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598
查看
7
回复

长篇小说 孟连长(一)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6-7-20 13: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六一年五月春末,中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初期。


  “孟班长,吴排长,你们马上带两个班去司务长那里,把库里的军粮装车,马上送到下江弯人民公社杨家沟村去。”27岁的解放军连长陈学财对站在自己面前21岁的孟俊柱班长和一排排长24岁的吴根福说。
“是,连长。”两人回答。
“现在,杨家沟的村民受自然灾害的影响,生活非常困难,快断粮了,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们解放军绝不能站着不管。要知道,没有我们人民的辛苦耕作,就没有我们解放军。”说到这里,陈连长一双仗义而正直的眼睛闪动着体恤人民疾苦的眼光。他停了一下,极力想尽自己所有能力来帮助自己的人民。他刚一说完,就把左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抬起来一看:17:00。就非常简捷地说:“你们马上去,把粮食装上车,即刻向杨家沟村出发,争取早点赶到。”
“是,连长。”
孟班长和一排长吴根福回答完,向自己正直、脾气暴躁、没有坏心眼、胸怀坦荡、厚道的陈连长敬了一个军礼,就转身走出连部发旧的朱红色的门。
    解放军连长陈学财是山东人烟台农村人。1951年18岁从山东烟台农村参加解放军到福建福州部队,后来,又调到河北沧州解放军部队,现当上连长已经两年了。他把军事训练看着是军人的生命,一切都以军事训练为重,对任何小看或不把军事训练放在心上的个别散漫的战士会当场责骂;他对自己的战士该说就说,该骂就骂,在治军事务上,绝不搞虚假,一步一步地进行,在生活上,他从不对自己骂过的战士就看不起,而是主动招呼他们,帮助他们,从不嫌弃军事技术差的战士,偏好军事技术出色的战士,如果是自己犯错,就任由官兵骂,他绝不还口。他从不因为自己是大家的连长而骄傲无礼,他没有官架子,从不在营长、团长面前说自己战士的闲话和不是(尽管,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缺点),非常的令人亲近!
    解放军连长陈学财头戴浅黄绿色军帽,上面有一小颗金色细边底色为暗蓝红色五角星的圆形帽徽,在英气十足的军帽帽檐下,在房里淡黄色灯光的照耀下,他的一张厚道非常严肃而显得凶悍方长的脸具有成熟中国军人执着的气质。他令人亲近而严肃的目光,在看人时,严肃中透着温存。他有一个非常性感扁平的鼻子,剪得平断的胡子,还是一个络耳胡;他红红的嘴唇老是闭着,好像从外到里都闭紧着,在陈连长的军衣衣领上,有两道是:中间有三颗小小白色的五角星被连在是红底一根金线上,边缘是细金线的红领章;腰间紧系着一根浅绿黄色的皮带和白色的皮带扣环,在他说话或交代任务,随身子一动时,紧系在他略鼓圆的肚子上的皮带带扣环就闪动一下白亮的光。当我们的解放军身着军装时,就是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是十分英武雄壮的中国军人!
当心地厚道的陈连长听说杨家沟的村民没有粮吃,要挨饿了,就心急,着急,要不是有军务,他很想亲自带着粮食和战士们飞速赶到杨家沟村救济村民,及时让他们脱离困境。
孟班长和吴排长出了连部,带上一、二班的战士在司务长带领下到米库,打开大门,把里面满满米库里的米装了四车,大约二十多分钟后,由他俩带着两个班的解放军战士押车出发了。
车子出了解放军驻地,非常快地过了应山县城边的土公路,向下江湾人民公社开去,之后,就进了大山里。
    看上去有21岁,带有纯朴农村青年特性的,有1米75,身材非常壮实,眼睛明亮,人果敢灵性,方正的鼻子,略长的脸,身着浅黄绿色的军服,在腰间上紧系着一根同样是黄绿色的皮带,白色的皮带扣环,他就是一连一排一班长孟俊柱。他一九五九年一月从河南兰考农村参加解放军,是19岁,两年过去成为一班长。
21岁的孟班长不多话和战士们站在车厢上,他不和吴排长坐驾驶室,他觉得那样不像话,因为,他不想跟其他解放军指挥官一样,表现的特殊,他就想跟自己的战士一起同甘共苦。这时,孟班长唯一、在心里想着的是:车快点到杨家沟村。而他身边的战士在聊着,似乎觉得到杨家沟村时间太长了。
     解放军战士小胡长得一张团圆白净的脸,和几个战士聊着,看来有不少话要聊。在聊谈中,他忽地看到站在一边的自己班长一声不吭、注视着车开过的山地上的土公路。就把身子向自己班长挪过来问:
“班长,你怎么不说话?”
