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80
查看
0
回复

“周口作家群”:中国文坛一颗璀璨的明珠

[复制链接]

楼主: 张培亮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21-3-29 14: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羲皇故都、老子故里、古陈旧地。周口,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蕴含着深厚的人文底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也拥有斑斓的文学色彩,有着天生的饱蘸阳刚之气的文学气质。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周口,以一方灵秀的水土,养育了当代一茬又一茬的作家,也孕育了一方文学。进入新时期以来,周口人延续了这种文化传统,涌现出一批在全国较有影响力的作家,他们继往开来、开拓创新,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文学沃土,作家摇篮。正是周口作家以勤勉耕耘的创作实绩,书写出大量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在黄淮大地上绽放出瑰丽的文学之花。

“周口作家群”悄然崛起!

沾着泥土的芳香,“周口作家群”从黄土地走来

“一个人刚出生的印象会影响一生,童年的状态决定一生的状态,已经成为作家成长的定式。”周口籍作家刘庆邦说。熟悉刘庆邦的读者都知道,在刘庆邦的作品中,一半是乡土,一半是煤矿,这两类作品记录着他记忆深处的两条幽深隧道,他将其称为“人与自然的和谐”与“人与自然的抗争”。

谈起对家乡的感情,刘庆邦说:“每年的清明节和农历十月一日,我都要回老家看看。我每年都要回家,那不叫深入生活,那是回家啊!如果硬要那么说的话,那叫深入到家了。一个作家如果是从农村出来的话,那么最好的深入生活方式就是回家。”

正如刘庆邦一样,由于在周口黄土地上土生土长,周口作家秉有天地之胸怀而不骄,在周口这片朴实的大地上自由自在地徜徉,他们有着粗犷的胸怀,更有着文明的气质。

对于周口作家来说,由于其鲜明的地域特色,浓郁的乡土气息,展卷便能闻到一股豫东泥土的芳香,历史积淀、风俗文化都在里面搅和着、掺杂着,韵味独特。他们各自以独特的创作把当代文坛装点得五彩斑斓,显出一派繁荣气象。

周口市作家协会主席柳岸介绍,2007年5月,中国作协创联部、河南省文联和河南省作协联合主办的“周口作家联谊会暨周口作家丛书首发式、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等系列文学活动在周口成功举行。在这次研讨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说:“周口惊现作家群!”从此,“周口作家群”作为新时期文坛一个重要的作家群落,得到文艺界普遍认可。记者了解到,“周口作家群”人才济济,有中国作协会员 60人,河南省作协会员500多人。

柳岸介绍,“周口作家群”主要由两部分作家组成:一是本乡本土养成并扎根本土、勤奋进取的作家;二是从本土走出,现今旅居在外,但心系故乡的周口籍作家。

2010年8月11日,中国作家协会授予周口“中国作家协会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称号,进一步拓展了周口作家的文学视野,使其思想修养、艺术修养和文化修养得到不断提升,把周口文学事业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

精品大作层出不穷,“周口作家群”蜚声文坛

精品、大作是一个时代文艺创作质量和水平的标志。

“周口作家群”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底蕴的交织,决定了周口文学的生命力必定在这片土地上不间断地发生、发展、繁荣,周口文学也将成就卓著、不同凡响。

近些年来,“周口作家群”蜚声文坛,连续获得众多的文学奖项,代表作有柳岸的《燃烧的木头人》获第五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我干娘柳司令》获河南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文鼎中原”长篇小说优秀作品奖,《浮生》为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项目获河南省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届杜甫文学奖,《公子桃花》是“中原人文精品工程——文艺精品”重点扶持项目;尉然的《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获新世纪首届北京文学奖、第二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我的理想》获第三届“河南省文学奖”;阿慧的散文《羊来羊去》荣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首届《回族文学》奖,散文集《羊来羊去》荣获河南省第二届杜甫文学奖,纪实文学《大地的云朵》获《民族文学》年度奖;宫林的《大雾弥漫》获第二届“河南省文学奖”;钱良营的《老街坊》获河南省第十二届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孙全鹏的小说集《幸福的日子》入选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9年);张培亮凭借在诗歌方面取得的成绩荣获第四届骆宾王青年文艺奖。另外,还有创作势头旺盛的,如小说作家李乃庆、张运祥、邵远庆、王子群、顾振威、红鸟、郭敖、小托夫、智啊威,散文作家董雪丹、董素芝,诗歌作家邵超、韩冰、孙新华、霍楠楠、张培亮,文学评论家任动、闫冰等,这些构成了“周口作家群”的中坚力量。

