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77
查看
2
回复

退休之后(小说)

[复制链接]

楼主: 耕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4 09: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耕野 于 2019-11-14 09:56 编辑

                        退休之后(小说)

文/徐戎   东
    我家祖祖辈辈是农民,先人大字不识半升。到我这一辈祖坟终于冒出了一股青烟——我大学毕业后,一步一个脚印,从一般办事员一直当上某县县委副书记兼某县县长。
这股缭绕不绝的缕缕青烟冉冉升腾,着实为家人长脸,为祖宗争光。我也是春风得意,信心满满,为党为民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人脉关系自不用说,虽不能像县委一把那样呼风唤雨,一手遮天,倒也是前呼后拥,求者如云,一拨一拨,纷至沓来。诚可谓福祉无疆,春风得意……
可自去年退休以后,我有说不尽的苦恼和失落感,不但在位时的风光不再,而且遇到熟人无人理,门前冷落车马稀。你说这世界是怎么啦?以前对我恭恭敬敬的人现在都变成了另一副模样,见了我有的躲着走,有的装没看见,更有甚者,我为赢得尊严主动上前喊他名字,伸手握手,可他把两手竟然往口袋里一插转脸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对这些司空见惯的事太多太多,令我苦闷,使我心寒。为避免这些尴尬,我一般锻炼不去广场,不去大街,更不去闹市,只能守在家里,足不出户,和老伴唠嗑。想锻炼就在院子里走走。我暗自哀叹,这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啊!我曾是堂堂的一县之长,怎么会落到现在这般田地?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日,我去洗澡回来,遇到我的族亲该喊他表叔的徐老先生。你说他在干嘛吧?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在算命一条巷里摆摊设点——算命卜卦。哎,甭说,我对这个表叔还是了解的,他可是个念过私塾、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退休之后,怎么干起这个行当啦?!只见他坐在那里正在给一个妇人算命、卜卦。他满头白发,身穿长袄,胡须飘然,戴个老花眼镜也遮不住他一脸的沟沟壑壑。他全神贯注地给那妇人解说的头头是道。出于好奇,我就站在他身后听他说辞,直说得那妇人不断点头称是,说你算得真准,不愧是徐大仙啊!啊?徐大仙?表叔咋混上这个称号啦?!我正在纳闷,冷不丁看到表叔后面的墙上还真的挂一面别人送他的紫色锦旗,但见上面贴两行黄字:
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
测风水勘六合,知袖中乾坤
再看首句,那字是:赠济世神仙徐茂公先生
落款是:淮上居士   罗道然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八日
哎呀,我看到这里不禁对表叔肃然起敬,表叔能称神难道真的是谢石转世,徐茂公再生?!
我正在狐疑间,见那妇人起身递给表叔20元钱说,谢谢大师指点,这钱算是酬谢。表叔说,不要客气,如果应验再来找我。那妇人说,好,我走了,要是应验,一定再来谢你!妇人走了。我不想走。我想请表叔到我家里一叙,取点真经。这时表叔抬起头来透过老花镜和我对视,没有言语。我说,俺表叔,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狗娃啊!表叔还是不理。我说,表叔,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吗?我是李亦然啊!乳名狗娃。这时,表叔说,怎么不认识,扒皮我也认得你的骨头!你这么大的官,今天怎么能认得我这穷酸、老朽啊?真是太阳从西边出喽!我一阵心酸,这亲戚对我怎么也是如此冷漠、如此作对啊!难道我就这么讨人厌?