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565
查看
0
回复

王瑞龙原创文 [ 秋夜的魂 ]

[复制链接]

楼主: 龙卷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6 13: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龙卷风 于 2020-10-16 13:49 编辑

       时间感觉是牢笼,我是里面的秒针,魂不停止的推进思维的训练,就是想忘记那圈闭,忘了一切重复,找我内观求新鲜的灵感,找视野外奇妙的画意。我不想偏目而心移身边的围墙,只有忘我在孤单里思路中跳跃,心曲的节奏在二拍里起伏。昨夜,听涛阁几乎没什么人了,我一个人在灯光下遛步,灯光为我亮,廊道静幽,水漾情怀是一片的宁静,白杨树叶满地,秋天落叶提示我王瑞龙,这是树袒露心怀的季节,是丢弃欲求找解脱的归原我,这是人生行影''条''理的展示,充满是老子''为道日损''的意境。                

      雪松在灯光下排叠绿横出着锋线,上顶戴如亭尖,下铺张着,上玲珑里到也得下面松秀了,一层层疏密外拓,这是上疏下密的扎实心情吧,株干直挺,穿插正道,若人似我,唱在这秋天,一个人,一株雪松,不求伴,对应西北那听涛阁华光闪烁,沉默地听溪水奔放,我觉得静雅多了。又有什么慕众与仰望高呢?人生如松,紧挨着的是一切入难,放松着自己,就是独立自己的魂!人生如菊啊,形状不满,疏朗,自然多姿,在孤独中不求热闹,沉默不要解说自己的美,那奇妙味个性趣在着,心中扎根土壤,贴近地面不忘根本在着,爱很平凡,不攀比,不求争,不高尚吗?很少人说菊有纯洁,其实,菊丝色调应该是秋里最嫩光质度的情感,蜷发态一样守心自抱,护自根本,惜时犹是,惜情依在,香有特性,爱与美容合启开。夜色下的菊,现在没人赏了,今夜,我孤单看你,意会吧?我俩是不是知己呢!     
      我来到着桂花树下独座,听她沉默的信传,香随风的四散,秋夜隐喻着我的陪伴,许多人撤退了白天的欣赏,我却在孤独的想她模糊的脸。晚上九点钟前,听涛阁吵闹着喇叭几处音乐,这儿大约有三处女子相约的广场舞,若散步这儿完全是燥心世界!现在好了,宁静归我,没有疯女人群闹剧着休闲场景!丰溪的水是黑乎乎砚台里墨,散着搅拌的光点,光痕影,这是微风的画,岸柳如女吹开秀发,扬起零乱,似颤抖伤的血痕吧?可怜兮兮的.....   
      沿着丰溪西岸的中间堤道北走归家,拾到一朵芙蓉花,夜灯下视觉感觉比白天美,粉红朦朦胧胧的,不知道谁的爱,非得摘送伤她残缺着人格审美错位,就如那广场舞人群,只顾自己闹腾,破坏别人宁静向往,害我这样避开,不想烦躁折腾在这夜来赏景,水溪风凉,唉,残美配残爱,一如溪水里零寒灯影。灵魂与灵感,我在荒凉中穿越。远点的天星桥的一排彩灯横放精彩,上面车飞驰来往着去与还,看着,桥上灯光有点想故乡,上海同学会聚我该不该回?老师同学的情,是自己真诚年代,是否?一切在市场经济里把立场也变样来?我的脚步加快,这夜是难豪迈,蜷缩着心凉,点燃一支烟,唱<<北国之春>>,想着酒与童年的春天美,我的爱仍然在天外。     
       桥下,对面东岸有沙发,我在北见到想息一下也不成,想我该不该回上海,回?记忆的伤害影子有点还在,没有彻底丢弃,不回,伤好了,那疤把血止住了,我好犹豫,向往,距离似水里飘的豆大的浮萍,斑斑驳驳流不动在桥下,右手边的一个双筒拉圾箱,我又怎么将它们捞拢藏它?到家了,回首跳望那溪畔东堤上,幽幽的丰溪,书法雕牌闪着交换的灯光,在无人夜色下,似舞厅旋转光里,看到一个故事的脸色,虚幻的岁月,精彩的未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