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985
查看
0
回复
发表于 2021-2-16 20: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2-16 20:35 编辑

一日
南池朱湾
   正月初二,在我们这边的乡俗里,也算一个独特的规矩:一般这天不出门拜年,不会客;要出门走亲访友也只能往头年那个有人去世的人家去,叫做“拜新灵”——逝者为尊,新年第一个双日子专门安排给这样的人家。
   所以,大多数人初二这一天基本上都待在家里,“修持”一天,真想出外走走,也只是去公共场合,或者游山逛水。
   由此在我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小范围的晒图:游逛街头巷尾的,观赏田野风光的,品尝家中美食,修剪住室花草。背影在暖阳下,散漫留惬意间。
   我今天同样裹足于家,上午看看书,下午喝喝茶,然后下楼转转,再往小菜园,可以顺便带回一把青菜。小小空间,一天时间,转瞬消逝在脑后。
   家中阳光房里也不用着意栽培花草,楼下几步路就是丘壑旷野,有的是林木嘉禾。虽然小区路径旁,沟渠边,也点缀些花花绿绿,但在外围大背景里,时常被忽视。比如像映山红,小区绿化带草坪里,栽种有整齐的杜鹃,开花时节,也显得团团簇簇。但,在它附近,十多米远的山岗上,绵延着一大片,是野生灌木丛映山红,半人高,一人高,花朵如云似火,锦缎丝织铺开,热烈奔放,个性张扬;谁还会在意低矮的人工杜鹃。我大部分时间下楼走走,只是在平整的路面上散散步而已。
   出单元门还有一排景观翠竹,比不了左近山坡上杂乱的苍松。高下大不同,粗细无法比,青绿有差别;松涛声一阵阵的,竹叶顶多沙沙响。我住在五楼,已经习惯仰观林海般青松、俯视单薄的绿竹了。今天也不例外,下来,望着远山白云,朝小区运动场方向徐徐而行。
   忽然,我的视线定格在路旁:一树树红梅、不经意间绽放了。这些道边树,平常很普通,叶落后默默无闻,寒冬里,花骨朵儿小小点点,无法引人侧目,这几天,竟然勃发绽放。殷红的花瓣似乎还羞涩,但,无数枝,无数朵,密匝成团,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幅画。
   细细的枝条上同时缀满了红豆般的花蕾,怒放的花瓣彰显火热的情怀,黄灿灿的花蕊秉承着高贵,更有幽香丝丝缕缕;霜雪滋养,傲世特立,为单调的季节里平添几分神韵。无需虬枝,也无需粉饰,天然恬静,带着清欢自赏,最好。
   时过半下午,暖洋洋的,我站在梅树下,耳边似乎响起班得瑞的乐曲声,想象接下来的大好春光,知足。
   过了一会,继续向前,到小区外我的小菜园子里去(村民的山地,协议“租用”两垄)。之前还是除夕的头两天,从那里铲回一篮子青菜,有大小白菜,胡萝卜,芫荽,大蒜等之类,水灵新鲜,满足我从鼠年年尾吃向牛岁岁首。
   才隔了三四天的时间,眼前的白菜、黄心菜开始抽薹,顶端出现花蕾;紫菜苔又长成七八寸长,粗壮圆实;四月慢(一种青菜名称)匍匐开来,叶片遮盖了土壤。随着阳光明媚、和风细雨,菜园子里的菜一茬茬上来,总是吃不完。付出一点劳作,回报无穷无尽,土地的恩赐似海深。
   掐苔、剪苗、铲整棵,很快,装满了一袋子,沉甸甸的。
   回来的路上,水库堤坝上有几个孩子在放烟花,没有风,硝烟在黄昏的天幕下不动不散,形成朵朵白色的小蘑菇云。走进小区大门,已经归巢的鸟在树林中叽叽喳喳召唤着,不远的空中,还有盘旋于晚霞里飞鸟的身影。
   三三两两的行人慢悠悠走过,认识的,不熟的,问声好,道声吉祥,语调和步伐似乎都比平常放缓。喜庆热闹的过年假日里,是习俗,给大家的身心放假一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