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97
查看
0
回复

王瑞龙原创文[海南岛的猎觉1]

[复制链接]

楼主: 龙卷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20-6-6 17: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的美是温柔的,安宁的,恬淡的,又是强势的,喧嚷的,浓烈的,我欣赏水,喜欢水,从水滴的晶莹剔透,到水脉一线如绢,我都爱看,喜欢水的美,从中悟中华的水文化,许多启迪油然而生,水有点,线,面之理,从中感觉水滴,水珠,水泡,之点,也得水线溪水江河之脉动,何而不乐直流,逆向回流,漩涡,以及潮,浪等等呢?我曾一个人看沅江水与舞水在黔城汇流,这是心旷神怡的事,我欣赏的确忘吃了晚饭,我不喜欢去医院治病,这年月看病是忧的事,而看水,想水的确治疗了我与妻都有的结石,我相信水能疗病,我患有的高血压,痛风病,心脏病的确在饮水方法里感觉好多了。所以看水,想水自然很乐心情。看海,能化怀郁闷。所以,我觉得很想,我选择去海南岛看海,看那儿与海相关的风景,想一下风景意外的画......
      海南岛的绿色征途离开海口市区便感觉绿色植被的翠叠,撼人心魄,充满活力的振奋,似我被贴近心海了,人行旅途,我们的导游是一位较为出色男青年,听他自我介绍己干了十一年海南岛导游了,他是北方人,脸肤黑黑的,口才不错,让我们还是听他介绍吧,海南岛是地广人稀的岛,森林覆盖57%,满地翠绿,这儿气侯属亚热带,阳光紫外线非常强烈,一般要带太阳帽,墨镜,强烈到什么程度?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在海南岛旅行,在放目翠绿寂静中,我们能感觉空气的清新,负离子爽气外,与观赏海结合,足以神旷神怡,今天,我们要去观赏的第一站是鳌博会馆,她座落在万泉河畔,是一块风水宝地,万泉河原叫多河,。。。。我们现过的桥就是万泉河,是海南岛的母亲河,元朝武宗皇帝的太子图贴睦尔,因放逐琼州,结识绅士王官的巴结,陪太子常游多河,饮酒消忧,并出资重金为太子完婚,太子被召回京,百姓相送于多河,齐呼''太子万全'',太子即位为文宗皇帝后,感恩王官当初巴结发诏王官为知州,又念百姓相送情,以万全音改多河为万泉河,那桥左边立着的白像大家可从窗外看一下,是妈祖像,这主要是万泉河是通向大海的出海口,渔民的许多船就是从这儿出海的,所以,在此拜妈祖神以保佑自己出海平安......,万泉河是渔民捕鱼的出海口,在中国只有一处是海河分水的,就是我今天带你们看好鳌博会馆后,我们乘船去''玉带滩'',我们在那玩半小时,你们可看海河分水,也可戏玩沙浪......''

      鳌博会馆,在许多亚热带植物掩护下,感觉非常浓阴,凉风习习,也很清爽,许多花树都标有植物名称,走近会场,旗帜一排在天空飘扬,会场里,桌椅还在,主席台标语也在,在两边有单人的主持人讲台与演讲人讲台,左侧的演讲台下,排着队交钱租讲台拍照,只见那讲台站着摆姿弄神的近六十岁老汉在拍照,似是一位在鳌博会坛作重要讲话的商家精英。唉!人性何必如此虚荣心地表现在这讲台上,而那些左则排队人呢?一个个都期盼着花钱,买一个能在讲台立一会,表演虚伪,留下一张有像无实的面子形象,作秀而己。还有什么呢?人生真是叹剧啊!离开会场,我与妻在周边拍照,许多花并没让我留意,一排充满绿油油叶的''千里香''让我兴趣,叶不大,为何叫千里香?七里香?揉搓叶碎,才识得她清香醒人那种足使舒爽味。人生不正好似这千里香,在挫折与撕心裂肺中,才能醒悟到真善美与爱,才知高尚吗?我如此地想着德之淡泊,纯真与馨香.....

       椰树是海的伴侣,他长在海边,在整个海南岛,我想椰子树是最普遍的植物了。看到椰子树,总使我想到万泉河畔那红色娘子军,听导游讲,红色娘子军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支军队至今还有二三人活着,当初这支部队除二名是男人,[一位吹号,一位挑伙夫],全是女性,他们与南霸天家丁及蒋军在椰林里打仗,在我们游陵水椰田古寨时,我们看到一尊银制佛像,听那寨里女导游讲是南霸天家中供像。我非常喜欢红色娘子军电影,其主题我还读书时唱过,现在但愿这部电影能成为教育片!在中学生中播放,因为我们在那时看这类电影,形成了一种继承先烈遗志使命感......,白天的车行,总见椰树如喷泉,叶茂绿浓,在阳光下闪烁熠熠绿亮光,一排排在路边,一片片在山下,住在临海边的酒家傍晚,见那椰树影总摇曳在海风习习中,它是贴心海的守望者,我想,人生如椰树,不经风吹雨打哪能结出甜汁液的硕果?人生如椰树,挺立着苦涩海风味里,散乱着叶发,他的坚持爱,虽添加了沧桑的容颜与绉纹,就失美的形象吗?在避与南国的椰树,就爱来讲,他逊色吗?临海清爽,我留念椰子树的风采,我如椰子树披头散发地思考,望着烟波渺渺大海,也没什么话看着来海滩的游人。他们悟出南海风情理趣吗?椰树一年遗落三叶,何尝不似人生总有失落,椰树叶茂绿浓,何尝不似人生也有为人赏识的经典,你看,你想,椰树枝干有许多圈套的痕累,一年刻盘着三圈套,何尝不是清楚的岁月留言积分,这是圈套的痕迹,圆盘的挣扎,圆通的哲理呢?

      从鳌博会馆出来,我们乘上游船,去玉带滩。万泉河的水是绿色的,并不清纯,河面我见飘着两颗绿水葫芦格外醒目,开着花也灵感可人。万泉河的出海口横线着的是一个小沙滩,沙滩不大,上面全部是沙,赤脚走入热乎乎的触觉很惬意,举目跳望,一边是绿绢似的万泉河水,而向右转身,阳光下的大海,是凝聚超纯蓝的灵浆玉液似的,令人意游,那海上的石也清楚,清晰,天下似万泉水这样的河,都是奔流朝宗入海而求容啊,哪有海水奔跑与江河?万水朝海,类似这是个体奔公的趋势,是民拜公德的向往,天下为公,公佑我民,海江河之理尽曰,求私是不合常理的乱悖之像啊!

     椰树,大海洗去其心的浮躁,换成了宁静,淡定,沉默一片地在品味海的风情。愿吾若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