“哎,不想说。”
“我知道,你是不是关心在挨饿的村民?”
“是呀,他们现在一定很饿,正在等着解放军拿粮食去救命。”孟班长回答,他还是把眼光注视着前面的土路。
小胡说:“班长,你不要太着急,这粮食迟早都要到的。”
孟班长才把他英俊的长脸,侧过来,担忧说:“说不定这时,就有村民要饿死了,我们要赶快到。”
小胡深深地感到了自己班长是那么为村民担忧着急,觉得自己还在那里说闲话,不想着那些村民的疾苦,觉得自己作为一名人民的解放军战士太不应该了,就沉默,看着前面,不再和身边的战友聊了……
他们站在身后是垒成堆的装有大米靠近驾驶室的车厢里。这时的车在时不时地颠簸着,车轮下也不时发出“吱嘎”的声响,而汽车还是直往前开去……
     夜晚来了。前面的路暗黑起来。坐在驾驶室里的解放军一排长吴根福就对身旁坐着开汽车战士说:“小李,把车灯打开。”
“是,排长。”
驾驶汽车的解放军战士小李,就开亮了车灯,车就往前面开去。
厚道心好的解放军班长孟俊柱还是闭着嘴,他什么都不想,就想早点把这些粮食送到杨家沟村。他想道:车子,你快点到吧!早点到杨家沟,到了,那里的村民就有救了。听说,缺粮几天了,再不早点到,他们就快要饿死了。要是这样,我们解放军怎么对得起供养我们的人民呀!我们还有脸面对那里的村民……在有些微明月光的夏日凉爽夜色里,装有粮的军车继续开往杨家沟村……
现在是1961年5月夏,据历史记载,从1960年到1963是中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中苏关系破裂(其中一个重大原因是:赫鲁晓夫为了对付美国和美国对着搞军备竞赛,要求和中国搞联合舰队,被毛主席拒绝,大为败兴,恼怒之下,善于使性子的赫鲁晓夫对中国釜底抽薪,把苏联援建中国各种形式的技术项目如中国核项目等的苏联专家撤走,还逼中国还债)。本来就非常困难的中国,为了尊严,还苏联的债,这就使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难!据说,部队上要好些。后来,连军队的生活都困难,解放军只得在军营边的山地上,种菜,喂猪等等。在地方上,有一则故事说:有一次,有领导到县办公室见赵兵县委书记,看到他饿得来躺在办公室的木床上,无力工作等等……
   车还是往前进;孟班长坐在米袋上,感到有些疲倦,而他的头上方是渐渐明亮起来的月光,他和战士们坐着,已经赶了三四个小时的车了,特别是听到来自车底的吱吱嘎嘎的声响,自己想睡了,但是,他还是不让自己打盹,就让战士打盹。
这时,在夏日微和的夜空里,月光并不太明亮。在略暗蓝色的高远的夜空上,没有一丝云片,整个夜空处在夏日愉悦和谐的气氛里。
看着如水华般较亮的月色,就仿佛自己都融合在这浸润心田的和美光华里。这时,四周那么空旷,夜空看上去多么深邃神圣!夜蓝色无云的云空就像一块幽蓝的宝石,挂在解放军班长孟俊柱和他的战士们头上方的广阔夜空上。仿佛印在天上似的。空气微和,夜是那样柔静。时而从往前开的车顶上吹来了清凉凉的夜风。不知不觉显得明亮的月光亲和般照在装有粮食的白色口袋上和战士们的脸和前身上,还有从驾驶室外伸出去的车头,在洒满较亮月光的道路上,非常快地向前开去……
 楼主| 发表于 2016-10-4 15: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夜晚来了。前面的路暗黑起来。坐在驾驶室里的解放军一排长吴根福就对身旁坐着开汽车战士说:“小李,把车灯打开。”
“是,排长。”
驾驶汽车的解放军战士小李,就开亮了车灯,车就往前面开去。
厚道心好的解放军班长孟俊柱还是闭着嘴,他什么都不想,就想早点把这些粮食送到杨家沟村。他想道:车子,你快点到吧!早点到杨家沟,到了,那里的村民就有救了。听说,缺粮几天了,再不早点到,他们就快要饿死了。要是这样,我们解放军怎么对得起供养我们的人民呀!我们还有脸面对那里的村民……