“周口作家群”旅外作家,创作成绩更加令人瞩目:刘庆邦、邵丽分别于2001年、2007年,凭借《鞋》《明慧的圣诞》,获第二届、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刘庆邦的《神木》《哑炮》分别获第二届、第四届“老舍文学奖”;朱秀海的《穿越死亡》获第二届“冯牧文学奖”;著名传记作家陈廷一,作品达1000多万字,被评为“当代十大优秀传记作家”之一,与叶永烈号称“南叶北陈”,《许世友传奇》获中国作家协会河北分会金牛奖,电视剧剧本《许世友在少林》获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奖;马泰泉长篇报告文学《她走向永恒》获总后首届军事文学奖;墨白的《同胞》获第一届“河南省文学奖”,《父亲的黄昏》获第四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此外,谷禾、刘海燕等被评为全国“21世纪文学之星”,旅居美国的张慧雯,也是佳作不断,获奖众多。

近年来,“周口作家群”相继出版了《颍河作家丛书》《绿地丛书》《周口作家丛书》《周口文学六十年精品大系》等多套书系。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周口作家共出版、发表了长篇小说500多部,中短篇小说2000多篇,散文、报告文学3000多篇,诗歌万余首。

坚守文学理想,“周口作家群”吃得起苦耐得住贫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在变革的时代中,蔚为大观的“周口作家群”,正是由于他们坚守自己的文学理想、文学信念、文学品质,吃得起苦,耐得住贫,他们才取得了瞩目的成就。

柳岸在介绍自己创作的“春秋名姝”系列长篇小说时感叹道,有时为了走访到一些细节,她一个人走在茫茫大山中,不见人影。柳岸说,《西施传》的整个写作中,她是靠速冻水饺和方便面充饥,“《西施传》写到十万字的时候,我突然变得焦躁不安。我起身,对着镜子质问自己,为何如此拼命地写?不为名,不为利。所谓的利也就是版税,都不够买资料、走访的费用。”这种焦虑的状态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而后她又悻悻地坐下来,觉得还是写完吧。写到最后,整个人体力、精力都快消耗殆尽。

尉然是周口郸城农村走出的作家,中专毕业后到郸城县纺织品公司工作,1993年下岗。“一直以来我都是靠稿费生活的,曾经有段时间生活困难得上顿不接下顿,连买包烟的钱都拿不出来。夏天没有电扇,就在身边放盆凉水,热了擦擦身子降温,冬天没有取暖设备,就坐在被窝里坚持写作,后来在我一位梁姓同学的资助下,才得以渡过难关。”就在那段时间,尉然创作的中篇小说《菜园俱乐部》获得了第四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

婚后的阿慧,常常为了买到自己喜欢的书籍,把一家人的生活费都给花光,生活无以为继的她只得拿细粮票和别人换成粗粮,这样能换到更多的口粮,让一家人能够勉强填饱肚子。在新疆棉田里采访的日子,她和摘棉花的妇女们一起劳动,一起睡在大通铺上,几十天不洗澡,她也曾经迷茫过、动摇过,但意志力还是让她坚持了下来。

“那时很热爱写作,可有时投稿石沉大海,也曾经犹豫过、彷徨过,停滞过。”红鸟介绍,2007年他的一篇小说在《百花园》刊物上发表,让他兴奋不已,“当时我拿着汇款单的手激动得发抖,真的不舍得去取。”对于红鸟来说,本来有着体面的公务员身份,加上聪明能干,提拔的机会也很多,但他出于对文学的酷爱,还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文学的创作中来。

太阳村文学社是淮阳区朱集乡几十名文友、诗友组织的文学社团,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是全国极少数以乡镇为单位的文学社团,现在依旧有着强大的生命力。社员大多数是当地的农民、教师等,他们扎根本土,用汗水去抒写属于周口的文化传奇。

正是由于周口作家们具有执着的探索精神和为艺术而献身的精神,“周口作家群”才得以成为中国文坛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扎根人民,周口文学成为当代底层民众的颂歌与咏叹

一个作家的成长,总是难以逃脱“地缘”的牵绊,无论是故事的择取,还是叙述的风格,多少都会杂糅着乡情乡音。周口作家大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他们在创作时,总是目光炯炯地面向乡土,以乡村为背景,展现豫东农村的乡风民俗,描写农民的悲欢离合。

在文学创作上,“周口作家群”家家怀抱荆山之玉,人人手握灵蛇之珠,风格迥异,各擅胜场,但都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

“要紧跟时代步伐,牢记责任使命;要坚持守正创新,展现担当作为;要加强党的领导,把牢正确方向。”市委书记刘继标在周口市第三届二次会议上向周口作家们提出要求。正如刘继标所期盼的那样,刚刚过去的2020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周口市作协组织了抗疫主题征文,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五城联创”工作中,他们进行了不同体裁的主题创作,充分展现了周口近些年的巨大变化,他们的劳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为周口崛起鼓舞了士气。

当前,随着中原港城新周口建设的逐步深入,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周口作家群”面对时代赋予的历史重任,他们以“大情怀”体现大担当,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将会创造出新的辉煌。(记者 张劲松,转发略有删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