令人烦我忍气吞声,对表叔诚心诚意地说,表叔,我以前是因为工作太忙,可能是怠慢了你。今天,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以前都是我的错!你老今天说什么也得到我家做客。家里茅台、五粮液都有今天啊,俺爷俩喝个够!走吧,这天也晌午了,到我那过两天去!表叔说,我这糟老头子可不去沾你当官的光,承受不起噢!我说,俺表叔,无论如何你今天得给我这个面子,不管你怎么说,今天也得到我家坐坐。我现在退了,不像以前了,有的是空。我说着就去给表拾掇锦旗折叠起来。表叔看我这样也就卷布收摊。他边收边说,亦然,你今天既然这样,那我就去你那给你好好说道说道。我说,表叔,这正合我意,我目前正处在苦闷之中,就是想请你到我家给我找找原因,指点迷津开导开导。好在离家不远,说着说着表叔就和我一起来到我家。
一进院子。表叔看我住的三间两层的独家独院,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东瞅西看说,这不愧是县太爷住的地方啊!这么豪华!我说,一般一般。住的比我好的有的是。快进屋吧。我一边嚷进嚷坐,一边喊我爱人,秀英啊,来来来,你看我表叔来了,多炒几个菜,我要和他老人家一起好好喝两盅。哎,来了。话音刚落,秀英到了。她一看这老头并不认识,有点懵懂。我忙介绍说,这是我家族老姑奶奶家的老表叔,今天第一次来。秀英听完介绍,忙说你老人家请坐。我帮表叔把他吃饭的家当放在墙的拐角,让表叔在沙发上坐下,我也就坐在了表叔的身旁。这时,秀英端来两杯泡好的黄山笌片放在茶几上说,表叔你请喝茶。表叔说,好你忙去吧。我嚷着表叔吃茶几托盘里的水果。表叔说,吃不动喽!我说,那你就吃根香蕉吧。我说着帮他剥了一根。表叔也没谦让接过吃了起来。他边吃边赏着墙上的名人字画说,你这可都是旷世精品啊!我说还是表叔有眼力。这幅是郑板桥的。那幅是张大千的。那幅是黄秋园的……。我一幅幅介绍如数家珍。正说着,爱人喊,亦然,快带表叔过来吃饭吧。我带着表叔来到饭厅餐桌前让表叔上座。表叔也不谦让坐在了首席。
餐桌上放着四个菜碟,一碟是卤牛肉,一碟是大红虾,一碟是韭菜炒鸡蛋,一碟是芹菜炒肉丝。我撒好了盅筷,拿了一瓶茅台酒首先给表叔斟上,我也倒了一杯说,表叔,我以前如有做的不到的地方请你老原谅,这歉意都在这酒杯里了。看,我先喝一杯表示自责,于是,我一饮而尽。来,表叔,我先敬你两杯。我说着站起来给表叔端上满满一杯,敬他说,这杯酒祝你老健康长寿。表叔笑着一口喝完。我又斟满一杯端起来敬他说,这杯酒祝表叔生意兴隆,财源滚滚。表叔听了乐得合不拢嘴,说托你的口福,这酒我喝,说着一口干了。我说,下面呢,我们俩平喝。表叔说,好,我看你酒量恐怕不小。我说,表叔,我不瞒你说,我在位时曾和那个漂亮的女副县长每人对喝一瓶五粮液呢!我自觉失言,说这干嘛?!忙调转话题说,不说了,我们喝酒。表叔说,你这酒可真是好酒。这酒那么贵恐怕不是你自己买的吧?我说这都是以前朋友送的。噢,你看我这记性,表叔你是爱吃烟的,你看,我这不吃烟也忘记给你拿烟了,对不起啊,表叔!我说着到内室拿出一条软中华朝表叔脸前一放说,我不吃烟,这烟都给你啦带回去慢慢抽。表叔看着这烟这酒还真的有些心动。我想表叔这辈子恐怕是第一次喝这酒、吃这么高档的烟哦!表叔看那烟说,放在那吧,你要是真的不抽,那我走时就带着现在不抽了——喝酒!我说,好好好,咱们喝酒。于是,我一杯他一杯喝得津津有味。秀英厨房忙完也来敬酒。不觉一瓶茅台下去了。我就又拿一瓶,表叔连忙摆手说,亦然,不能再喝了,我毕竟这把年纪了,吃饭吧。我说那听你的,不喝了,吃饭。秀英撤掉菜盘端来一碗红烧肉,一碗红烧鸡,一碗瓦块鱼,一盆三鲜汤,又端来三碗米饭。我说,表叔,那我们就吃饭吧。表叔端起米饭碗说,吃饭……
我和表叔酒足饭饱,回到客厅,落座沙发。妻子秀英连忙续茶。我说,表叔,你看我们两家虽然是亲戚,可这以前由于我工作太忙也没有和你走动走动,亲戚嘛是越走越亲,不走就不亲啦。表叔,你说是不是?表叔说那是自然,可我这一介平民,怎么能攀上你这门官亲呢?!我听了刺耳,忙说,表叔,你就别再寒碜我了。我还有事请教你呢!表叔说,什么?你请教我?!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说,是的,我真的有事要请教你!表叔捋了下胡须问,你真的有事请教我?我说是的,我真的有事要请教你!表叔有些得意,说什么事?那你就说吧。我说,自从我退休之后,我总觉得不知是一些人病了还是社会病了。