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568
查看
0
回复

肖震:濉溪味道

[复制链接]

楼主: 谁是英雄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9-12-3 13: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濉 溪 味 道

虽然喜欢和熟知濉溪稍晚了些,可是骨子里的东西总是会被莫名地找到,总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刻,从心底漫漶开来。——这就是味道。在濉溪,再火爆脾气、缺乏耐心的人都会以平和、恬淡的心态来对待世事,对待生活,静心享受濉溪的味道。
茶馆的味道
濉溪临涣镇是个具有四千多年历史的名镇,也是江淮地区远近闻名的古茶镇,文化底蕴丰厚。
在茶馆,每一个画面都让人心内萌生温暖。土灶,长条几,木板凳,粗瓷陶壶、茶碗。几位、十几位老者或执牌凝思,或悬棋难定,或嘴衔一袋旱烟悠然吞云吐雾,或手把一壶茶水品咂其间。常常让人对十几位老茶客的神态自若、无忧无虑的生活方式心生敬意与心向往之。他们的身上有一种东西深深吸引着我们,可是我们却说不出是闲适?是恬淡?是自得?不管是什么,但我们还是很喜欢。他们没有丝毫的拘谨,面对我们闪烁的镜头,依然举止自然地执牌、下棋、喝茶、抽烟、聊天。
在临涣老街漫步,不自然地,便会寻一茶馆,泡上一壶茶,听听大鼓,在烟雾缭绕中看泡茶馆的老者们边喝茶边下棋,边喝茶边聊着岁月的过往今昔。
一架鼓,两块板。鼓声时而铿锵有力,时而低沉浑厚,时而轻飏柔顺,韵律节拍押韵合辙。从古至今,有条不紊、有板有眼地将濉溪临涣的风土人情、历史事件在声声鼓点中说唱出来。那略显沙哑的嗓音,正是历史沧桑的真实写照。这茶馆中说书艺人的敲鼓说唱,不为古代吹拉弹唱艺人的稻粮谋,只是为享受茶馆生活的闲适,是为古老厚重的古镇古老文化的宣扬代言。
是的,有着苍茫,有着韵律,有着凄婉,有着喜悦,有着心动。——濉溪,像是裹着岁月的长袍,将饱满厚重的内里毫无保留地统统馈赠给我们。
茶香氤氲,鼓声盈耳。茶馆的味道是香酽的,是醇厚的,幸福闲适的烟火气息浓厚,是江淮地区最具特色的茶香古镇。
舌尖的味道
寒冬里,在濉溪街头早点铺子,来一碗热腾腾、辣乎乎、香喷喷的胡辣汤,配上两条金黄黄、外焦内软的大油条,那味道,那热乎劲,够人回味整个冬天。或者,一碗潵汤配一笼小笼包子或一只马蹄烧饼、一只焦脆有筋道的杠子馍,都是小城一年四季最美味最怡胃的早点。
濉溪老街的羊肉汤,美味而实惠。那漂着的一层鲜红的辣椒油,能一下子摄住你的味蕾,让你由不得的垂涎欲滴。——鲜、香、辣,舌尖上还会有一丝丝的麻!而那片片羊肉,不肥不瘦,吃在口里,烂,且有嚼头,不腻不膻。羊肉汤配烧饼、或泡一把油馓子,那味道,绝对胜过西安的羊肉汤泡馍。
濉溪临涣还有更具地方特色的特产,如包瓜、培乳肉等,那味道,都会在我们舌尖上留下垂涎的回味。
人文的味道
这里天高地阔,这里人文厚道,民风淳朴。是的,临涣,每一次来,都给人一次触动与深思。
在一个村落民居里,一把老式藤椅里,一位老人正闭目养神,神态安详自然。这个画面让人很眼热,很想让这个令人感动的画面定格在我的意念里永远。遗憾的是,我们一行人的脚步声还是惊醒了老人的酣梦,也许她在梦中正行走在小时候的乡野中,是我们的脚步与声响惊醒了她。怀着不好意思的心境,我上前大声地与她打着招呼:“老阿太您好,今年多大年纪了?”没想到这位耄耋的老人,耳目清晰。她说:“俺今年正好一百整岁了。”一行人略感惊讶与激动,这么大的年纪了,精神依然矍铄!要知道,一位乡村耄耋老人,能有如此静好的晚年岁月,怎不令人动容呢。