在有些微明月光的夏日凉爽夜色里,装有粮的军车继续开往杨家沟村……
现在是1961年5月夏,据历史记载,从1960年到1963是中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中苏关系破裂(其中一个重大原因是:赫鲁晓夫为了对付美国和美国对着搞军备竞赛,要求和中国搞联合舰队,被毛主席拒绝,大为败兴,恼怒之下,善于使性子的赫鲁晓夫对中国釜底抽薪,把苏联援建中国各种形式的技术项目如中国核项目等的苏联专家撤走,还逼中国还债)。本来就非常困难的中国,为了尊严,还苏联的债,这就使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难!据说,部队上要好些。后来,连军队的生活都困难,解放军只得在军营边的山地上,种菜,喂猪等等。在地方上,有一则故事说:有一次,有领导到县办公室见赵兵县委书记,看到他饿得来躺在办公室的木床上,无力工作等等……
车还是往前进;孟班长坐在米袋上,感到有些疲倦,而他的头上方是渐渐明亮起来的月光,他和战士们坐着,已经赶了三四个小时的车了,特别是听到来自车底的吱吱嘎嘎的声响,自己想睡了,但是,他还是不让自己打盹,就让战士打盹。
这时,在夏日微和的夜空里,月光并不太明亮。在略暗蓝色的高远的夜空上,没有一丝云片,整个夜空处在夏日愉悦和谐的气氛里。
看着如水华般较亮的月色,就仿佛自己都融合在这浸润心田的和美光华里。这时,四周那么空旷,夜空看上去多么深邃神圣!夜蓝色无云的云空就像一块幽蓝的宝石,挂在解放军班长孟俊柱和他的战士们头上方的广阔夜空上。仿佛印在天上似的。空气微和,夜是那样柔静。时而从往前开的车顶上吹来了清凉凉的夜风。不知不觉显得明亮的月光亲和般照在装有粮食的白色口袋上和战士们的脸和前身上,还有从驾驶室外伸出去的车头,在洒满较亮月光的道路上,非常快地向前开去……
看着远处略显得朦胧月色里的淡黑色沉浸在安详气息里忽高忽低的群山,有些战士还挺有兴致地观赏着,有些在聊天,是因为,到杨家沟村还有些远。

……就这样四辆装有军粮的汽车,开了近五个多小时到杨家沟村边。孟班长看到:前面远处,有一条被月光照得明晃晃的小路上,站着很多的人。
这时,坐在驾驶室里的一排长吴根福喊了一声:
“同志们,杨家沟村到了!”这声音有一种急切的口气。吴排长也是一个心肠好的排长。从口气来听,他还是觉得到迟了。
每个显得疲倦的解放军战士坐在车里的粮食口袋上,听到自己排长喊,一下就站起来。这时,军车在减速,开得慢了。大家都知道:杨家沟村到了。
孟班长想这就是没有粮的乡亲们,他们终于等来了解放军送来的粮食,这样,他们再以不会挨饿了。车子慢慢地停下了。吴排长就下了车,战士都纷纷跳下车;看到我们亲人解放军送粮来了,一下,老乡们就跑过来。一个生产队长,他快步跑上来说:
“解放军同志们,辛苦你们了!”
一个战士说:“老乡们,我们跟你们送粮来了!”
一排长吴根福快步走上来,他看到了快步走上前来的,背对开始变得明晃晃的月亮的,而自己身前是暗色的脸的轮廓和身子的杨家沟生产队长32岁的杨长军,吴排长马上向到自己跟前的杨队长敬一个军礼。
“我是解放军三营二连一排排长吴根福。”
杨队长马上自我介绍:
“我是下江湾人民公社第八生产队长,我叫杨长军。你们谁是负责人?”他马上问。
“我就是。”吴排长非常利落地回答。
他们就握握手,在几句自我介绍后,杨队长看到:站在自己对面的解放军排长吴根福,被月光照在他纯朴明快的团脸上,还有在他浅黄绿色军帽上有一颗金黄细线般的边子,暗蓝的底色红色五角星圆形帽徽,月亮也照在吴排长紧系着黄绿色皮带在发亮光的皮带扣环的壮实肚皮上。这时的,我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加的英武风采!