你看,我这以前在位的时候,城乡的那些大小官员经常来我家看我还送东西,弄得家里天天说说笑笑,热热闹闹,门庭若市。可自从我退休以后就门庭冷落也没几个人理我了。在广场锻炼、街上走动,明明是熟人,明明是我以前的部下,可见到我就像没看到一样,不但脸色冷若冰霜,而且转身离开。没办法,我就试着主动和熟人打招呼,离老远我就低声下气地、弯腰施礼地、笑脸相迎地主动和人打招呼,可有的还可以伸手和我握握,有的索性就置若罔闻,不理我转身离去。俗话说得好,人走茶凉,物是人非。这可一点不假啊!表叔,这个事我总是想不开,一想就窝心!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所以今天请你来,想听听你的高见!
表叔听完,趁着酒兴说道开来:
我说亦然啊,你说的这个事,你必须从你自己的身上找答案。你可以回想一下你在位为官的历史,你在那些时期是怎么对待人家的?你怎么对待人家,人家现在就怎么对你。你要切记,当官是一时的事,做人是一辈子的事。你当官的时候,不要忘乎所以,自以为是,趾高气扬。你当官需要人尊重,百姓同样需要尊重。因为无论当官还是不当官的同样都是人。人都具有七情六欲是讲感情的。你要想真正被人尊重,你首先要尊重别人。因为,只有尊重别人的人才能被人尊重。比如,你和你的堂哥就不一样,你哥然的官可能也不比你小。你哥每次回到老家都拿着烟走家串户向庄邻问长问短,落得一片赞扬声。可你是怎么做的?每次回家一车攮到大门口,见了庄邻老少昂头挺胸,旁若无人。谁睬你那一套,你的官当的再大,到家了——一文不值!村里的人没人说你的好哦!你再想想,你当官时是怎么对待你的部下的?你今天落到这个下场,不能说和你那时的为人没有联系。你当官时别人依偎你是摄于你的权力。夸你赞你,那是有求于你。依你偎你那是逼不得已,那是因为你有权力,他们的乌纱帽在你的手里,想给就给,想脱就脱,他们不巴结你行吗?你要是真心的热情待人,爱护别人,能会落到今天这等地步?!再者,我在小巷里摆摊就能听到关于你的传闻,有的说,你儿子初中还没毕业就给弄个好编制,安在吃皇粮的单位;有的说你收人钱财不办事;有的说你虚报浮夸挣奖金;有的说你工作无能,发财有方;有的说你……唉,不说了,多着呢!反正对你众说纷纭,满城风雨。这一桩桩,一件件,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可你自己最清楚!他们不理你是小事,不揭发你就算万幸了。这些苦果都是你自己栽的树上结的果。自种苦果自己吃,自酿苦酒自己喝。怪不得别人!你大可不必怨天尤人,埋怨社会。这不是别人病了,社会病了,而是你自己早就病了!
我听完表叔的说教,感到自己理屈词穷,不禁浑身打个冷战!再回首往事,一件件,一幕幕重新回放,确实挑出了自己很多的不是。由此,我不禁扼腕叹息。唉——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啊……表叔说得对,他们不揭发我就算万幸啦,还计较什么理不理哦?!这句话称得上是真经。取到真经,我的心里顿觉释然。
表叔看我不说话,好像有些不自在忙说,你看我这张臭嘴,喝了点猫尿竟然口无遮拦。亦然,我的话说多了,你可别在意噢!这里也没外人,咱哪说哪了。说得不对,你就权当我没说。好吗?!那我走了。表叔说着从墙拐拿起算命的包袱转身离去。我忙拿起那条中华烟说,哎,表叔,把这烟带上。表叔接过烟往包里一塞,走了。
我说,表叔,你别走了。在这过两天吧。我话刚说完,脊梁就被秀英用手捣了一下,我转脸一看她。她瞅了我一眼。
就在这当儿,我紧走几步赶上把表叔送到大门外。表叔说,亦然,回去吧,别送了。我说,表叔,欢迎你有空再来哦!表叔说,好,只要你不嫌弃,我一定抽空再来!
表叔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他真的像神,一身仙风道骨飘然而去……
2018/12/11帮改于泗州文彦斋
发表于 2019-11-29 09: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风得意过了
发表于 2019-12-17 18: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耐读的短篇小说,折射了社会的人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