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644
查看
1
回复

霞浦摄记

[复制链接]

楼主: 玉笛书剑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5-12-20 07: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都说福建霞浦是摄影人的天堂,是世界级的滩涂摄影基地;随一群摄影发烧友们的5天霞浦之行,果然是名不虚传,真正是收获颇丰,时日虽远,印象深刻。我们的相机定格不一样的风景人文,在摄影的道路上有了新的记录。
  九月25日上午,我随肥东摄影家协会一行17人从合肥南站乘坐中国最美高铁线合福高铁,四个多小时到达福州,两个多小时的短程到达我们的目的地霞浦。马不停蹄,在摄影导游的带领下,只奔风景而去。
  我们是摄影爱好者,和一般的旅游心境不同,心中装的是人文景色,我们选择的是早有耳闻,心仪已久的摄影圣地。在霞浦接待我们的是当地的摄影导游,此人是个青年,名叫张锦辉,本地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中等身材,稍瘦,留着新潮的发型,和我们交流用的是并不纯正的普通话。人是十分的热情,满脸的笑容。从和我们一开始的接触中,并知此人对摄影十分在行,说出的都是摄影专业术语和知识。从他送与我们的画册中看到他是策划人,觉得此人一定是对我们有所帮助的。以后的几天时间得到了验证,他的点拔,使许多人的摄影技巧有了提高。
  我们的第一站是站在一座跨海桥上拍摄两边的山海相连的景致。导游张锦辉指点我们用什么样的镜头合适,拍出的效果达到理想。想是他平日里积累的经验,让来此的摄影人少走弯路。我们虽然坐了数小时的车,此时此景,早已将旅途劳顿抛掷九霄云外。天空稍阴,是喜欢拍风景的摄影人最不喜欢的天气,但面对着和我们以前所拍的截然不同的风光,遗憾中还是带着兴奋。眼中所见的大海,因被远山环绕,不似印象中的辽阔。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因为海中那些养海参的方方块块,杆杆架架,还有那些劳作的人们构筑出别样的新奇。在我们的镜头里是第一次展示,补充我们的眼界和新的题材。
  次日凌晨,从我们下榻的旅社出发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去拍摄霞浦的地名叫围江的海上日出。我们到时,天空依旧漆黑,而那个是用来拍摄的一栋小楼的三层每个平台上早已站满了别的摄影团队过来的摄影发烧友。我们一众纷纷找位,和人协商,总算是立锥之地。导游看着远方的天空,对我们说今天是近日来难得的好天气,对于我们因昨日的天气有些郁闷的心情总算是有些欣慰和释怀。果然,天渐渐放亮,天空的云层变幻而多彩,海面上也变得斑斓。前景是一个形似馒头的小岛,据介绍,人们就是称之为“馒头”岛,在大海的怀抱中丝毫不起眼。在我们的眼中,它起着衬景的作用。海与天,山与水,相映成辉。红日穿过云层,绚丽的海天让红色唱了主角。天际一片赤,海面金光粼粼,使得我们连呼天气给力,老天爷垂青我们这些远来的摄影爱好者。拍完日出,我们随之到了另一处的海边,乘坐当地村民的小船,和大海亲密的接触,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躁动。船在轰轰的马达声中前行,身后除了波涛还有的就是在海上劳动的人们,他们也是以海为家,但是他们不是渔民,他们不是打鱼者,他们都是在饲养或者是加工海产品的人,他们因地制宜,用双手打造自己的美好生活。沿途看到海上的商店、酒楼和在临时相连的简陋的设施上穿梭的人群,鱼排纵贯,我们是啧啧新奇。十多分钟,到一小岛上,爬到高处,一览海面阔。我们拍摄的主题是海上那些我们刚刚擦肩而过一片片的好似陆地村庄般的海上村庄和加工设施,这些长期居住在海上的居民们,以及那些赖以生存的竹排等,我们的镜头在扫描中是海上的一道独特风景,按下快门是不可磨灭的记忆。
