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476
查看
0
回复

鱼米小河湾(七)剜猪菜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0-12-29 20: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0-12-29 20:25 编辑

鱼米小河湾(七)
南池朱湾
剜猪菜
    家乡黄梅戏里有《打猪草》为曲目的一场戏,“打猪草”的意思,其实就是乡下俗称“剜猪菜”,我倒觉得,俗称更贴切。
    在“穷不丢书,富不丢猪”的乡风影响下,绝大多数农户每年都要养一头猪,而那时家家户户人吃的口粮都勉勉强强,哪有余粮来喂家禽家畜呢,没办法,只有让家里的孩童有空闲便去“剜猪菜”,来充当猪食。
    剜猪菜的“行头”要求极简单。一把小铲刀,大小没关系;一提竹篮子,方的圆的都行;绿的野菜、青的嫩草,二师兄概不挑剔。无论你在外面花多长时间,只要满满一竹篮子青色带回家,猪吃饱了不叫唤,大人们往往无话说。
    孩子们也喜欢这件事。可以无拘无束,可以成群结队,可以拉帮结派,可以游山逛水……总之,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但一定要带一篮子菜进家门。
在野外的日子里,大家都认识了“车前草、马尾蒿、兔耳朵、枸杞苗”等等几十种野菜。田边地头,沟渠坝埂,只要心思专一运气好,剜一篮子野菜要不了半天功夫。但是,我们这些孩子的心思一出门往往就被风吹散,能飘好高好远。
    看管牛栏屋的汪大哥总是变化着方式领我们玩。他比我们大五六岁,平时一个人管理生产队里四五头牛,估计很寂寞,遇到我们剜猪菜,就带着我们偷瓜果、钻篱笆、撵野兔、摸鱼虾……个别季节的日子,什么特色也找不出,便让我们围成一圈大声喊“啊——”,直到人人喉咙哑,耳朵轰鸣听不清。玩够了,玩累了,汪大哥指出一条路,沿路剜猪菜,收获肯定多。春天的刺苔(野蔷薇苗)进嘴脆而甜,夏日里去芯(花蕊)的槐花满嘴香,秋天躲进低洼的地方烧火堆,里面定然焐着山芋(红薯)或玉米棒,冬天跟着他雪天去套鸟,也确实捕捉到好几只,汪大哥答应拿回家烧给我们吃,却从来没有见到下文。如此好多次,尽管我们知道被哄了,但还是乐此不疲。
       有一个夏天,生产队人力不够用,分派汪大哥去拔除棉花田地垄间的杂草,面积有好几亩,他悄悄通知我们几个超近乎的伙伴去帮忙,铲除的杂草归我们当猪菜。棉枝半人高,那几天,我们趴在地垄间,几寸深的鲜嫩杂草一会功夫就能装满一竹篮,虽然一身汗,全身都湿透,余下的时间藏身在清凉的牛屋里,让汪大哥教我们打扑克牌(香烟纸盒手绘本),有时他还变魔术似地拿来黄瓜、菜瓜分给我们品尝。十多天,几亩地的杂草清除干净了,生产队给汪大哥加记工分,我们每天几大框子猪菜背回家。还有,我的一双手,天天拔嫩草,浸染出好肤色,家里人说,怎么突然变成细皮白肉的。
       剜猪菜沿河溯流而上,十多里路就进山了。山里野菜多,马兰头,蒲公英,荠菜和青蒿,还有柞树叶、榆树芽,特别是到处山花烂漫,兰香幽幽,要不是大人们叮嘱过,山上有豺狼,我们几个浑小子,不知要往里面探险多少路。跑了很长的路,时间用得多,猪菜也只有一篮子。等到了冬季,山沟两边峭壁上还不时地出现乌桕树,树上有脱壳的白骨籽,亮闪闪的很耀眼。我们上树采摘,摇落捡拾,凑在一起,送往街上的供销社采购站,每斤能卖好几毛钱,大家公摊平分。有了私房钱,待到过年时,点灯笼,买花炮,更加喜气洋洋。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还有自己的安排。万一哪一天玩昏了头,没有剜到一篮子猪菜,就绕道小集镇,拿出藏起的钢镚儿,买上几斤芹菜、莴笋叶(约两三分钱一斤),回家好交差。
       当然,我们堂兄弟三人在一起,还有一个更捷径的办法。小河对面的村庄里,是我们的小姑(姑妈)家,如果我们三人都没有完成任务,就直接去找小姑,赖在她家不走,提醒小姑我们的菜篮子还是空空如也,小姑就必然领我们去她家菜园子里,帮我们铲满一箩筐菜。
       这些方式很凑效,但不好意思经常使用,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一年当中,也就三四次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