“杨队长,老乡们不是没有粮了吗?我们别说了,赶快把军车上的粮发到老乡的手里,他们一定在等米下锅。”吴排长非常简捷地说,绝不再废话,他觉得只要再说一句,老乡们就多饿几秒钟。
“好。”杨队长说。就马上转身对身边的老乡们喊道:
“乡亲们,解放军把粮食送来了,快点来领粮了!”
然后,在他俩前边站着的老乡们就围过来,他们是那样的高兴!自己得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0-9 09: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吴排长问:“杨队长,你们村里有谁不能来领粮的?”
“有。”
“有哪些?”
“家住村西的孙大娘。她儿子在城里一个工地上班,家里就剩她和她儿媳还有两个幼小的孙子。这会儿,可能饿得不能来拿粮了。”杨队长说。
吴排长听了,决定派两个战士马上跟孙大娘送粮。他立刻侧脸对身旁的孟班长说:
“孟班长,你带上一个战士,马上跟孙大娘送粮去。”“是,排长。”孟班长回答,就扛上一袋米和战士小梁快步到村里去了。
他俩到了村里。
“班长,我来扛。”小梁说。他觉得自己班长扛着一袋米从村边的大路上到村里已经累了,想帮自己班长。孟班长大他两岁,军事本领不错,人也好,可是见到班里的某些战士有缺点就要对他们进行严肃的批评。
“好吧。”孟班长说,就让小梁扛,两人迅速向村西两边都有村民房子门窗里的煤油灯照到黑黑的村道上走过去。一会,孟班长看到一个大伯。就上前问:“老乡,我们是解放军。是跟大家送粮食来的。我想问一下,孙大娘的家在哪一间住?”
“哦,是解放军呀,”大伯说,看来他喜欢解放军。就热情地回答:
“她家在前面不远。解放军同志,我带你去。”“谢谢大伯。”孟班长说。
“解放军同志,请不要客气,你们跟俺村送粮来了,来救我们了,该谢谢你们的是我们。”大伯爽直地说。
为人民服务是我们解放军的职责。”孟班长谦虚地说
“解放军太好了!”
这时,孟班长想到大娘一家老小在挨饿,不能老是这样说过没完。就立刻催促大伯:
“大伯,快带我们去吧。”
“好!好!”
然后,大伯带着孟班长、战士小梁快步向孙大娘家走去……

    几分钟后,大伯带着孟班长和小梁到了大娘的家就走了。看见大娘躺在靠墙的床上,床头边是破旧红色的柜子,上面放有煤油灯,照在她发皱的脸上。她儿媳抱着在哭的一岁儿子,看来是饿急了;她三岁的儿子,有一张圆嫩而红红的苹果脸,乖乖的、不出声地坐在他娘对面的矮凳上,一双又圆有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娘在哄弟弟,就这样看着,非常可怜!孟班长看见了,就把他紧系着皮带的腰后布包挪到腰间,拿出饼干跟大娘的孙子吃,然后又拿跟她儿媳妇和大娘吃。看到大嫂吃完了,就说:
“大嫂,快去做饭吧。”
“嗯。”大娘的儿媳就把一岁的儿子让他奶奶抱着。
“小梁,你去帮大嫂做饭。”孟班长又说,尽管大嫂吃了点饼干,他看到大嫂还是饿,只是比刚才略好点。
“是,班长。”
小梁就提着一袋米和大娘的儿媳去灶间做饭去了。孟班长就留下帮大娘照顾她孙子。一个多小时后,饭做好了。大嫂走到抱着孩子玩的孟班长跟前说:“解放军同志,你们也吃点饭吧。”
孟班长觉得革命军人不能吃拿老百姓的东西,尽管他肚皮有些饿。他还是说:“大嫂,我们不吃了。”
“为什么?”
“我们已经吃过了。”
“吃点嘛。”
“大嫂,快跟你孩子吃饭,他饿得太久了!”
