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08
查看
0
回复

尽拾竹枝点烽烟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3-6 22: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3-6 22:35 编辑

尽拾竹枝点烽烟
南池朱湾
       故乡老家门前的小河流,终日流淌着我童年的歌,两岸的绵延竹林,更是吸纳我童年时的无尽欢乐。
       那些竹林,大多生长在河堤埂的两边,有时也能侵占河沿一处处,跟村民们抢土地。这土地其实是河堤往河床的延伸部分,春夏季节,大水漫上来,或许汪洋一片,但更多的年份,这肥沃的泥沙土层成了各家各户分割成垄的自留地,大家干脆就称其为“河地”。河地里,春摘蚕豆夏插山芋(红薯),秋收花生冬种萝卜,在那清贫的岁月里,这各家私有的几垄地能给人带来喜悦。
       纵然洪水短时间漫上来,但过后是村民们更高的热情投入,河地里,永远是一派生机勃勃。我们儿童,把它当做乐园。玩累了,窝在柔软的沙滩上,看白云在天际飘;饿了,翻身起来在河地里走几走,抱着吃的满载而归,就着清澈的河水,什么问题也没有,也不会有。遇上巧日子,勤快的人家给河地增肥,收拾些杂草捆成团,半盖土包点火烧,烟火熏土两三天,这时候,我们也勤快了,往火灰里埋些山芋、玉米、花生之类,先后取出来吃,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大人看见,最多嘱咐,不要把火弄灭了。
       可有一年的秋天,我们被狠狠冤枉一回。那天我们五六个孩子,正在沙滩上翻跟头,突然河地里传来叫骂声,走过去看,原来是邻居钱奶奶在自家的河地里,看着半垄被拱翻成狼籍一片的花生禾苗而生气,她骂我们这些没良心的,偷吃花生还拔苗。眼前那乱七八糟的样子,我们也傻在当场。谁会干这种事,就是偷吃,但一般我们抛开沙土,接着复原,尽力做成天衣无缝的,不会如此不道德。盗亦有道嘛。
       钱奶奶的儿子钱伯伯也来了,他仔细看了看,劝说他老娘,说这是猪獾子干的,有脚印为证,不关孩子们的事。钱奶奶声音小了,但依然对我们白眼。猪獾子偷吃的竟栽赃到我们头上,这还了得。我们不顾钱奶奶,纷纷问起钱伯伯关于猪獾子这坏家伙的事。终于,到了该是我们出气的时候了。
       在河沿堤脚处,有几个掏开的土洞,要不是个别洞口的新土堆,还真不怎么显眼。钱伯伯说了,这就是猪獾子的巢穴,而且,有真有假,真的好几个洞口出入,里面是洞道相通,用烟熏赶它最有效。
       伙伴们当即在这片竹林里寻找,很快就发现了四五处洞口,大家捡来枯枝残叶,堆放在一个较大点的洞旁,准备点火扇烟,来熏这个白天睡懒觉、夜里出来糟蹋庄稼、而又嫁祸于我们的坏蛋。每个人手持一截粗竹竿,守候在不同的洞口,一旦猪獾窜出来,打翻它。
       点火的洞口处是个洼地,向阳,微弱的西南风正好将浓烟灌进洞。这都是我们事前周密部署的。负责扇风点火的还要不断添加枯枝杂草,要保证明火少,烟尘浓。
       烟火升起来,竹枝枯叶烧得噼啪响,如同鞭炮声阵阵。各人专注盯着自己守候的洞口,双手紧握粗竹棍。
       我把守的洞口突然冒出烟来,果然洞洞相通。我退后一步,抡起手中大棒,目不转睛地盯紧洞口,心开始怦怦直跳。
       “呼”的一声乍响,一条乌黑的大家伙从洞里射出,我大叫一声,竹棍扫下,“啪!”密集的竹子挡住我的一击,又一弹,我差点儿摔倒。那黑影,像条狗,嗖地直窜,一溜烟,往竹林深处驰去,不见了踪影。
       吆喝声四起,近处的几个孩子奔向我,可就在他们离开岗位时,又一条猪獾从另一个洞口钻出来,带着猪的尖叫声,几个跳跃,从我们眼前,一阵风似地逃向竹林深处。
       大家都惊呆了。尔后是一片声的大呼小叫,可惜于事无补。两条猪獾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消失了。
       这动静也引来了附近劳作的大人,他们察看现场,让我们灭了火,分析我们的错误,嘲笑我们的无能,大家都灰头灰脸地、带着无尽的遗憾返回家。
       接下来两三天,河地里的庄稼风平浪静,可第四五天,一大片山芋地被拱翻过来,杂乱的猪脚印兆示它们开始报复。
       大人们行动了。还在原来的地方,办法同我们一样,也是采取烟熏,不过,据说守洞口的是用铁叉,洞口外还堆放着破麻袋,围上破渔网。
       整个过程是瞒着我们进行的,说是怕我们张扬出去,猪獾们有灵性,得知风声会溜走。结局是打倒了两条,但还是冲出去一条。等我们看到猪獾时,已经被剥皮洗干净,放进队屋里的大锅中烧。那天晚上,全庄子的人聚在一起加餐,吃着香飘四溢的猪獾肉,喝酒醉倒了好几个人。
       从此,河边的竹林里再也不见了这种动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