  摄影爱好者都知道,拍摄的最佳时间是早晨和傍晚。所以我们在霞浦也是如此,中午休息。下午,张锦辉导游带我们去拍摄赶海。赶海,在我们的知识词典里尚不是十分熟悉。现场得知赶海原来是居住在海边的人们,根据潮起潮落的规律,赶在潮落的最佳时机,到海岸的滩涂和礁石上打捞或者采集海产品。我们攀登到高处,居高而临下,滩涂上,三三两两的赶海人,手拿赶海的工具,漫步而找寻他们的所需要的。我们发现的不是他们的懒懒散散、漫不经心或闲庭漫步。在滩涂上,他们点缀着我们画面的色彩,他们脚踩是潮水流动而产生灵动的线条,也让我们的画面有了动感的元素。没有他们,我们拍摄的是平淡而无奇,他们的存在,滩涂连天宽广大海都变得生机盎然,他们起到是画龙点眼的作用,是我们拍摄作品中的灵魂。在拍摄赶海中,巧遇了几个外国来的和我们一样的摄影发烧友团队;有小日本的、韩国的,还有金发碧眼的欧洲人。这些外国佬,装备到是和我们差不多,对摄影的炽烈却比我们有过之无不及。在拍摄中,他们吱哩哇啦的,比我们嗓门大多了。年龄上都是些老人,精力却丝毫不属于年轻人,步履矫捷,上山下山个个劲头十足。一位身材比我高大的欧洲中年女和我无意中挤到一块抓拍画面,也许是出于礼貌竟然对我一笑,我反应也是不慢,脱口而出一句哈罗,令对方一点意外,也来了一句哈罗。当然,我是不会下一句了。在一脸友好的笑容中,寻找下一个抓拍点。
  再日,有了上日因迟行的没有机位的烦忧,半夜2点多就起床奔赴霞浦有名的景点——竹桥。名曰桥,其实没有桥,而是海岛相连。据导游介绍说,中央电视台来此取过景,早已是名声在外。尽管我们算起是很早了,来到此处还是迟了,这里的有利地形早已密密麻麻站满了摄影人。总算是导游对此地形熟悉,挑灯指引着我们寻找合适拍摄点。我们身形立稳,在黎明前的微风中静静等待海上日出。远处的小岛已然是灯火阑珊,在等待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灵机一动,调整好拍摄模式,拍起海上夜景来的。本来是拍日出的,居然也拍摄到海上夜景,验证了那句话,搂草打兔子稍带脚了。逐渐的海上有了微许的光,今天的天空,没有昨日的斑斓,万里无云,真的是海天一色。太阳从山的那一面刚刚露出,我们每个人屏声静气,精力集中,所有的镜头都是一个方向,让太阳升起的每分每秒定格住。
  拍完日出,又是几十分钟的车程,来到了那个著名的厝陈榕树群,那棵千年大榕树下早已挤满了来自各地的摄影人,大家都是奔这棵大榕树而来的。我们到时,阳光是十分强烈,洒射在榕树是枝干上,透过缝隙,照到地面,形成的一柱柱光束,是摄影人梦寐以求的光影。我们挤在人堆里镜头对准榕树下,瞄准目标,候机按动快门。大榕树下,一位老汉拉着老牛,老牛的旁侧跟着两头小牛,还有一位穿着本地民族特色的老太婆,挑着在我们当地没有见过的两只小木桶,里面也不知装的啥,跟在老汉是身后。这两人可不是我们的偶遇,而是常年在这大榕树下专职模特的。我们没有发问,哪位老太婆就自我介绍说自己今年已经是八十三岁了,看上去依然是精神抖擞。有了这两人在大榕树下,使得这片古榕树群充满了生活气息。虽然这里早已被摄影人不知拍了何止千遍万遍,而我们在自己的镜头里表达自己所描述的故事。