“那好吧。”
然后,大娘一家就坐下吃饭了。

随后,看到大娘一家吃了解放军送来的粮食,孟班长就高兴。他欣慰的是:大娘一家从此后就不会挨饿了。半小时后,吴排长派战士来把孟班长、小梁喊走,大娘和她儿媳一再感谢亲人解放军送粮救了他们一家。随后,吴排长和战士们坐上空车,在凌晨两点多钟原路返回部队……
我们的亲人解放军不仅救助人民,也用枪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安全。请在2021年底,关注对越反击战小说《我们亲人解放军》。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6 09: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解放军连长陈学财是山东人,具有山东大汉豪爽、正义、心肠好、脾气暴躁的特点。他身高一米八,长得非常剽悍高大。平时,在没有训练的日子里,他爱和战士们聊天,非常的亲近;在生活上,他用自己细心周到的特点帮助自己战士。印象最深的是:一和大家聊天谈心时,总是一脸发红,感觉他是一个非常正直正统的革命军人。在军事训练上,一看到战士有缺点,当即吼骂,连他的副连长、排长等照样骂,从不讲情面,因为他看到部下的陋习就着急,不希望手下官兵因各种毛病而影响到作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的荣誉,一点都不行。而在训练后,就沉默寡言,如一个沉默无语的人。
一排长吴根福,25岁,行事果断性情温存。
一班长孟俊柱,22岁,温厚、正直、总有一种坚毅的秉性。
二排四班长于得宝,25岁,据说是活宝班长,一天到黑嘴不停地跟自己班上战士聊谈,他好说笑话,习惯性地爱逗笑犯点过错的战士。据说,只要一讲两眼睛都带着快活笑容。他的河南人。
二排长耿贵明,山东淄博人。据说,一天到黑都严肃得来连水都扑不进。
一班副班长王树中,脾气刚烈,开口闭口就是:格老子,我日你妈的口头禅。他是四川宜宾人,23岁。
四班副班长成中,沉默内向,几乎少语,是河南人。
还有几个新战士:李元、小钱、小欧,才到部队五个月,被于班长喊过来喊过去的,如真的勤务兵。
   于班长身材棒实,有一米八,一张长脸多白净的,眼睛大老是含着笑的感觉,是小鼻子,嘴有些大,不管是说话、开玩笑,举止挺起劲的。
这时,四班长于得宝快步走到营房门口,风火火的,声音又大又响感觉他的声音能穿墙似的。对自己班里8个战士说道:
“连长说了,十分钟后,连里要开一个大会。”
这时,三个新战士中非常调皮、爱说得不得了,只要你在他的身边站一会,就听到他对连里、班里的人和事想说一句就说一句的李元,看上去脸瘦,身材矮个,打到于班长的下巴。他是湖南农村人。李元听说要开会,心里就烦躁。
“班长,开什么会?”小李这样问,他希望这会不要开太久,比如:一个小时和几个小时,这样,他会忍受不了的,只要一开久了,他就烦躁,说屁股要坐痛。
“就是讲在当前国民经济的困难中,我们解放军要艰苦朴素,节约闹革命的会。”于班长回答。
“哦,这个主题的会都开了几十回了,我都开够了。”战士小李显得心烦地念叨,嘴巴略厥起。
“开够了,还不是要开,这是连长的命令。”于班长强硬地说,声音更粗鲁更响地惯进李元两耳朵里,李元感到这惊耳声音仿佛是在跟前喊。然后,于班长把他长脸侧过来,瞪着小李,好像要压制他。
“连长喊开会,就开嘛?”小李只好说。
于得宝头也不动,显得非常世故。他右手一摊,说: “我们陈大连长说的。我们的老虎连长,一句话,谁敢违反。”他说道这里,嘴唇就砸了一声,好像他感到了小李有逆反精神。又把他长脸凑近些小李,喝问:“怎么,你刚来当兵,敢挑战我们的老虎连长?”
小李快语一句:“班长啊,我哪儿敢哦?”
然后,小李把话岔开问:“班长,这忆苦思甜要说些什么呀?”
“你过过旧生会没有?”于班长问。把他高身材正对着小李的矮身子,如逼在小李的眼前。
“班长,我生出来没一年,就到了新社会。”
“那你就没有吃过什么苦。”于班长把他看着小李的眼睛一眨说道。这时,他强势的气焰降下来了,变得和颜悦色些。
“班长,我们几个都没有吃过苦。”战士小钱说。他长得棒实,有一米七三多点,是山西运城人。
“那你们到时,听老兵说。”于班长把他长瘦脸一歪,右手一摊这样说。因为,在连大会上,发言是大事,不能跟二排丢人。
“是,班长。”
“再喊我一次。你们三个一齐喊。”于班长马上笑眉眉地强要求三个新兵多喊他一次班长,他要亲自感受被多喊班长而跟自己带来的得意和舒服。于班长一直有一个愿望:打算在解放军部队里,干上一个营长或连长之类的,就是营长没有成一定要当上连长,否则,他认为自己在部队上就白干了。
“班长一一”几个新战士喊了一次。于班长听了,心里如痴如醉。笑呵呵地点点头说:“这样才好,以后,你们要天天这样喊我,知道吗?”
