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834
查看
2
回复

在深圳,一个人走来走去:在车站和车上

[复制链接]

楼主: 舒仁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5-7-12 12: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舒仁 于 2015-7-12 13:11 编辑

6月20日 星期六 芜湖 晴  
  下午5:39在芜湖坐从南京开往深圳的K25火车去深圳。进站时一脚夫跟着絮絮叨叨地劝我们请他送送,也是行李有点多,就请了,开车送我们的亲家先把钱付了。脚夫接钱后拖着箱包高走。我想:我们大概不需要一个只拖箱包的脚夫吧?妻子让他再提个纸盒,他也提了。想不到他有剪票口的栅栏门钥匙,开开门我们走了进去。左拐,下台阶,再石拐下台阶,刚下完台阶,他说他走了。这就20块钱了?妻子说:“不是说好了送上车的吗?”我主要考虑上车不便才请脚夫的,只送到这里请他做什么?我就上前和他说。他说:“那你再加10块钱。”有这样坐地要价的吗?妻子再次说当初说好了20块钱送上车的。他说:“你们两个人,我只收20据钱了。”这理由实在是荒唐可笑,送货与货主人数多少有关系吗?送货还是送人?有一个小学生午饭时间玩得忘了回家吃饭,父亲去叫他,问他怎么玩得吃饭都忘了?他实在找不到理由,就东张西望地,说:那棵树枝子断了。父亲觉得可笑,笑笑说:“树枝断了与你有什么关系?”我想到了那孩子的这事觉得这脚夫找的理由比那孩子的还拙劣。我知道他找这样的理由是理曲的结果,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们信了顺了他了,这样的智商也想蒙人,真可笑。也是觉得理亏了,他便在台阶上坐了下来。过了会他将20块钱掏出来给妻子说等会来就走了。他是找下一个生活去了。我们的车还有20多分钟才到,他想再去找趟生意也在情理之中,我们理解,也不反对,但收了我们的钱就应该信守承诺,不能做了一半就跑,还找个理由说自己跑得合理,这就坏了规矩,是做人做事的品质问题了。
  我们的车进站时他也来了,这并不是他守信用,20块钱还在我们手里呢,来领一下钱的工夫他为什么不来?可为什么要闹那样一个不愉快的插曲呢?为人谋事而不忠,这是个人品行问题,收了钱不照双方协商好的办事,这是守不守行业规矩的问题,没有好的品行,又不守行业规矩,还试图蒙人,取了钱财又想取巧,如今社会上这样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在金钱和物质至上的社会里,一切好的合乎道德规范的东西都已经被任意地践踏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禁再一次唏嘘不已。发感慨是书生的习惯,然而书生也只有发感慨的本领,之外别无长技,是社会的悲哀,也是书生的悲哀。
  上车时我在车门里面,脚夫递给我一个拖包时我们递接得有些急,不小心碰了下正上车的一五十来岁的女人的肩膀,女人没说什么,下面送她的一个年岁也在这个样子的大腹便便的男人不干了,他立即使破口大骂起来,用的里芜湖大街上常常能听到的骂法说我是“屄昂尼”。“昂尼”是芜湖方言里对小男孩的称呼。芜湖人游气小家子气十足,骂人都这样不硬气。冲我这年岁的人用这样的一个骂词,在他当然是为了表达对我强烈蔑视的态度,我果然被这词骂得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气愤地回了他一句,这时他就不得了啦,在下面挥手跺脚的要冲上来打我,我当然没有示弱,就站在上面门口旁边不走表示要等他。那女人一直就没把碰一下当回事,下面那位大骂出口还要打架显然是她所没有想到的,她说算了算了,我觉得众人场合闹这样的事很不好,不是我的性格,我也就走了,随他在下面蹦着跳着的骂去。想想这男人真有意思,也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多大点事呢?这样冲动。他用那样一个街头小混混常用的骂词亮明了他的文化修养和道德档次;这点小事就要打架,说明他在心智上还没有成熟,一个人的成熟与否真的与年龄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我在车上他在车下,车子很快就要开动,他一定知道这架是打不起来的,但他却偏偏要恶狠狠地嚷嚷着要打,这显然是虚张声势,然而这样的虚张声势,正是掩盖了她内心的虚弱。这样的男人实在可笑。
  晚上,在车上,车灯熄了。从卫生间回来准备按亮手机照明。坐在走道边几案边玩手机的年轻人提醒说:“这是18号。”18号下铺是我的床位。我往里走,年轻人按亮了手机上的手电筒替我照着。他这样热情相助使我很感意外,连说谢谢。我躺下后不一会儿,上铺也从外面来了,是个女人。她摸摸索索地往上爬,年轻人再次按亮了手机电筒替她照明。女人上床后说:“给我把鞋子往里放放吧。”年轻人就站起来,过来拿起她落在床边走道上的鞋子放进了床铺下面。我向来以为穿过的鞋子是不洁之物,自己拿也都用指头拈着,生怕手上惹子脏,至于别人的鞋子,因为心里上有太大的障碍,一般更是轻易不拿的。我以为那女人让别人替她拿鞋是过分的要求,而这年轻人的举动着实让我刮目相看了。教育改变人的习惯,提高人文明素养,青年是国家民族的未来,而属于青年人的未来的国家民族一定比现在更加文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