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100
查看
1
回复

秋月朦朦(散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安徽笑君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0-12-29 12: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月朦朦(散文)
秋月,圆乎?亮乎?
“镜水夜来秋月,如雪。”这是唐代诗人温庭筠笔下的月亮。他说:秋色里,皎洁明媚的月光,倾泻在平静如镜的水面上,好像洁白的雪。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这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眼前的秋月,意思是说:月光皎皎如霜,秋风送爽犹如流水一般清凉。这清秋,这夜色,令人如此的沉醉。
温庭筠、苏东坡,与我们隔着千百年,即便有着不同的境遇,秋月在他们的心中,依然如同玉盘,依然皎洁如霜,依然清爽如水,依然……
这是暮秋时节了,我眼前的月亮又如何呢?
我呆坐在医院的病房里,陪伴着住院的太太。身旁,全透明的玻璃墙,可以一览无余的遥看着对面的楼顶。天是暗的,无风,无雨,却阴云密布。偶尔,也能看到月亮。可惜,月亮只能看到个大概,朦朦胧胧的,就像是个混沌的鸭蛋,令人不敢想象。
我不欲欣赏月亮,心底里纠结的是太太的身体。
进入秋季以来,太太便觉着身上有些不舒服,尤其是手脚无力,走路没劲。前几日,又觉着原来的乳腺增生有增大的迹象,而且还有些疼痛的感觉。
对于她来说,这是个老问题了。看过很多医生,也做过很多次的检查。医生认为,乳腺增生是女性的多发病、常见病。一般,没有什么问题,不用管他。但是,医生同时又说,要关注它,一有疼痛的感觉,生长的速度加快了,必须引起高度地重视。
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乳腺增生,形成肿块且蜕变成癌的很多。而且,乳腺癌已成为女性的常见病、第一杀手。太太的这个问题,一直都是安全的,现在……
立即,我领她去医院又做了一次检查。结果,近半年的增生与前十几年相比,增大了好几倍。医生看了检查报告,却给出了一个很搞笑的说法:“没什么大事,还是做掉吧,不敢保证就没事。”
真的弄不明白,医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是明白的:不能养痈为患!
还说什么呢!住院做手术吧。于是……
就在入院的头一天夜里,新的情况爆发了。不曾预料,还一发而不可收了。
原来,她又患上了带状疱疹。据说,带状疱疹与儿童出花痘的病原体是一样的。小时候没有出过花痘的人,其病毒就潜伏在身体里了。成年后,在某一个时段,当身体素质差到一定的程度,免疫力下降到最低界点时,带状疱疹便从沉睡中醒来了。
民间对这种病的称谓较多,如:蛇盘疮、腰缠龙、蜘蛛疮、火带疮、飞蛇、生蛇等等。若是这个“带”长到头,让两端的疱疹链接上了,人就……
本来是要住院做乳腺手术的,医生无奈地说:“先把疱疹治好了,再来吧!”还能说什么呢。
在皮肤科的门诊室里,一位著名的专家在太太撩起来的衣服缝隙里扫了一眼,根本都没伸出手去摸一摸。就说:“呵呵,带状疱疹无疑!先吃药吧,过几天,再来给我看看。”
太太的身上有多种慢性疾病,冠心病、脑梗,肝胆肾等也都有些小问题。长期以来,对于吃药是非常慎重的。正常情况下,不是非用药不可的,比如伤风感冒等,尽量不吃药,完全以“抗争”作为最好的治疗。
带状疱疹的凶险,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初患在身,也没觉着怎么厉害。岂料,两三天后才真正的领略了什么叫痛苦。
疱疹呈带状的分布在胸部的前后,以及右侧的皮肤上,一簇簇,一点点,均匀且围着身体向左右两侧扩散,大有蔓延成一圈的态势。每一簇又自成一个单元,中间一个大疱疹,就如同一颗成熟饱满的红豆。这“红豆”的四周,又密密麻麻的长出了数不清的小“红豆”。小“红豆”们,共同地,不遗余力地将皮肤作为阵地,正儿八经地摆开了与全身肉体作决战的姿态。
带状疱疹所引起的后果,不仅是皮肤上“疹子”本身造成的疼痛。令人束手无策的是,这些疹子起源于血液,发端于神经。疹子还没有冒出来之前,神经便开始疼痛了。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会认为是劳累了,或是其他的什么问题导致不适,压根就不会想到是“带状疱疹”要爆发了。因此,也就没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该干嘛还干嘛。于是……
太太的一条胳膊、胸部疼痛了好几天,也都没管他,直到身上冒出了疹子才去看医生。此时,已经控制不住了,只能任其发展。
白天,身上疼痛,可以看视频、玩微信,瞎跑、做事,与人闲聊,以分散注意力,减缓疼痛。夜里呢?一个整夜,除头去尾,至少还有八、九个小时“黑暗”,难熬呀!躺在床上,疼得无法入睡。不睡,便降低免疫力,造成神经紊乱,导致病情恶化。怎么办?只能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再躺下。两只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就是窗外。一心期盼着星星们不再眨眼,太阳早些露出真面目来。
终于,拿到治疗带状疱疹的药了。一看药品的说明书,能把人给吓个半死。一是抗病毒,二是镇疼,三是修复神经,全是医生下的“猛药”。问题是,这些药无一没有副作用。有伤肝的,有伤肾的,有伤胃的,还有的对心脏不利。
怎么办?不吃,疱疹好不了。吃了,出现其他问题又将如何收拾呢?没办法,只能顾头不顾尾了,吃!
每天,三顿、四顿,八片、十片的吃药。三四天后,疱疹不见好转,肝部则肿胀得鼓了起来,像放置了一块气垫似的。而且,有些疼痛的感觉。
若是就此停药,肝部的状况可能会立即恢复。可是,带状疱疹一定会继续呈凶。无法,只能冒着“肝坏了”的风险,继续吃药。
就这样,折腾了近一个月,皮肤上疹子的范围没有再继续扩大,还一天天的结痂,并逐渐地脱落,长成红色的嫩皮。而且,疼痛的程度也有所减缓。
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新皮看似长结实了,其实并未长好,脱了痂的皮,应该是嫩肉,还需要向粗壮的肉皮过度。因此,痒又成了最不能言语的事。表面看,痒在肉里、皮肤上。实质呢?痒是生长在骨髓里、血液里的。不能抓,抓也抓不着,且越抓越痒。还怪了,只要一处痒,立马就会全身都痒。一双手,就是再生出十双手,都顾及不了全身,只能满床打滚,只能在这百多平方米的家里上窜不跳,只能……
怪吧,也有人身上的带状疱疹是不疼的。我们在医院做“激光”,碰上了几位同病的患者,还都是老年人,说只是“有点疼”。若不是怕“缠到头了”,似乎不治疗都可以。
或许,太太就是个特例吧!
又过了一个星期,皮肤、神经的疼痛感觉不是那么剧烈了,太太认为,这就算是好了吧。
是的,只能算是好了。因为,乳腺的问题在带状疱疹的“折腾”中,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结果了。这是一颗定时炸弹,要是让它在潜伏中突然爆炸了,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赶紧住院,解决他,应是当务之急。
倏忽间,月亮冒了出来,就夹在两栋楼的中间。看形状,与其他的季节没什么两样,不圆,也未如勾,只能算是一块饼。仔细看,又觉着有些不同,模样似乎缺少了几分俊俏,颜色也仿佛不再那么清纯。
我的心很不安,总是在忐忑之中辗转。但是,我坚信,又圆又亮的明月一定会再现!            
2020年12月1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