电话,说是给她女儿禾禾的一本《我的1998》,先让给我,要我去一趟。雪后初晴,阳光灿烂,满街都是提溜大包小包串亲戚的人,打的根本打不上。我11点多出发,12点才到,好歹他是个把吃饭看得极淡的人,聊到1点10分,办公室电话响,我接,是他妻子小胡打来要他回去吃饭,他不走,他像是不吃人间烟火食似的,有时一天只吃顿把。我说都像你这样,也不要什么袁隆平搞增产了。他笑,依旧是那件蓝色中山装,裹得身上有点儿紧了,头发蓬松而不修边幅。实验室里有一株盛开的紫色的花,十分淡雅,我问叫什么花,他说叫胡蝶兰。

  送我一本《何家庆西行日记》,他在扉页写道:

温先生雅鉴:

  静心为人

  平心为事

   何家庆

  羊年正月初二

  不错,这八个很有哲理的话,倒很符合他的性格。

  他给我一个刀片,我要刀柄,他舍不得。我说光有刀片而无刀柄不好用,他说要十三块钱。

  我们两人在一起时,我们说话很随便,他便低着头,透过眼镜片看着我,朗朗地笑。

  我们也还时有联系。问他还跑吗。他说还跑,云南,鄂西。

  还干什么?

  上课,带学生。

  我打破沙锅问(纹)到底:还有什么?

  我用十多年时间,出了一本书《中国外来植物》。

  书呢?拿来看看,送我一本。

  我没有,一本也没有。200多块,我买不起。

  那你见过这书吗?

  见过,学生从网上买的,让我签名。

  当晚,我让孩子从网上购了两本。

  好沉好厚重的一本书,我在秤上称了一下,有三四斤重。书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200万字,720多页。列出已归化和栽培各类植物827种,印刷精美。实为目前中国外来植物搜罗最为完备之一书。对从事植物学、生态学、农学、环境科学以及政府决策部门,都是极具研究价值和参考价值的一部重要的学术著作。

  我把这两本书送给他。在我们的闲聊中,他的声调始终是平静而又平和。我想到了他的两句话:静心为人,平心为事。

  我怕这两本书又会被别人拿走,特地在扉页上题写了两句话:

  赠何家庆先生,请任何君子勿夺何老师之爱也!

  他看了这两句话,笑了,一张瘦削黧黑的脸上,竟还“哈哈哈哈”连着大笑了几声……

  现在,何家庆走了,他平静地走了。他的一生,平心为事,静心做人。他的一生“我是人民教师,要为人民服务”。他的一生,全部奉献给了他热爱的祖国和人民。他对他的祖国和人民,是最有资格欢笑的一个人。

  何家庆走了,在我的脑海中永驻和定格的,将永远是他爽朗的笑声。

  2019年10月22日深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