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155
查看
0
回复

重阳觅山径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1-29 20: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1-29 20:35 编辑

重阳觅山径
                                                                                南池朱湾
    入住“龙山徽韵”小区已经三个年头,还没有把周围的环境梳理清楚,今天便要趁着九九重阳节,我和妻子决定往后山登高,也借机探路观景。
    后山主要是特指靠西边的投子寺山,在三面环山的屏障里,它的位置最高,名气最大。由于传说和三国时期的鲁肃有关,至今寺庙香火不断;庙宇前山腰的多层钟楼,入夜时顶三层便华灯绽放;到了清晨,又有钟声清越悠扬——有说这是早锻炼的好事者在撞钟——或许是的,但“投子晓钟”却是早年的“桐城八景”之一。北面是数座茶山,远远地望去,茶园打理得整齐划一,四季常青。东边则是小丘陵,松树杂木,倒也苍翠阴翳。
    我们出发之前也做了点功课,找当地人询问上山捷径,可是问过的那几个人都建议,不要乱找路,过去砍柴的小路都被草木遮盖了,只能沿着大众上投子寺的车道步行上去。
    重阳登山的人沿途络绎不绝,中老年人居多。在山脚下,竟然还遇到一队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二三十个人,花枝招展般,在老师与家长的陪同下,正整列登山,也算是另一景。
    上山的路有些陡峭,车道作“之”字型环绕,人步行一会儿,大多气喘吁吁。投子寺在半山腰,再上至凤凰(山名)顶,海拔近五百米,众人或坐或站在峰巅修建的亭子间,四野空廓,山风凌冽,白云悠悠,山峦如画,此时,登高抒怀,触景生情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们俩要继续向北面、转东南面,去探索新路径,不想走回头路;哪怕绕一圈,多花些时间,也不要紧。从高处看住家,隔着三四个小山丘,在山坳处,徽派建筑的粉墙黛瓦一幢幢的,尤其是小区面南的姚湾水库,如明镜般煜煜生辉,眼前清晰的景况,直线距离不是很远。
    沿着因开辟茶园而修葺的小路往北走,依据目测的方位,我们选择山径前行。一簇簇油茶花在这个深秋季节里格外醒目。白嫩的花瓣,娇艳的黄蕊,淡淡的幽香,含情脉脉,风雅羞露,装点着这一大片山坡。我们前行了约三四百米,茶园尽头,是陡峭的崖石,下面杂树丛生,荒草萋萋,没有路了,只得返回再探寻,抱着“坚决不走回头路”的初衷,自信家门口转圈不生悬念,目标,向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整齐的童音朗诵声从身后传来,远处亭子间挤满身影,是之前山脚的孩子们,也已经上到山顶,正展现“国学”精粹呢。
    茶园侧边有一条机耕路,由北方通过来,从车辙上看,是挖掘机履带的印迹。我们就沿着车辙北上,大不了,可能多绕些路。
    这条道,沿山腰平缓处开掘出来,铲高填低,蜿蜒曲折而行。时而转向西北,似乎又是往远山的茶岭,但我们前行不犹疑。走了约一公里,遇到岔路,同样都是挖机车辙,我们选择北偏东的一条走下去,该是通往住家的方位。这路面上全是野草,高矮起伏,坡面有藤萝攀援,与路两侧的林木连接一气,不让土石显露出来。估计走的人极少,草有尺把深,覆盖路径,一些野藤花横开在路中间,倔强般旺盛;而挺着一串串紫花的沙参,花茎高举,安详且肃穆。四周皆是树丛,虫鸟鸣声上下,向阳处,枝叶婆娑,光影摇曳,更衬托出林深静谧。
    空气中弥漫着林木的气息。呼吸间,总是能感到有丝丝花香果香的味道,还不时地有脚踏过、浮动起的、但又无法分辨的草叶的清香,在这末秋干燥的半上午,透明而干净的四周环境,营造出此处独特的荒草迷离的小境界。松软的路面没有石子硌脚,也没有走在水泥浇注或石阶路面上的沉重感,但无法快步,厚密的草丛让人裹足难行,要瞅准深浅才好下脚的。
    道路虽然还是初胚,但也曾特意打理过。保留下来的树,都是造型别致的。有一棵道边松树,树冠圆形,这个季节,恰是松针枯落的时候,在低凹处,那树底下构成一个大圆圈、厚厚的、金黄色的松针,就是人力也难以铺设得如此完美。
    慢慢平缓下行,转过几处山弯,估计走了约两三公里,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熟悉的场景。大片山间谷地,有几幢彩钢瓦房标志般显现在对面的山坡上(听说这是放弃了的养鸡场)。这就是我们住家的“后花园”。去年年初,我们曾经相向从另一条路径往这边踏春,走到过这附近,原来的路至此被山涧阻隔,只能扫兴返回,眼下,有了机耕路直通过去。才一年多光阴,沟堑变通途。
    山涧处已经填平。无人问津的泥沙路上,生长一丛丛肥壮的车前草,路边尽是柔绿的青蒿;流水冲洗出的沙土荒滩上,有大片的水竹,清秀而茂密;不远的树丛里,落叶后的桦树高挺白净;野柿子则压低枝头,叶果皆黄灿灿的;树梢间,几棵枫树红叶似火炬,格外显眼。再往前方五六百米,下坡,即是我的蜗居。
    这一片荒山,除了极少的边角开垦作茶地,大部分区域无人涉足,植物多样,森林灌木互映,葳蕤生姿。山沟流水潺潺,从几个小断层跌下,形成多处迷你型小瀑布,其中一处就在我们小区的后身,溪水从一丈多高的岩石上奔腾而下,形成了一个小石潭,再沿着我们住宅旁的小山沟汩汩流淌,终年不息,有鱼虾上水,引来过一对白鹭在松枝间栖息。
    今日的登高演变成探路,而且,是一次成功的探路,手机GPS也难以搜到的路。我们寻觅到了一条值得今后长期回环往返的路。沿途有簧竹沙泉,连接幽谷观天;看松针摇落,淌夹岸荒草。可以作为我们的一条“健康步道”,可以与大自然的原始风貌相亲相近。再想远一点,也可戏称作是我们桐城的“山阴道上”。
    值得纪念,随手折了一枝野柿子,细枝上面缀满二十多个红黄的小柿子,插在家中圆桌上的花瓶里,每天看看,别有情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