     这时,二排长耿贵明较快地走进来。他是山东淄博人,1957年参军,25岁。眉毛非常黑,一脸正色,凡事都认真,不管你在任何时候,看到他,他都是严肃的脸,就好像他在参军前,经历了苦大仇深的事似的。他非常高,身材敦实,脸大,不管是军事训练,还是排里生活,都是腰系皮带,还系得非常紧,好像怕皮带松了会掉下来似的。他不管在训练,还是空闲,走动非常敏捷,好像有很多军务在等他处理似的。
一进四班营房,耿排长看到于班长和几个战士在那里笑谈。就喝问:                                                                                                                                                                                                
“四班长,你怎么和战士们还在闲着。”
“排长……”于班长就说一下。他不敢和自己排长对嘴。








 楼主| 发表于 2016-11-4 09: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马上就要开会了,人家一排、三排都排好队很快入会场了,你们还在这里不着急,快点一一”性急的耿排长一喊,他紧系着皮带的肚皮就动一下,一双眼睛严厉得令人有点发慌,仿佛是一只虎站在跟前。
战士黄忠却说:“排长,这会在十点开始,现在还早。”
“你想到正点才去吗,黄忠,你想让连长觉得我们二排什么事都抵近了,才开始吗?”耿排长连声喝问。
黄忠就不敢吱声了。
“好了,四班长,快把你班里的战士集合好,我去五班、六班喊他们集合。”耿排长更严,容不得部下怠慢。
“是,排长。”于班长马上回答,他知道自己排长有令必行,容不得拖延一秒。
耿排长说完立刻出门,已经到门口了,还是停下侧过脸,不忘说一句于班长:
“你老是这样。在闲时和训练中,快活的很,不正经,你想把班里的流动红旗让跟三排、四排吗?快点一一”
于班长厚着脸,如陪着笑赶快表白:“那里哦,我是在训练时,认真得不得了,只是在清闲时,才轻松说笑。排长,我跟你说嘛,我这个人是分得清场合的,不是昏脑袋。”好像耿排长不了解他似的。
于班长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正儿八经的排长,而耿排长是从不开玩笑的。想到还要去喊五班、六班集合,耿排长就转身走出门。
小李看到班长有点怕排长。就逗问自己班长:“班长,你没有这样起劲了吧?”
“你看到老子笑话了!”于班长把他脸转回来对着比他矮的小李,不悦地说道。
小李就马上一笑,非常乖巧地说:“班长,我怎么敢。”笑了后,又对班长笑一下。
“哦,你这么小,就阴阳怪气的。”于班长说,并习惯性把右手背到背后,左手食指指了指小李的脸。
这时,二排五、六班的战士跑到营房外的地坝上集合。耿排长觉得差不多了,也知道于班长在开会方面一向是不太积极的,就再次快走到位于第一间四班的营房门口,那老虎般的方脸看到了于班长和小李还站在一起。顿时就呵斥道:
“四班长,你还在做什么?”
听到二排长如吼的声音,反应非常快的于班长赶快一喊:“四班集合!”于是,他班上的战士就忽地一下跑到门外去集合,然后,于班长才和耿排长走出了四班营房。
还有小李看到像老虎一样威严的二排长,就不敢说笑。
在营房边的地坝上,耿排长就严肃瞪着眼,看到二排全集合好了。才非常利落地直接说道:
“现在,立刻到大礼堂去。”因为,刚才他看到一排、四排的官兵已经去大礼堂去了,他不想迟到。就不说废话。
“是,排长!”二排战士们回答。
然后,二排战士们就向前面两边都有绿青青的柳树下一条较宽大道往左拐为军部办公室的那边大礼堂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4-10 08: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在军部大会堂里,战士们都一个个像男中学生一样,挺直腰,目光前视,双手平放在浅黄色军裤的大腿上,挺胸端坐着。他们的军帽上有一金色细边、暗蓝底,一颗红色中间有两个字“八一”的五角星。每一个战士的衣领上都有带小方块的红领章,其中间有一根金细线,上有一颗小小五角星。
