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521
查看
2
回复

笼鸟沧桑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1-18 20: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1-18 20:37 编辑

笼鸟沧桑
                                           南池朱湾
    我养过两回鸟,一次是小学刚上学,一次是高中将毕业。
    小学那是在四五月间,那天刮狂风,下大雨,家门口高高的桦树梢上,八哥搭建的窝(鸟巢,其实是喜鹊的巢,被八哥抢占了)被风吹散了半边,有两只八哥幼鸟跌落下来,幸好树底是搭建的厚实的稻草堆,幼鸟得以侥幸活下来。
    恰逢星期日,我起床刚出门,就看到一对大八哥在绕着草堆飞,一边发出阵阵急促的叫声,就像当初它们夺取喜鹊巢时的尖利呐喊,而相应和的,则是草堆顶上幼鸟的唧唧声。我抬头看鸟巢,明白了是咋回事。
    邻居家的胖黄猫大约也搞清楚了,开始放慢四蹄蹲下身子,跃跃欲试想窜上草堆,引起大八哥翅膀乱扑、叫声更恐慌。我赶紧撵走猫,端来木梯,爬上草堆顶。终于看到两只八哥幼鸟,缩身乱草中,半大圆滚样,羽毛未丰飞不起来。八哥父母看到有人接近小八哥,竟然向我俯冲过来,我赶忙抓把稻草横竖扫,匆匆下地想办法。
    我找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圆竹萝,喊堂弟过来帮忙,两个人上草堆,一个捉鸟放在竹萝里,一个挥舞树枝阻挡大八哥。又选择门前的石榴树,在一人高的树杈上固定安放圆竹萝,萝里垫细草,萝口半封闭。石榴树枝上有长长的刺,猫狗不敢轻易爬上来。
    从此我们上学放学多了一件事,要替两只小八哥寻找食物。依照大人的指点,我们挖蚯蚓,打蚂蚱,逮蜗牛,捉飞蛾,只要是八哥愿意吃的,我们总能抓到丢进竹萝里。开始幼八哥见人还反感、不怀好意地扇翅膀,十天半个月后,见到我们就扑向萝口张开嘴。开头几天大八哥还不时停落在石榴树上叫,后来干脆躲得远远的。
    有人说养熟的八哥性子变驯良,吃惯了稻米离不开人,还能学人说话唱小曲。我只想它长大以后,在我家房前屋后安下巢,飞来飞去任翱翔。
    估计又过了个把月,两只小八哥时常钻出圆竹萝,飞到树梢上,沿着水塘、沟渠、田野转几圈,很快就返回,脆生生的叫声似乎眷念这棵石榴树。
    直到有一天,我放学回来没有见到两只小八哥,等候好一会依然不见踪影,询问大人都说没在意,连续几天如此,估猜它们已是远走高飞。圆竹萝在树上,空空如也摆了很久。八哥难学堂前燕,不恋旧巢人惆怅。
    转眼到了高中毕业前夕,我的一位平时交往不多的同学,一天忽然对我说,“你饲养过小八哥,有经验,我送你一对家养鸽子,不会走失。”周末放学,他果然递给我一个竹编鸟笼,里面有两只羽毛已长全的小鸽子。看着可爱的鸽子与精致的鸟笼,我大喜过望,忙问他怎么知道我曾经养过八哥,他说,“你作文里写的呀”。
    带回家,悬挂在廊檐横梁上。鸟笼设计很灵巧,里面安装小托盘,抽出来能放米粒与水。这对麻灰色的鸽子特漂亮,颈子部位五彩缤纷,全身羽毛亮闪闪。暑假后期,它们每天清晨就“咕咕”地叫,提醒人们打开鸟笼让它飞到外面去觅食,傍晚才驮着红霞返回巢。
    又到新学期开学,我出远门读书,一再叮嘱家里人帮我照看这一对鸽子,平时写信回家,也捎带问问它们的情况。寒假回到家,快过年了,村子里鞭炮声不断,这一对大鸽子估计受到惊吓整天不归巢,结果,在我回来的第三天,眼睁睁看着它们跟随天空中十多只鸽子、结成团队、一同飞往看不见的地方。后几天鸽群还飞回来几次,拉帮结伙的,齐刷刷地飞落到屋顶“咕咕”地叫,已经分辨不出我家的是哪两只,就是没有鸽子肯返回鸟笼。
    养大的鸽子还是没留住。
    后来我毕业回家乡当教师,与当年的同学多多少少有联系,打听到曾经送我一对鸽子的同学在银行系统上班,成了部门负责人。我就想,将来见面,向他说说我养这一对鸽子的失落,如果可能的话,再送我一对,一定正规诚心地饲养它。
    机会来了。我调动到同学所在区域的一所中学任教,打听到他单位离我学校不远,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骑车专程去“拜访”他。
进了他单位大院,问清办公室所在,直接敲门进去。同学坐在桌前看文件。毕竟十多年不见,以防唐突,我问“是吴主任吗,你好”,他旧时轮廓还在,但身材发福许多。
    “你好。”他看了看我,语气平淡。
    “我是某某,来中学教书;知道你在这,特此来看看。”我怕他事多健忘,赶紧介绍。
    “哦,好。”
    “你们这边还有某某几个同学现在怎样?”他坐着没动,我转换话题,想多找些话讲。
    “各忙各的,不太清楚。”
    “能经常见面吗?”
    “少,各忙各的。”
    “有机会请到学校去坐坐,我们一起聊聊天。”
    “再说吧。”
    其间,他一直坐着,我一直站着。
    “我是路过这,没有别的事,你忙吧。”平时站讲台,不觉得累;现在,累。于是,我告辞离开。
    出院子门,抬头看天空,长吁一口气。鸟笼、鸽子,我也放下了。

发表于 2021-1-19 10: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淡而有味``拜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1-19 20: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