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058
查看
0
回复
发表于 2021-2-13 20: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2-13 20:18 编辑

                     
              南池朱湾
    这里写的“枇杷行”标题,绝没有沾光白居易《琵琶行》谐音的玄虚,只是觉得甜美的枇杷果实,伴行我近四十年,也是奇哉。
    以前我的家乡,没有枇杷树,许多人当然也就不识枇杷果了。等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皖南读专科学校,吃到了枇杷,也才辨识了枇杷树。再到回家乡教书,枇杷又从现实的景象里消失了。那年麦子黄了的时节,我从一处山岗的砂石路上走过,无意间突然发现一家院落里露出一株茂盛的枇杷树,黄灿灿的枇杷果从硕大的绿叶间探出成熟的风姿来,格外地惹眼。我特此靠近院墙证实了所见。
    回到学校,我把发现通报给三位同行兼伙伴,他们一致否决,说我看花了眼,错把“红枣当火种子吹”。
    为了颜面,我带路,四人骑两辆自行车,去四五里路远的小院落寻验证。
    自然,我赢了。上年纪的院落主人给出肯定答复。并且告诉我们:方圆几十里仅此一棵,每年指望这棵枇杷卖几个养老钱。老头还补充说,“院子没有门,谁也进不来,靠一张梯子翻上翻下,自家的小孩子也不舍得给吃。”原来这老头只有一个女儿,招赘了女婿,有两个外孙(也就是所说的自家小孩子),孩子小,未上学。
    院子不大,果然没有进出的门。我们绕院墙转一圈,好奇极了。转圈回门口都说今天来就是要买他家的枇杷。老头爽快地答应了,从屋里搬出竹梯,背挎竹萝,身手敏捷地上了院墙,在高处扶梯立定,再次对我们强调,“五分钱一个枇杷,你们给个准数。”
    等他翻墙下来,竹萝里是层层毛茸茸的枇杷,散发出诱人的味道。老头收好梯子,把枇杷小心翼翼地拿出来,按我们各人预订的数目一堆堆摆放好,五分钱一个数数,收好一个人的钱交货再整理下一堆。同伴每人买二十个;我买了两块钱(一个月工资47元),四十个枇杷。老头把剩下的几个品相次点的枇杷给了在一旁守候多时的两个外孙,嘴里还咕噜了好几句,大约是怪小孩子太馋,只知道吃。
    这一趟路不仅收获了难得一见的枇杷,更是让我们见识了封闭的院墙与“精明”的老头。这番奇遇也成为我们四个人日后碰面常谈的话题。
    后来是改革开放,现在的情形是,村落墙垣,到处可见生长蓬勃的枇杷树,谁家的枇杷味道差,那挂果就会一直高悬树梢,哪怕红黄似云彩,大家也不屑一顾。
    我的一位堂兄家里,有一棵“味道好极了”的枇杷树,趁这次仲春回乡,从他家挖取一棵枇杷,带回我现在居住的小区,在蜿蜒的沟渠旁,栽种下去(与无花果并排)。树苗有一人多高,估计明后年就能挂果,届时我会对路过的人说,“这枇杷味道不错,摘几个尝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