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442
查看
0
回复

鱼米小河湾(八)走亲戚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0-12-31 20: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1-1 21:40 编辑

鱼米小河湾(八)
南池朱湾
走亲戚
     童年,遇到最乐意的事情就是——走亲戚。
    乡村里习惯上的走亲戚大致分两种,一是过年过节,亲戚间相互走动、礼尚往来;二是平常日子里,最亲近的两家来往频繁些。
   “初一不出门,初二拜新灵(灵堂,头年有去世的人家),初三拜母舅,初四见丈人(岳父)。”大年初一,一大家族人欢聚团圆,问候长辈,祝福幼小,基本上出不了门。初二,逝者为尊,要给他(她)的家人送上慰问。初三,理当去感恩母亲的娘家人。初四,逢双的日子,夫妻双双应拜见岳父岳母。我的家乡是这种模式,县城西南方就换一种说法了。
作为孩子,自然要跟随着大人走亲戚。在迎来送往的过程中,接受一些礼仪或社交的“培训”,即懂得所谓一些“规矩”,好慢慢成长,应该还是有意义的。
    我母亲在正月初七八以后,就会被我几个母舅派孩子来接回娘家的,每家至少要吃住一天。我记得很清楚,虽然那时是物质贫乏时代,但母舅家都会拿出一年中少见的美食与零食,让我的母亲轻松享乐好几天。我是家中的老小,一般都是跟随在母亲身边,同样受到各种优待。连几个表兄弟,处处都得让着我。打陀螺由我先玩,下棋、摔跤也选我当裁判,会编竹器的小母舅送出许多种竹篾扎成的玩具,我挑剩下的才交给他们抢。
    等到初十边,我们也奉命去接回自家的小姑(姑妈),形势倒转,在姑表兄弟面前,我们成为弱势群体。
    但是,我和我另外两个堂兄弟,年龄一般大小,经常去河对面的小姑家,人数占优势,还是能够挽回一些面子的。
    我们每到小姑家,小姑爷(姑父)就要忙碌起来。得替我们准备各种好吃的、好玩的,不然的话,“我们三个人就不会来看望小姑”;于是,姑爷拿起撒网,到池塘、河沟里去捕鱼。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小姑家睡到半夜,厨房屋鸡圈里的鸡惊叫声一片,姑父起来查看,发现一只黄鼠狼在拖咬一只老母鸡,姑父随手抓起笤帚追打,门窗缝隙小,黄鼠狼一时逃脱不了,上蹿下跳吱吱地叫,最后上墙壁从草屋檐的间隙里逃走了。我们起身进门来看,一屋子里,留下怪怪的气味。姑爷说是“黄鼠狼没打到,引来一身骚”。俗话真没错。
第二天,小姑把受伤的鸡杀了,留我们吃午饭。我们回家后自夸“有吃的好运气”。
    大约过了几个月,我们三个人又一次去“看望”小姑,晚上照例住下,大家到半夜还睡不着,悄悄说些话,仔细听着外面是否有动静。姑爷端着煤油灯推门进来看,问怎么睡不着,我们纷纷问姑爷“今夜黄鼠狼来不来”。姑爷笑着骂,“你这几个坏小子,动什么花花肠子。”
    早餐桌上,姑爷还拿这事情笑话我们,大家都揭我们老底,唯有小姑,认真对我们三个说,“等后面的鸡长大了,小姑杀鸡给你们吃。”
    我们还有一个远房亲戚住在十几里开外的丘陵山上,平时来往并不多,六九年发洪水,这位亲戚蹚水到我们家,把家族里二十多个老少接到他的家,住了将近一个月。早餐喝稀饭,午餐蒸小麦(新稻未收割),经常没有晚餐。菜地的菜供应不上,周边(包括别人家)的南瓜长不大,瓜藤瓜叶红薯头,可能连同其他种子,都被这么多人给吃个精光。从此以后,每年过年前,我都必须遵照我父母的意思,提上几条鱼,送到这位亲戚家(山区少鱼)。而我这位亲戚也常常当着他的孩子和我们的面强调,“老亲不能丢,亲戚越走越亲近。”
    时过境迁,现在逢年过节的,大家也还在相互走动,但,我总感觉,似乎丢失了些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