陈学财连长一到全连开大会上,就跟他在进行军事训练一样,严肃的不得了,一双手规规矩矩垂放在他浅黄色军衣下的大腿上,没有系黄绿色皮带。由于他只有小学文化,在发言时,就只能说几句那时的语言。
“同志们,我们今天开这个会呀,嗯,就是要狠狠批判苏联的赫鲁晓夫,也要批判中国的赫鲁晓夫人物对我们军队的影响。”接下来,尽管陈连长在发言时,心里不抖,也不怯场,可是,他心里犯愁不知道该怎样说,关于政治上他就是门外汉,要是军事上,他开口即来。此时,下面的人在听着,觉得他发言吃力。
陈连长如勉强般继续发言: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听毛主席的话,刻苦训练,当好一个革命战士。”
他实在无话可讲,就把话题说到连务上。他说:
“一个月来,大家都训练的很好,很好。”他说到这里就想不出还要说什么,就愣在那里。
有战士说:“连长,你快说呀。”好像等着他说。
“嗯,这不错。我们军人嘛,就是要这样,爱岗敬业。嗯!嗯!”陈连长又停顿。
他看到大家都看着他说,这下他又说出来,这次,没有战士在下面喊了。
有战士看见自己从小就没有读过几天书的连长,实在发不出言,就希望自己的指导员方荣星出来发言。
就跟自己的厚道、正直、脾气暴躁的连长做手势让方指导员说,而敏感的陈学财连长明白自己战士的意思了。正直的陈连长想坚持把自己该说的、该发言的都做了,他不愿意让他人解除自己的难堪发言。就当场说:
“同志们,这样不好,我们不能自己遇到麻烦了都让别人来顶,好把自己解脱。我虽然文化差,就请大家谅解我。”
而在一边站着的方指导员知道自己的连长文化差,也想帮自己的连长。问:“连长,你说的是什么?”
心地坦荡正直的陈连长说:“指导员,还是我把言发完吧。”
“连长,你去喝点水。”方指导员还是想帮自己的文化差的连长,因为,除了军事指挥外,关于政治上,陈连长是门外汉。
“指导员,怎么可以这样呢?我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陈连长还生硬硬的,不打算下去。
“这没有什么,连长,你去歇一下,我来发言。”方指导员说,希望连长不要再难堪,
正直的陈连长就是要把自己的话说完,他说:“等我说完再说。”
“那你说完了就走。”见连长就是不走,方指导员只好将就他。
五六分钟后,陈连长就勉强说完了。接下来,是方指导员发言。他说:
“同志们,我们在学了中央关于当前文化大革命形势的文件后,我们有理由相信全国人民在火热的文化大革命的浪潮里,一定会紧跟 毛主席的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路线,信心百倍,鼓足干劲,加快建设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方指导员说,并看了一下下面的战士,个个都凝神谛听。又继续发言:“同志们,是不是呀!”
“是一一”战士们一齐回答。
“我们解放军,在这样火热的运动中,不能落后。我们要继承我军的光荣传统,艰苦朴素,节约闹革命,勤奋训练,坚决保卫我们的祖国和人民。”说到这里,方指导员觉得不能都说完了。就走到挺胸端坐在长板凳上二连全体解放军官兵的跟前,说:
“一排长。”
坐在那边战士们的前面的一排长吴根福,长得非常魁梧、方脸,一双大眼睛非常清亮,总含着某种不足的性情活络的吴排长,小声说:
“指导员,你是知道的,我一上台就一紧张,有话也吓回去。”
“上来说几句。”方指导员就是要拿他凑数似的,有一种你上不上来,不上来就来硬的了。
一排长吴根福就走好走到大家的跟前,过了一会,就说还声音发抖。
“哈!哈!哈!”一连的战士们就哄笑起来。
一排长吴根福也被眼前的情势弄得脸发红,非常难堪!过了会,他试图要按照方指导员说的打算说一下。马上把脸一正,刚张开口,就看见过去一边的二排长耿贵明身边的四班长于得宝笑得前仰后合。他还看见:于班长笑得来把他的苹果形脸仰起,十分快活地把两只手半举起,好像人都笑暴似的。一排长吴根福立刻不快了,就几步走到二排长耿贵明的跟前,跨排说人。
“四班长,我有这样好笑吗?”
于得宝却说:“一排长,这么多人都笑,你怎么不说他们?”
