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428
查看
0
回复

鱼米小河湾(九)稻花香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1-2 20: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1-2 20:59 编辑

鱼米小河湾(九)
                                                                                                             南池朱湾
                                                                                                               稻花香
    “稻花香”,我要说,岂止稻花才香,从稻芽破壳而出,到秧苗,到花期(稻扬花),到脱粒收获,最后到饭桌,香飘一路,香满人间。
    每年清明前后,布谷鸟亮出清脆的歌喉,我们这里的早稻便开始浸种(稻种入水)、催芽(待发芽)。这是一项技术活,得由有经验的种田老把式掌纲,温度湿度、时间空间,都有一定的分寸,毕竟,育好种子就是播洒希望。
    再高的技艺也有失手的时候(比如温度过高,烧种;温度过低,冻伤),或是部分出芽率不理想,那就得启用备用良种。总之,育种是小心翼翼、谨而慎之的大事。
    不过,弃而不用的发芽稻子却是特色美食。我们这里称之为“芽稻粑”。将发芽的稻子去壳磨成粉,做成米粑,锅贴,水煮都行,香甜爽口,回味无穷。年年育种时节孩子们都眼巴巴地守候着,虽然大人们早早叮嘱“不要乱说,不吉利”,但有时疏忽了,还是忍不住问“今年什么时候能吃上芽稻粑?”是香甜的滋味压不住“无忌童言”。
    真正的香是稻秧的香。寸把深的秧苗,柔柔的茎,油油的绿。人从秧田边经过,有时一阵阵幽香不经意间升起,萦绕在你周身。似兰花的香味,又有荷花香的轻盈飘忽,路过时,你会放慢脚步,轻轻移足,目光自然收拢,真不愿搅动这突然降临的国色天香。小时的我,就常常失落在这谜一般的兰香里。上学经过秧田,有缘遇上,裹起兰香,绕田漫步几圈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到了拔秧插秧那一天,村村响起鞭炮声,俗称“开秧门”。“民以食为天”,播种的仪式首先就是用震天的响动敬告天地。
    “秧好半年粮”,我亲身体验过。那年村子里有一块秧田,“双抢”(抢割早稻,抢插晚稻)进入尾声,所有人都疲惫极了,队长忽发奇想,将这块秧田一垄垄分开,一家一垄,约一分地,自种自收(大集体时期,这有背政策)。反正众人都已经懈怠,权当撂荒。我家分得的一垄,就交给我打理。
    我将其它秧田里的边秧(边角地生长的秧,拔秧栽秧追求效率,被忽略无视,但散开,壮实)统统选来,拖泥带水的,慢慢栽下,尽管整体看起来不是横直竖顺,却显得更苍翠茁壮。
    我精心呵护着,关注它成长;请教模仿老农做法,及时施肥灌溉。到扬花抽穗时,银白的细花攀附如粉,清幽的稻花香似乎含有乳汁般的淡淡甜意,可爱,醉人。而且,我的一垄水稻明显比周边几家要长得茂密旺盛。
    等到稻子成熟了,收割脱粒,晒干过称,我这一分地的产量竟然接近百斤重,要知道,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单季稻亩产六七百斤就是特大丰收了。
    这时村庄集体的劳作收获“盛典”,也在喜气洋洋中登场,一年一度总收入,多少辛苦换回来。白天下田收割,晚上加班脱粒,夜间美食犒劳。稻床(晾晒谷物的场地)上,汽灯、马灯,灯火通明。脱粒机器轰鸣,喂料的,抖草的,堆谷的,人声鼎沸,川流不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大人孩子齐上阵。当然,孩子们是来凑热闹的,加入这“狂欢”阵营,就是要等待晚上的加餐。
    生产队安排丰盛的晚宴。主菜是猪肉烧萝卜,特色菜是油焖山粉圆子(红薯粉做成的),大米是新加工的。集中在几户人家,几口大锅,几瓶老酒。丰收的喜悦,能连续两三个晚上。整个村庄,都笼罩在过年过节的气氛里。
    菜香,酒香,米饭香。尤其是喷香的大米饭。人们劳累了大半夜,饥肠辘辘,都说不用菜,就能狼吞虎咽几大碗。
    我和小伙伴们虽然不参与干活,但人前人后,奔跑呐喊,又有红烧肉的诱惑,夜半时分,也能吃下两大碗,混个肚皮圆。
    说真心话,此时的大锅米饭就是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