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夜晚】

1
回复
927
查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2 20: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晚,夕阳下了山岗,水潭漾漾,那蔓藤失去了光鲜,天地收藏在安眠过渡…,这星星,升亮了,开始了无人的照管,自由独立,各归其位,她看着弯弯的山峦,天地一脉慢慢在暗影月光下,这么洒脱,月插上旌杆了,在星光下,她留念想,缓缓走近了城边的自己家,她与他在天地之间的这家,是他父母花钱造的,她开始有二个安慰的人在等她感觉,这个夜晚,单位里口舌是非的人正式离远,没有肤浅,只有深藏不露馅在记忆…         夜晚,继续着时间推延,他见妻归来,松了口气,孩子睡了,女人看了儿,又望丈夫脸反应.....。这个夜晚,她留意到关注孩子的脸暗,几天了孩子每晚咳声不断,她急,白天医院开方,她面对系例的检查“套餐”,还有很多的药丸药丹…,“康大叔”的算盘,砍价自有他的表现,生活,终究要面对的。   
      男人良久的吸烟,沉默着后,才说;“摊的事好多,又有的付款,拖鞋一样的问题,还有,那桌边的欠条没还。父母等着办的生日,依赖我去找店,你娘住院的瘫痪,我自己要上班,还要找陪院的人,…你弟来电话了”。
“他怎么说”?女人接着问“他说…,你爸说的,妈妈住院,我们请陪护工,他管天天送饭。明早,你请假先陪妈,我顺便医院看一下,安抚他们”!
“怎这样?他儿子,爸妈什么好事都是他的,父母买衣、买锅、来电话都托付我,我接听电话筒,吓了发寒。我烦了,也无奈他们敲,再烦我的他们…,就…”。
“多一样吧”,丈夫打断妻子,安慰妻子接下来说:"父母有工资、收入,够他们用的,我父母有事,平时也买东西都找几个姐办,春节送礼、办生日祝愿、一次次二千元,每年她们出的钱,还不是拿这钱贴补我们…”。
"为什么要拆东墙补西墙,这样的对儿女,我们女人该当小棉袄吗"?     月亮一片苍白,她望着窗外,星如香烟光点点,淡淡情感浮动,相视的夜晚,如深水一样凉意,小孩又咳嗽了




 
发表于 2020-12-23 14: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包身工一文的味道,也许这就是底层的生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始于2005

联系电话:13696553609 13053003889

商务合作:徐先生 (13053003889)

Copyright   ©2015-2016  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Discuz!      ( 皖ICP备1501067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