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268
查看
0
回复

芒草·桐子·平流雾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3-10 21: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芒草·桐子·平流雾
                                            南池朱湾
       我任教的第一所学校是丘陵地带的乡村中学,当时怀着郁不得志的心态前去报到,转过几道山岗,询问好几个人,曲折迂回,才走到一条宽宽的大坝埂上。
       笔直的大坝约一华里路长,尽头是另一道山岗,那里白墙青瓦,屋舍俨然,肯定就是我要前往的学校了。我放慢了脚步,刚从树丛中脱出的视野一下子开阔了。大坝右侧,是个几百亩水面的小水库,左下是平缓的田畴,绿野无尽,几处村落点缀其间,直至遥远的崇山轮廓。最令人惊叹的是,眼前由坝底而上,芒草森森,半人多高,形成一道绿墙,人行其中,无风却能听出呼呼呜呜声。时过立秋,芒草正抽穗,丛丛绿草,拔出茅杆,高举紫褐色的花穗,齐刷刷的,半昂扬着,肃穆沉静。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当时我变成傻傻——这一大片绿让我的脚步尤为慢尤为轻,似乎怕惊动了谁。后来我经常来往这坝埂上,看着这花穗紫而白,飘且舞,直到当地农民抽其穗衣,结成芒绳,再至砍伐成堆,用作柴火,又待另一年新绿了。
       几年过去,地熟人和,坝上绿墙却渐渐朽去。原来这芒草太强势,丛丛生发,互不相让,拥挤膨胀,密不透风,最终只能萎朽消亡。据说要年年排挖宿根,火烧旺苗,才能促其新生,但这里是水库坝埂,不适宜随便开挖取的。
       倒是坝埂的另一端有几棵桐子树,生长得老倔且旺盛。这山岗大多改作田地,几个死角,就保留住这三五棵老树。五六月份,桐子花开,满树雪白,白色花瓣上洒几点红晕,倒也妖艳,但随着桐子油的价值不显,人们不再看重,随其自生自灭。于是,这里就剩下几棵老树突兀挺立着。我虽然走近欣赏过几回,还不如说我是在寻找此地名称(桐梓)来源是否与它有关,果不其然,我碰到当地的一位老人,告诉我早年这里,桐树梓树满山遍野,现在梓树已绝迹了。你是中文系毕业的,我出一个老对联的上联,你对个下联给我听听。这位老人在话语结束时,笑眯眯地对我说。
       “童子打桐子,桐子落,童子乐。
       这是个谐音对,包括”“字,我们桐城方言里几乎是同音字。我缺着这点火候,只好朝老人抱歉地一笑。
       深秋再到初冬,坝埂上没有了芒草,桐子树叶也枯黄了,另一种美的极致悄然登场。
        那是一个清晨,无风而静谧,我来到校园外锻炼,临近水边,能看到水面雾气袅袅升起,呈丝状线形,柔柔不断,绵绵不绝。这么大的水面上,雾丝升起约尺把高就停住,分明像是倒垂着,远近交汇,又慢慢地融在一起,像一床丝棉被盖在水面上。开始时,薄薄的,朦胧态,越积越厚,终于拥挤得平缓移动。向下游,遇到大坝阻拦,渐渐爬高,攀升,到顶部,再平移,滑落。茫茫白雾翻越了堤坝,如同水漫银泄,但又是极缓慢的,悄悄地推进,隆起,再轻轻地移落。我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里,一点也不敢惊动眼前奇景,用眼睛捕捉着,小心挪动着步子,似乎也是在被雾裹着推着漂移,都不知自己是如何上了坝埂。
        对面小山岗还清晰如画,可眼前这宽广的平流雾如梦如诉,美得让人怦然心跳。坝埂下是辽阔的田园,此时都像是听到了召唤,原本该为清爽的景致也开始模糊起来,很快,白雾茫茫,田野消失了,只有村落如同孤岛在白浪里升沉。是眼底的雾流淌下填满了平原,还是原野上新升起的雾来汇聚,我已无法分辨。世界一片洁白,我的心融化其间。
        老远处的峰峦黛青如墨,山峰的边缘已镶金边,旭日东升,华光初照,头顶的蓝天好像离我很近,我感觉是置身于山巅,眼前便是迷人的云海。
        校园里的钟声响起来,我终于意识到在这坝上已站了好久,阳光披上身,暖意入胸怀。坝埂上的平流雾消散了,远远近近也渐次清晰起来。
        就为此,我接下来多次守候到坝埂上,但可遇不可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