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54
查看
0
回复

睡,无眠(二)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1-6 20: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1-6 20:25 编辑

               睡,无眠(二)
            南池朱湾
   1972年前后防地震,每家每户按上级要求都在自家门前搭个简易防震草棚,竹木支撑,顶披稻草,入口敞开,地面也是铺着稻草。大多是让老人孩子住进去,以备不测。下田干活的劳力基本上照旧住家中。他们天天做工劳累在家睡觉更踏实。防震棚一般小而简陋,也容纳不下一大家人口。
   这给喜欢疯玩的我们提供了绝佳的机会与场地,没有人能约束,不需要按时进门。几个人凑在一起就能翻跟头、摔跤,再加入几个便去“丢手帕”、“狼吃羊”,时常疯到半夜,被屋里的大人催着,才回各自的草棚“狗窝”(大人们形容的)。
   我们堂兄弟三人是玩乐的核心,随便加入哪个阵营都会有优势。因此,我们愿意在谁家门口玩,就是给他们家的面子。比如小玲家,她多次向我暗示,要选她家的场地,我都有意忽视、借口忘记了。小玲与我同班同桌读三年级,虽然她比我大两岁,但学习成绩不行,经常在我(小组长)面前背书,不会背的地方,我已经替她遮掩过不少。
   这一天下午放学,班主任老师喊住我,说“要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一个村庄的同学,更有条件,不能坐视不管”,之类,我就知道,肯定是小玲挑选我作她的学习“帮扶”,让老师来“点名”。果不其然,路上,小玲说今晚要在月光下做作业,有题目要问我。
   晚饭后,想到“任务”,我只好选小玲家的场地。大家玩起来很快就忘乎所以。朦胧的月光下,什么也看不清,别说做作业了。小玲一直坐在自家门口,看着我们。活动间隙里,我几次对她说,今晚月亮不好,下次月圆再说。
   月亮偏西,清辉如水。我们也累了,准备散场。小玲对我说,作业没有做,问问题、背课文总可以吧,老师要查的。
   “那怎么办,夜深了,该睡了。”我想推脱。
   “你带我弟弟睡防震棚,我坐里面问题目。”小玲不让步。
   无法,无奈,只能勉强如此。我在堂兄弟家、其他人家的草棚里都挤睡过,再“流浪”一次、助人为乐吧。
   我和小玲弟弟睡一头,小玲披衣坐对面,靠身竹支架上,开始轻轻问问题。几道算术题很简单,但她为什么不理解;背书吧,断断续续、吭吭哧哧的,急死人。
   我既解说又提示,觉得答案很通俗了,但小玲总是似懂非懂地,前面问题未解决,突然间她又会冒出一个新难题,让我搜肠刮肚找办法来解答。
   时间过得真慢,小玲的弟弟早睡着了。我央求小玲也睡,不能耽误明天早饭与上学。小玲答应了,“再问最后一道题”,她放低声调接着说,“明早我带吃的给你”。
   带什么给我吃?我想到好几种食物,又不好意思问明白。加上动脑筋,许久许久睡不着。
   大约天亮前我才眯了一小会,醒来慌忙起床,小玲与她弟弟早回屋子了。我怕上学迟到,回家擦把脸拿起书包就跑,进校大门时上课铃声响起来。
   课间,小玲背着别人,把一个煮鸡蛋,一个咸鸭蛋,一个蒸红薯塞进我的书包里。她还用手比划着摇了摇,大概示意我不要声张。能同时吃上鸡蛋和鸭蛋,幸运。我知道,小玲天天要为她家做早饭,我的这一份肯定是瞒着家人特别替我准备的。
   后来小玲说她那天听课感觉特别容易懂,我说我没睡好整天昏头搭脑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