  在那个所谓的晒网的场景里,我个人感觉是十分的无趣和单调。下午三点多种的阳光十分的炽烈,照射在并不宽广河的面上,几根几数米长的手腕粗的毛竹呈一字形矗立在河中间,十数米长的黄色渔网,一端系在毛竹梢上,随风飘舞。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汉划着竹排,穿梭于几根毛竹之间,摆弄着渔网。河面是因太阳而泛光,而周围的凌乱,让我摄意大减,胡乱捏了几张,便找了一块地面上平整的石头,坐了下来休息等其他摄友。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瘦瘦的,黑黑的,其貌不扬;见其他人都在对着一个目标看我手拿相机独自在一角却对热闹的场景无动于衷,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什么缘故,走到我面前,用夹杂着方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问我怎么不拍,我回答说拍几张就够了。他的嘴角看上去是似笑非笑,窄脸而眼大,鸡爪似的手指向人群,对我说,你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今天表演的不但网的颜色单调,晒网人的年龄也大了,玩不出什么花样来;明天轮到我,我网的五颜六色,煞是好看,而我会许多花活,会令你们眼花缭乱的,你们拍我的晒网不会带一点遗憾而走。听他的一番话才知这里的所谓的晒网也是配合我们的摄影。由于时间的关系和行程都的安排,再精彩与我们也只是擦肩了。后来听一位资深摄友说,他拍的晒网像八爪鱼。反思自己都摄影的耐性和理解及想象力差了,须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接下来拍的滩涂落日,我也是犯了同样的毛病,胡乱拍了几张就收架走人。因为我自己觉得眼中看到的景色平淡无奇,而失去了兴致。看到别人拍摄的作品,自己的差距对于摄影而言还是不小。
  第三天,恰逢中秋节,是万家团圆的日子。这也是我数年来,第一次在外面过的中秋节。看着他乡的月亮,依然的圆大。却思念起家里的亲人,一丝愧疚涌上心头。因为玩摄影不但不能养家糊口,反而消耗许多的财力、精力;且对家庭里的琐琐碎碎不管不顾,让另一半独力承担。节日里,也是在外潇洒,真是自私的很。  
   第四天依然是面对大海,依然是起了大早去拍海上日出,今天的海滩上,只有我们一个摄影团队,想是这里交通条件差和偏僻的缘故。支起三脚架,摆好相机,面对着凌晨的大海,微许的的风,海涛波澜不惊,天空因云的移动而变化。海上无风也起浪,浪涌上海滩,我们不停的换移机位。天气没有给我们远道而来的发烧友们丝毫面子,阴沉着,我们在焦虑和等待中没有拍到想象中的海上壮观日出。听导游说,台风来之前都是对摄影而言颇为理想的好天气。我们在这里恰巧赶上了“杜鹃”台风即将到来,我们都祈求能拍到理想的作品。无奈,遗憾袭扰着我们的心情。也许摄影就是遗憾的艺术,也许,是老天爷希望我们这些“疯子”还来此流连。
  下午,在霞浦的北岐,同样是滩涂,和我们上次拍的滩涂比,少了喧哗,还是我们一家摄影团队。站在半山腰,俯视滩涂和海滩上,拾鱼人和一群少年、捡贝情侣点缀着自然的和谐。我们镜头的集中“火力”是两个一个老人和一位中年人,这两人先是各自扛着渔网,走在浅海上,边走边是赶鱼状;而后,放下渔网,又各自一手拿着一个小红桶,一手拿着几十公分长捞鱼的小网,一边走,一边弯腰捞着什么,估计是在捞海水退后,暴露的海上生物。我们并关心这些,这两人只是我们的镜头里的一个吋物,有了他们,我们的画面充满了生活气息。我们拍完,走在村里,看到那些忙碌的村民,好奇的问,得到的答案是抵御不知是第几号“杜鹃”台风的到来。
  “杜鹃”台风的不期而至,打乱了我们的行程。为了减少无可预知的风险和灾害,我们归去的时间高铁暂停运行。我们同行的大部分都是工作人员,急于赶回上班,不得已提前结束此次的采风之行。先转车福州,从福州搭乘高铁返回合肥。
霞浦的采风行,在我摄影的道路上有了一笔收获的记载。

发表于 2016-4-3 23: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编发 ahwxw20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