一行人纷纷称呼她老寿星,上前与寿星合影。这么一位历经世纪的老人,亲切地拉着我的手,问我从哪里来。据说,在临涣,90至百岁的老人有好多位。
在濉溪石板街漫步,常常会碰上一些濉溪的老人。他们或坐或站,有的拿把蒲扇,不紧不慢地扇着。有的叼着一管旱烟袋,不时吧嗒一口,悠悠地吐出一口若淡若轻的烟。如若你向他们微笑致意,打声招呼,他们会很热情地与你闲聊起来,还会热情地邀请你去他们家,拿出濉溪特产香瓜子和炒花生让你品尝。还会与你聊一些老濉溪的事,聊石板街的昨天,聊一些因石板街衍生的故事。在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光阴这把刻刀雕刻下的岁月的痕迹,但是,这痕迹是坦荡的,是平和的,是从容的,是愉悦闲适的。
在温馨恬静的阳光里,徜徉在柔润的老街上,感受老街的人文与民俗。在老街上走动的人们,神态安详,言情亲切自然,是皖北纯朴的民俗文化传承着小城千年不变的质朴民风。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脚下有种厚实稳笃感,街道两边的房屋,斑驳的墙壁,像满脸皱纹的老人柔柔地在时光更迭中守着岁月,守着家园。会在不知不觉中伸出手,去触摸那面墙,像是触摸到了那段远去的历史。
这,就是人文的味道,就是濉溪的气色,也是濉溪的气质。
烽火的味道
濉溪有着很强悍的男性意识、血性意识。——那曾经狼烟四起的战火,曾经让多少濉溪男儿热血沸腾。
站在临涣古城墙遗址之上,在氤氲的雨雾笼罩中,举目远眺,雾茫茫一片,村庄、农田,若隐若现。那迷蒙的景物,像几千年前冲锋陷阵的千军万马,弥漫着远古的神秘气息。这古城墙遗址,虽然历经千百年风霜雨雪的侵蚀徒留断壁残垣、芳草萋萋,但仍然不失威严地耸立着,顽强地坚守着这片古老的原野曾经有过的力量、智慧和不屈信念,也昭示着临涣男性冷兵器时代那种惊天动地的执着、激愤和勇猛。
如果说,临涣古城墙,是来自时间深处最具意义的古代战争的证物。那么,濉溪双堆集就是近代战争史上最真实、震撼中外的淮海战役的真实见证地。
当然,爱好和平的华夏人,是不需要烽火的味道的。但是,不管你需要还是不需要,战争已经发生和过去了。我们只有将这种味道清晰地保存在记忆深处,警醒着,发展着,才能避免这种味道再次在美丽的华夏大地上弥漫!
文化的味道
临涣文昌宫,始建于唐代,原名尚书宫,又名藏书宫,一直以来是让众多文人雅士聚会不断的建筑。于是,这里就有着深厚的文化的味道。
每一块青砖,每一块灰瓦,每一条青石,无不渗透着年代的久远与文化的凝重。常常让人怀着一颗敬仰虔诚之心,走在四方青砖铺就的院落内流连其间,用心感悟一段段远去的历史。
在这里,有不朽的文化气息萦绕着小镇,自然让人感到宁静淡泊,儒雅风尚。在文昌宫内,静静地看着一面墙,有灰色的基调与阳光共同生长,共同留存于院内,相互陪衬,相互点缀,彰显着清韵与乾朗。漫步在清静的文昌宫内,会让人略显浮躁的心慢慢地静下来,让人渐渐感受到这人世间清丽脱俗、恬淡安宁的美好一面,找寻到一份遁失许久的闲适与雅趣。
夜晚,漫步在临涣老街,清风徐来中听秋虫欢悦的鸣啾,一阵阵,一声声,此起彼伏。侧耳细听间,似乎还能隐约听到那首流传千古的《广陵散》,正穿透悠远的历史在耳边声声响起。怡然沉醉间,恍惚中,不知今夕是何年……凡是来濉溪临涣的文人墨客,都会或多或少地说起古老临涣的文化名人,会说起秦相骞叔,会说起“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会说起稽喜、戴逵、武祯、桓伊、刘伶,说起那厚重的人文文化。
濉溪像是位只躲在深闺中无人识的大家闺秀,内敛,内涵,一切都在内里,只待有心人、有情人来品味、探访她的味道。
(2019年12月2日在《淮北日报》茶馆栏目发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