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10
查看
2
回复

竹影婆娑少年时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3-2 21: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3-2 21:37 编辑

竹影婆娑少年时
南池朱湾
        我的老家在乡下,面河而居。河沿河堤,除了葱茏的乔木和灌木,最多的,就是大片大片的绿海——竹林了。竹子生长有个特点,低处扎根,向高处发展。只要在河沿低洼处埋几丛竹脑,稀疏的竹笋开始向河堤上窜,几个春秋过后,越往高处越密集,抢占成片,密密匝匝。河堤上仅留一条人行道,两边是竹影婆娑闻风声,一握粗细的竹竿挤来挤去,摇曳生姿。
     这种竹子叫水竹,喜阴湿,不怕水淹,疏松的沙质土壤最适宜它生长,寸径丈把高,能做些小竹器家用。在我的印象中,粗大点的制成竹篾垫子(竹席),细小的就做篮筐钓鱼竿。
     村子里一位汪姓老伯,是个篾匠,一把篾刀很神奇,几根竹子在他面前,一会儿就变成青是青(竹皮部分),黄是黄(竹芯部分),再一会儿又变成各式家用器具。眼睛不需看,全凭手感,说话做事两不误。汪老伯还是个断文识字的篾匠,能对大人谈天说地,能给我们讲些迷人的故事。农闲季节,我们这些孩子都喜欢围着他转。
     喜爱汪老伯的另一个理由,是央求他替我们编个渔罩子、渔箩,然后跟随他在一个满月的夜晚,下河去罩鱼捉鱼。所谓渔罩子,就是竹编的大约两尺高尺径粗的圆柱体,看到鱼,罩下去,用手使劲在里面搅浑,鱼昏了头,浮上来,任你捉拿。
     有一个夏天,白天汪老伯兴致很高地为我编了个渔罩子,晚上,正是满月天,他单独叫上我,随他下河捕鱼。那是一个银辉遍地的好日子,我感觉月光下连细草的茎脉都能分辨得清。来到河滩上,石英质地的河沙泛着点点金光,赤脚踩在上面,细腻柔软。人周身裹起的是银辉,仿佛有一道光晕圈着。河水平静,稍微有点流淌的地方,现出粼粼波纹。我们下了河,马上就能看到许多寸把长的小鱼虾趴在沙与水的接壤处吐着水泡,弯腰细听,沙沙声与河水的汩汩声相应和,构成一曲动人的声乐。但我们不屑这类小鱼,就向河水稍深的地方悄悄挪步、搜寻。突然,我的眼前有道鱼的阴影,尺把长,微微在月影下漾动。一条大鱼!
     我的血液仿佛凝固了,站稳双脚,双手举起渔罩子,屏住呼吸,对准那硕大的阴影,猛地扣下去。
    “啪!”“啪嗒!”
     水花溅起,鱼也腾起,大尾巴甩过我的头脸,我一闪,手一松,渔罩子脱手,鱼飞身跃入水中,一道浪痕,箭一般直驶入水深处。
    “有鱼啊?”不远处的汪老伯对我喊。
    “大鱼!跑了。”我一脸的鱼腥味,半天才回过神来。
    那个晚上,汪老伯收获了半渔箩,不下五六斤鱼;我顶多只有一碗带回家,但最大的收获是惊叹。
    尽管汪老伯能为我们编织些小竹器,但竹子却是要我们提供给他,而且还不准我们在本村的河堤上砍伐,须到河对岸邻村一大片竹林中去偷。对面的竹林有人看管,汪老伯测算出看守人回家吃饭的空档,叫我们潜伏过去。得到过无数根竹子,真的不曾被人逮住。我们四五个孩子都常常是心惊胆跳去干这种事,匆忙中老是在将竹枝竹叶去除时损伤了竹节竹篾,惹得汪老伯不满意,我们的需求就被打折扣。只有一个孩子经常做得合标准。汪老伯夸他有天赋,于是那家大人商量好就送孩子做了他徒弟。
    这很使我们高兴了一阵子。将来有伙伴出师了,我们就不需要低声下气去求别人。
    做人徒弟不自由,我们有时只得去汪老伯家院子里陪这个玩伴。一天,我们正在夸耀各自从河对岸偷砍了几根竹子,汪老伯在一旁黑着脸数落他的徒弟。“我的师傅剖篾做成的竹垫子,能对折成几幅也不坏,你看你剖的篾,薄的薄,厚的厚,心思放哪啦?”
   “再看你这堆篾,一青几黄都分不清,能做成什么?”一边说,一边抄起一根竹片,兜头就打他的徒弟。徒弟哭喊着,躲闪着,很快,身上血痕出来了。我们惊呆在那里,最后都不知怎么走出他家的院子。
    从此,我们不去汪的家。
    多少年又过去了,汪老伯也已故去,他的徒弟早已改行做别的,篾匠活也差不多绝迹了。我有机会回家乡,所看到的竹园也在渐渐消亡中。

发表于 2021-3-3 09: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2021/03/04
 楼主| 发表于 2021-3-4 20: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