“你让老子不快,就说你。”
耿贵明排长就起来,脸上还是没有笑容,好像他与笑无关。说:“一排长,别跟老于计较,快准备跟大家发言。”
然后,吴排长就走到大家的面前,发言……
关于的描写请关注明年十月发出的西藏边防解放军部队生活的小说《白净高原》。
 楼主| 发表于 2017-4-10 08: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桦林边缘 于 2017-4-10 08:35 编辑

                                                                         七



        这个时期和接下来的两年,在中国解放军部队里都以开会多,加强思想教育和训练勤奋为主,这样,两年过去了,时间到了一九六三年四月初的一天。这天上午,一排一班的战士们没有训练,在营房里学习。他们学了毛主席的选集后,这时,已经24岁的一班长孟俊柱喊一个战士,是河南籍战士起来发言谈谈学了毛主席选集的感想。
“李学光,说说你的学习感想。”
长得魁梧、容貌显得一般的22岁战士李学光从围坐一起的身着浅黄军服战士旁站起来说:
“班长,我说不出什么来。”
孟班长觉得自己可以提醒他。就说:“你要说,我们解放军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基础,从班里事和活动做起,搞好工作之类的话。”
李学光就沉默一会,他就想自己的班上事,好像有了感觉了,一挺他丰满、厚实的胸部,略抬他的长脸,才有了底气发言:
几乎就跟着自己班长的话说一次。孟班长听了,心里也没怪李学光。他知道对方是从农村来的,没有读过什么书,怎么能说出来什么,又不是自己读过初中。孟班长说:
“那你没有感想要说吗?”
李学光想了想说:
“班长,我实在说不出什么来,就一句:跟着你好好干就是了。”
一个平时爱逗人的战士叫钱克福,就伸出手,轻轻扯了扯站在他身旁的李学光的军裤,他个子有些矮、长脸,老是有神秘的感觉。此时,抬起他长脸对李学光说:“哎,你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到了班务会上,你不会说了。”
“我那有会说嘛?”李学光把他的长脸侧下来,看看这个战士,好像被冤枉。
“你本来就会说,你忘了,你能把毛主席的选集倒起背(倒背如流)。”
“哈哈哈!”战士们大笑起来。
孟班长喊道:“大家不要笑了,这是在开会,要严肃!”停了一下,他觉得有必要警告战士钱克福。就对着侧面坐着的钱克福大声说:“钱克福,你不准欺负李学光。他是老实人。”
“班长,我也是一个老实人,如今,老实人在班长那里吃香。”钱克福口气怪地说。
“你不要在那里废话了。”
孟班长就顺口喊了另一个战士:
“陈海庚。 ”
李学光就觉得该自己坐下了,他知道,自己班长是不会为难他和一班的12名战士的。他刚坐,在他身边隔一个战士的战士,他站起来,长得是中等身材,在非常英气的浅黄色军帽下,有一张俊逸长而方的脸,来自门外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多润亮的;他眼光闪着光泽。他明白是孟班长让自己发言了。
“该你发言了。”孟班长说。
个性略明快的解放军战士23岁的陈海庚开口就发言:
“我学了毛主席的选集;我深深感到:我们解放军一定要好好练就一身本领,听首长的话,服从党的指挥,首长喊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要谦虚谨慎,继承我军的光荣传统,艰苦奋斗,干好我们的军事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大家都一下鼓掌,感到李海庚学了毛主席的选集学得是那样好,连发言都很好。都称赞地喊道:“说得好!”
喜欢逗人的钱克福,在那里加油添醋地说,他连嘴角都带着逗人的笑。
“李海庚,就刚才的发言,你背了好久?我看到深夜了,你站在床上背(背书)。”
他身边坐着的几个战士一下扑哧一笑。一个长得英俊长脸的战士,把手抬起蒙着他润亮鼻翼下的嘴巴,在快活地阴笑。
陈海庚听了,就马上反击钱克福。
“你才是这样的人。”
然后,陈海庚多得意的,还不客气地头一扬,直接地自我表白:
“我从安徽九江的农村当兵到部队上,一直都干的不错!”
“陈海庚,你这样就不谦虚,”孟班长说,“我们作为革命军人,就是干出点成绩,也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不要自满,虚心才能使人进步。你看你,尽在那里自我得意,这不是革命军人的风范。”孟班长说陈海庚。
看到陈海庚闭口了。孟班长就说:
“坐下。”
孟班长看见他坐在矮独凳上,就准备让下一个战士发言。刚想喊下一个,一排长吴根福就走了进来。
大家就立刻站起来,招呼他:“排长!”
吴排长感到自己受到战士们的尊敬,心里也高兴!他是来告诉孟班长一个新的关于军事训练的决定。他还是先把孟班长喊出去。就说:“一班长,跟我出去一下。”
孟班长觉得自己的排长有事跟自己说。就对站在面前的战士们说:“你们自己看看书,我和排长出去一下。”
然后,两人就走出门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